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鸣萧玲珑全文免费大结局 陆鸣萧玲珑小说在线阅读

陆鸣萧玲珑全文免费大结局 陆鸣萧玲珑小说在线阅读

陆鸣萧玲珑是著名作者玄武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玄武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咱们接着往下看十年前,陆鸣背负灭族血海深仇,险些惨死街头。十年后,他成就一代鬼医,带着五位风华绝代的师姐归来。而他却甘心入赘萧家,做一位默默无名的赘婿!是报仇,亦是报恩。你若低调,我陪你隐姓埋名,看风轻云淡!你若张狂,我助你名扬天下,执掌万种生死!

《师姐的极品医婿》 第6章 我是她男人 免费试读

当年刚入普华山师门,手脚尽废的他,是五位师姐的悉心照料,三年光阴的不遗余力才让他身体和心灵逐渐的康复。

那是在他人生至暗时刻,永远也无法忘却的美好回忆。

往昔种种浮现眼中,二人笑着笑着,秋蝉却哭了。

“二师姐,你怎么哭了。”

陆鸣心痛的捧着秋蝉的脸,轻轻的为她拭去脸颊的泪痕。

秋蝉抽泣着,挤出一抹笑容,“师姐是高兴,高兴你还记得我,高兴我们再度团聚了,你是师姐这个世上最后的亲人了。”

“最后的亲人……师姐你也是我陆鸣最后的亲人。”

触动心弦的话,让忍着的陆鸣瞬间泪崩。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十年前陆家惨遭灭门,他失去了所有的亲人,那段时间他的眼泪哭干了,他发誓再也不用眼泪去吐诉自己的悲惨。

可今天,一代鬼医却哭的泣不成声,不为别的,只是庆幸在这个世上,还有这般挂念他的亲人。

“师姐,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半响,陆鸣抹了一把眼泪,也为秋蝉拭去脸颊泪痕,扶着她坐会座椅上。

“师弟,以后别再跟师姐玩消失了好吗?”秋蝉拽着他的手,似乎生怕一松开,陆鸣就会消失了。

陆鸣重重的点了点头。

久别重逢,二人聊了很久,秋蝉也得知了这两年来陆鸣的现状,她颇为惊讶小师弟竟然为了报恩入赘萧家当了两年上门女婿。

陆鸣轻声问道:“师姐,听说有人一直缠着你。”

“没,哪有!”秋蝉掩饰着。

陆鸣微微一笑,道:“如果让我见到有人胆敢骚扰您,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秋蝉掩饰着,她不想给陆鸣添麻烦,笑道:“师弟,你稍等会,处理完江大海的事,师姐请你吃饭去。”

见陆鸣点头,秋蝉清了清嗓子,喊道:“进来吧!”

等候在外的江大海急忙推门而入,点头哈腰的走到办公桌前,眼角余光不时瞥向一旁的陆鸣。

秋蝉抬头看了一眼他,“是谈那两块地皮的事?”

江大海急忙道:“是是是,秋董您看?”

“这合同签不了,有人出了比你高十个点的价格!”秋蝉把合同扔在了桌上。

江大海瞬间急了,这两块地的合同能决定他荣盛集团的生死。

“秋董,您看这价格好商量嘛!要不,咱们再谈谈……”

“不必了!我还有事,你请回吧!”秋蝉果断的拒绝了。

江大海心中愤恨不已,他悄然瞅了一眼陆鸣,心想肯定是陆鸣在吹了耳边风,要不然这十拿九稳的合同,怎么可能签不下来。

就在这时,陆鸣说道:“江董跟我老婆的公司有诸多合作,你看这样行吗!合同的差价我出了,这两块地给他。”

江大海闻言有些诧异。

秋蝉没有丝毫犹豫,道:“既然你开口了,那就这么办吧!说罢,她便爽快的在合同上签了字。”

“陆先生。”江大海见状,急忙上前递来一张名片,“多谢陆先生,今后我跟锦绣服饰的合作,一并会越来越密切的。”

“不必谢我,还请江总多帮帮我妻子萧玲珑就行。”

陆鸣淡淡一笑,并未多说接过名片装进了兜里。

“是是是,一定,一定。”江大海急忙回道。

秋蝉摆手道:“江董,剩下的事跟我秘书沟通,合同重新拟定。我和陆先生还有事,你先出去吧!”

江大海这才是点头哈腰,满心欢喜的走了出去。

他心里却冷笑着,“联手演戏是吧?陆鸣,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记着你的好!你不过是萧家的一个废物女婿罢了!”

秋蝉站起身,笑道:“走,我请你吃饭喝酒去。”

“你那内分泌失调,最好少喝酒!”陆鸣坏笑道。

“等你抽空,给师姐治治不久行了。”

秋蝉拽着他的手就往外走。

正值下班的时间的点,员工纷纷走出办公室,眼前一幕顿时引爆全场。

“我的天呐,咬我,咬我!让我知道,这是梦,我的女神啊!竟然被猪给拱了!”

