谌彦航严森诺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谌彦航严森诺免费阅读

谌彦航严森诺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谌彦航严森诺免费阅读

谌彦航严森诺是著名作者宫墨兮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宫墨兮的代表做。咱们接着往下看一纸婚约,连结了两个人的命运。一场来自谌家的阴谋,害得她家破人亡,濒临绝境。一夜之间,幸福化为乌有。她恨他入骨,几年后耀眼归来,已经是知名舞蹈家。她对他笑靥如花,语气却冰冷:“谌彦航,我回来,就是要你的命。”谌彦航勾唇一笑:“你要,你便拿去。”抵死纠缠,狠心报复,真相层层揭开,而她的心却在不知不觉间沉沦。谌彦航:等你累了,只要回来,我都会在原地等你。乖,别闹了,快点回来。严森诺:一入豪门深似海,一遇谌彦航定终身!!

《婚然心动:腹黑总裁霸道妻》 第2章 免费试读

谌彦航徐徐地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刀子,他轻轻一按,那把刀子顿时就变长了,那泛着寒光的锋刃看起来十分锋利。

谌彦航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手中的这把刀子:“你不说实话也没关系,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来折磨你。”

“你搞什么啊!我好歹是个女人!你难不成打算用这把刀子来对付我?”严森诺惊呆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样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

“不然你以为我来耍猴戏的?听说你是舞蹈演员啊?这张脸是不是有几分作用?如果脸花了……”看谌彦航的那副阴毒的表情,好像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

看着那把刀子距离自己的脸颊越来越近,严森诺是真的不指望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够懂得怜香惜玉!

她深吸了好几口气,可是还是没法克制住自己的颤音:“我知道了!我……我们去离婚不就好了……”

“不会是哄我的吧?”谌彦航并没有马上收起刀子,而是继续拿着这把刀子在严森诺的面前晃来晃去。

“我跟你保证!我们一定会离婚!”严森诺也不想再为自己辩解什么了,既然他觉得是因为她的一些下三滥手段,才会出现这张结婚证,那么就是因为她好了。

反正现在最要紧的也不是这个,最要紧的可是她的这张脸啊!

刀子可是不长眼的,要是真的在脸上划上什么痕迹……

“好,明天民政局,如果你不来,这刀子可不仅仅是在你的脸上刻痕,可能你浑身上下都得……”谌彦航的目光在严森诺的身上来回逡视了一遍,目光锋利而冷漠。

看到谌彦航的刀子转移到了自己的手腕处,严森诺都吓蒙了,不得不说,她现在整个额头上都是汗水。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真的很难让自己保持淡定。

“啊!”看到谌彦航的手稍微用力,严森诺还以为他的刀子会伤到自己,没想到他只是用刀子把她手腕上的绳子割断。

当手腕上的绳子松开的那一瞬间,严森诺觉得自己那颗悬着的心倏地放了下来,可是仍旧有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今天的她,就好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淡漠地扫了严森诺一眼,谌彦航便提脚离开了这个房间,当谌彦航脚下的皮鞋跟地面的碰撞声消失了之后,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静默之中。

严森诺的眼眶不自觉地开始发红。

因为这张结婚证实在来得过于蹊跷也过于巧合了。

因为就在前两天,父亲说要办什么急事儿,必须得用到她的身份证,所以就让她把证件给他了。

难不成,父母亲拿走那些证件就是为了拿去办这个结婚证?

严森诺的唇角不禁勾起了一丝的冷笑,这倒是没什么好稀奇的。

她的父母亲,想想也知道。

把她卖了,这真的没什么好觉得不可思议的。

自己在父母亲看来,就那么一文不值吗?

而谌彦航从别墅出来之后,便俯身上了一辆车,车子的后座还坐着一个男人,男人低头在翻看着什么文件,眸光清冷,不过因为车内有点暗,所以看不清这个男人的五官。

坐在谌彦航身旁的男人开口道:“处理了?”

“算是吧。”谌彦航有点烦躁地看向车外,自己居然就这么被结婚了!还真是荒唐啊!

旁边的男人将目光从手中的文件中移开,然后看向谌彦航:“她答应跟你离婚了?”

“嗯。算是吧。”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发动,驶离了这栋荒废已久的别墅。

这栋别墅是谌彦航的父亲送给谌彦航的,打算留给他结婚的时候用的,可是谌彦航却从未来这栋别墅住过,所以就荒废了。

“什么叫做算是吧?”旁边的男人发问。

“明天去民政局,谁知道这个女人还会不会耍什么手段?所以这件事还没法下定论。我这么说,没错吧?哥。”谌彦航转过脸去看向旁边的谌彦晖。

谌彦晖,谌家大少爷,冷血无情,手段狠辣,跟谌彦航的性格截然不同。谌彦晖不太好相处,而谌彦航的脾气则会温和许多。

其实平日里的谌彦航都比较好脾气,而他刚才之所以会对严森诺那样冷漠,只是因为那张莫名其妙的结婚证。

谌彦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正确。”

“不过我更好奇的是,如果你们最后没办法成功离婚,你打算怎么办?”谌彦晖有点好奇地问道。

车窗外的路灯的灯透过车窗落在谌彦航那立体的五官上,平添了一种森冷的感觉:“什么怎么办?”

“你对那个女人,会怎么办?”谌彦晖还是清楚自己的这个弟弟的脾气的,一旦触犯到他的底线,他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那就杀了,还能怎么样?”谌彦航毫不犹豫地说道。

谌彦晖的唇角微微勾起:“那好,那我就等着看后续。”

“哎,我说,你这该不会是在幸灾乐祸吧?”谌彦航的眉头微皱,似乎看到了谌彦晖的嘴角的那抹笑意。

他现在遇到难题,谌彦晖那个当哥的竟然在一旁看好戏?而且似乎还很期待后续的情节发展!

这像话吗?

“谌彦晖,你还是别高兴的太早!你不见得能比我好,我可是听说了,谌老头安排了你跟薛家千金的相亲。”既然要互相伤害,那就来吧。

谌彦晖的眉头微微蹙起,就连拿着文件的手也不自觉地捏紧了点:“这事儿只是爸的意思,他的意思并不能代表我的意思。”

“听说那个薛家千金条件不错,学舞蹈的。”说到这儿,谌彦航突然想起,严森诺这个女人也是学舞蹈的。

他这周边学舞蹈的人怎么那么多……

“条件不错又怎么样?我没兴趣!”谌彦晖颇为烦躁地说道,可是这是父亲安排的。

从小到大跟叛逆的谌彦航不同的是,谌彦晖对于父亲的要求,都会言听计从,所以这才顺理成章地接管了谌家的企业,而谌彦航更喜欢的是走不寻常的道路。

“比起我们的事业,谌老头现在更操心的是,我们的婚事。”谌彦航勾唇,然后看向窗外。

明天的离婚,能顺利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