时鹿陆黎深最后结局 时鹿陆黎深完结版免费阅读

时鹿陆黎深最后结局 时鹿陆黎深完结版免费阅读

时鹿陆黎深小说章节阅读来本站就对了,作者佚名的这本小说每一章都是独立的故事,特别有代入感,写得非常好。下面是第3章试读!

《入骨强宠:替罪娇妻撞入怀》 第3章 还对我痴心妄想,凭你也配? 免费试读

进入包厢后,一股沉闷压抑的气息在整个空气中蔓延。

时鹿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被猝不及防压在门上,陆黎深的身体贴近,一手按在门板上,一手抬起她的下颌,语气低哑中隐藏着一丝怒意,“时鹿,你在怕我,还是在躲我?”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脸庞,对方的俊美面容近在眼前,时鹿有些难以呼吸,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陆黎深,你放过我吧!”

那声音听起来苍白又无力,隐隐竟透出几分绝望。

“放过你?”陆黎深的眼神阴鸷,眸中忽然划过一抹笑意。

下一刻,他忽然俯身凑近,那只捏着她下颌的手指缓缓移动到时鹿的唇角,指腹暧昧地摩挲着她的下嘴唇。

一股酥麻的感觉霎时袭来,时鹿浑身轻颤,心跳紧张地狂跳起来,她眸光中划过一抹惊慌:“不要……”

“被我轻轻一碰,就有感觉了?”陆黎深的嗓音低沉磁性,他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时鹿的反应,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想让我吻你?”

被对方身上强烈的气息所笼罩,时鹿只觉得既惊惧又难堪,她想要逃离。

时鹿只觉得自己很可笑,时至今日她依旧会对陆黎深的接近有反应,或许是因为自己曾经深爱过这个男人。

耳边却在这时传来一声冷笑,陆黎深的眸中的笑意渐渐变成了刻骨的恨意,他毫不留情地羞辱道:“时鹿,这么多年了,你还对我痴心妄想,凭你也配?”

当年为了跟自己在一起,这个恶毒的女人甚至不惜害死自己的亲妹妹时念,这样的女人只让他觉得厌恶。

“陆黎深,当年是我害死了时念,我已经受过惩罚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时鹿低声下气地哀求。

“时鹿,你终于承认了。”陆黎深冷笑一声,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时鹿亲口承认自己害死了时念,这是他等了这么多年期盼的答案。

可是,当他亲耳听她说出口,心却不知为何觉得很不舒服。

“是,我认了,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时鹿淡淡地说道,眼眸里一片灰暗。

时鹿已经不想再反抗了,她甚至想如果当年自己就将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自己的父母就不会被连累的车祸去世……

一切都是她的错,她该死。

但是,她现在还有事情没有做完,孟晓的弟弟还在医院等着她筹钱救命,她还不能死,她要活下去,哪怕是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想要我放过你?痴人说梦!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我会慢慢折磨你。”

陆黎深的话语一字一句地戳进时鹿的心窝,她的脸色霎时惨白如纸,心突然就凉了,那仅有的一丁点期盼也消散了,换上了难以言喻的痛楚。

原来这个男人竟然恨她恨到这种地步。

时鹿强忍下酸涩抬眸,任由陆黎深对自己的羞辱,声音干涩无力道:“陆先生,你把我抓进来,到底想做什么?”

陆黎深的唇角掀起了一抹冷意,嗓音变得低沉又惑人道:“时鹿,你不是想要钱吗?”

他当然有所调查,知道这女人出现在伯爵会所,就是为了赚钱。

陆黎深的手在时鹿那苍白瘦削的脸上拂过,他的眼中划过一抹阴鸷,在对方抬眸看向自己的瞬间,陆黎深冷冷地启唇,“趁着还有几分姿色,你去会所做公关,钱自然少不了你。”

他的话语中充满了羞辱性,眼中更是划过一丝嘲弄,“你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肯做吗?”

时鹿死死地咬紧了唇瓣,指甲狠狠地捏着手心,一瞬间只觉得眼睛被灯光刺得生疼。

片刻后,她勾唇灿然一笑,“既然陆先生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我自然愿意。”

她知道陆黎深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既然如此,哪怕是为了钱,她也要答应。

听到她的答案,陆黎深的瞳孔却骤然紧缩一下,他脸色铁青,倏地伸手掐住时鹿的脖子,眼中带着浓浓的厌恶和愤怒,“***,你就这么自甘堕落。”

他恨不得现在就将这女人给杀了一了百了。

时鹿被掐得脸颊憋得通红,心中悲愤又绝望,她费力地抬手抓着陆黎深的手,想要开口喉咙却说不出话来。

好痛苦,好难过……

一滴泪忽然从眼角滚落下来,直接滴在了陆黎深的手背。

明明是冰冷的泪珠,陆黎深却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猛然醒神抽回手。

得到呼吸的那刻,时鹿浑身瘫软在地,抑制不住地呛咳声响起。

陆黎深猩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她,眼神锋利如刀刃一般,似是要割开她的皮肤。

“滚出去!”良久,他终于哑声开口。

时鹿费力地从地上起身,然后像是得到了解脱般,飞快地打开屋门逃了出去。

从包厢出来回到会所给她安排的小仓库房间,时鹿的身体顺着门板滑落在地,眼角克制不住地泛起微红。

这一刻,她浑身颤抖,铺天盖地的难过几乎要将她淹没。

她忽然想到,半个月前她刚从精神病医院被放出来的时候。

……

“时鹿,经过两年的治疗,确认你的精神已经恢复正常,从今天起,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当医生向她宣布结果的时候,时鹿的脸上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两年前,所以人都以为,曾经的时家大小姐是因为父母车祸双亡,公司又面临破产才会出现精神问题,可只有时鹿知道,她是被自己曾经最爱的男人陆黎深亲自送进来的。

那两年里她受尽折磨也没有将自己逼疯,此刻终于“恢复正常”,从医院出来,她从路边打了辆车回到时家。

抵达目的地时家别墅,从车上下来,她给了司机百元大钞后,眼见着对方准备开车离开,她条件反射地拉住车门,声音干涩道:“司机先生,你还没有找零。”

听到这话司机眼里顿时划过一抹嫌恶,嘴上毫不留情地羞辱道:“什么?几块零钱你也要我找,真是一副穷酸样,还敢来这种富豪区装阔绰,丢人现眼。”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