“高冷霸道总裁,牵手高龄暴戾大叔,这尼玛天作之合!”

“这大叔好帅吆,我好喜欢。”

雍容华贵的秋蝉是公认的冰美人,是集团公司所有男人梦中的女神,所有女人崇拜的对象,但她的孤傲冰冷让人不敢靠近。

可今天,却被一名打扮普通,甚至有些老土的中年大叔给牵手了!这让不少女员工如花痴一般发出尖叫声。

顿时,众人开始猜测陆鸣的身份。

是什么让他征服了这位冰山美人?

是气质?是长相?不!绝不是!

肯定是他神秘富豪的身份,而且是‘豪无人性’那种!

在无数羡慕的眼神中,电梯门打开了,二人正待进入,一大束鲜花挡住了他们去路。

“秋蝉,这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花,晚上一块共进晚餐吧。”

鲜花后,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旋即一张俊俏的面颊,他一手持花极为绅士的笑着。

秋蝉眼露厌恶,“没空!”

“秋蝉,我在楼下等你很久了……”叶郎满脸堆笑的说着。

“叶郎!”陆鸣玩味一笑,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二师姐解决麻烦的!

他本来打算下楼的时候,去会会叶郎,没想到在电梯口碰到了。

叶郎蔑视的瞥了一眼陆鸣,目光下移看到他和秋蝉拉着手,顿时绅士之色全无,面露狰狞。

“秋蝉,他是谁?”

秋蝉厌恶道:“跟你有关系吗!”

“你是我叶郎要追的女人,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叶郎凶相毕露。

陆鸣淡然道:“你还不配追她!”

“你谁啊你?”叶郎上下打量着他,狞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跟老子争女人!再不滚,老子打断你狗腿你信不信!”

陆鸣淡淡一笑,“先前的绅士呢?这么快就装不下去了!”

“我装尼玛,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这么说话!”

叶郎就像是一只被踢了蛋的疯狗,再无先前绅士,满嘴喷粪的叫骂着。

“老子是叶家的少爷,你凭什么跟我抢秋蝉?你特么……”

陆鸣抬手,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叶郎的脸上。

啪!

顿时让场中鸦雀无声。

叶郎怔怔的捂着脸,抬头看着陆鸣,“你敢打我?”

他简直难以置信,有人胆敢对他动手。一旁的秋蝉,也被陆鸣的霸道惊到了。

办公区里不少人都目瞪口呆。

陆鸣淡然道:“以后再敢骚扰她,你就废了。”

“你特么再动我一下试试……”叶郎咆哮着。

陆鸣脸色一沉,抬手如雨点般的巴掌,便落在了叶郎的脸上。

啪!

啪啪啪!

片刻间,叶郎被打趴在地,嘴里吐着血,两颗槽牙都吐出出来,整个人都懵逼了。

办公室里也落针可闻,所有目睹者,亦是懵逼了。

这可是叶家少爷啊!

就这么被打了满地找牙!

龙有逆鳞触之际死,萧玲珑和五位师姐便是陆鸣最后的亲人,他岂会允许人伤害他们!

陆鸣附身扼住叶郎的咽喉,紧接着一颗黑色的丹药塞入到了叶郎的嘴里,随手将他扔进电梯间里。

另外一间电梯门打开,他拉着秋蝉潇洒的走了进去。

公司里,众人目瞪口呆,接待室中江大海眼睛都直了。

“不是说萧玲珑的丈夫是个游手好闲的废物吗?这么,这么霸道……”

江大海眼珠转动,脑海中回忆着先前跟陆鸣的对话,骤然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梁茹,明天是不是要跟锦绣服饰签约?”

梁秘书点头道:“嗯。”

“嗯,记好了以后跟锦绣服饰搞好关系。”

梁茹见状急忙点头。

电梯间里,秋蝉问道:“你刚给他吃的什么?”

陆鸣狡猾一笑,“也没什么,散欲丹而已!”

此丹药,药性足以持续三天,并且时刻如欲火焚身,看来那叶郎这三天得脱一层皮了!

“那叶郎缠了我很久,这次多谢你了!”秋蝉笑道:“走,吃饭去!你的口味,师姐懂!”

秋蝉嬉笑着,出了集团大厦,直奔西郊夜市。

撸串配啤酒,这是他们当年在师门最喜欢的事情。

如果有人人认出,帝豪集团的被誉为冰山美人的秋董,竟然在街边撸串,肯定会惊掉大牙!

四年前师姐们相继下山,一别多年重逢有着说不完的话,啤酒是一箱一箱的喝,最后两人都有些醉醺醺的。

直到深夜终于尽兴,二人勾肩搭背向着路边车上走去。

却突然,三辆面包车疾驰而来,一脚刹车停住了。

三辆车上,一群人飞快的窜了下来。

为首的是一名独眼男子,脸上有一条明显的刀疤,身材健硕,穿着黑色四条巾。

此人面相很凶,属于那种用来吓小孩,能瞬间止哭的那种。

“你就是陆鸣?”刀疤哥斜着眼问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