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晚厉夜凛小说名字 末晚厉夜凛全文免费阅读

末晚厉夜凛小说名字 末晚厉夜凛全文免费阅读

末晚厉夜凛是作者洛辞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末晚的举动更加的令人不解了,怎么越说越是听不懂呢?“晚晚,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你是不是被厉夜凛给威胁了?”顾泽安耐不住了,直接跑到末晚面前质问,他不信她真的不喜欢他,这不是真的,她一定是被厉夜凛给威胁了。

《重生大佬她又野又宠夫》 第6章 乘机逃跑 免费试读

末晚知道厉夜凛还在怀疑她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不过她也不急,日久见人心。

“厉哥哥,我听林叔说厉夫人住院了,她现在怎么样了,我要不要去看望她?”

末晚仰着头问厉夜凛比她高出半个头,她跟他说话都得仰着头。

厉夜凛眸底闪过一抹不悦,不过还是不动声色的说道:“她没事,你不用去看望。”

再让她去医院,还不知道会把母亲给气成什么样子,而且她是真的去看母亲吗,会不会只是一个借口。

想到她用这个做借口,厉夜凛放开了她,后退一步,看着她清冷的说:“晚晚,你别想着离开暮色庄园。”

他就算是死也不会放她离开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宁愿她恨他,也不要放她离开,要牢牢的把她拴在身边。

就知道他还不肯相信她。末晚叹了一声,“厉哥哥,你把我锁在暮色庄园,那我怎么去上学,我可不想被学校退学,这样我就真的沦为晋城的笑柄了。”

“去上学,然后乘机跟顾泽安逃跑?”厉夜凛冷着一张俊脸问,顾泽安当真就这么好,让她如此的不顾一切?

他对她这么好,这么包容她,还不能让她感动吗?

而带着目的接近她的顾泽安,就这么好,值得她付出这么多吗?

“厉夜凛,我说得很清楚了,我不喜欢顾泽安了,我现在跟他是仇人。你说我要跟他逃跑,是在羞辱我!”

末晚向来都不是个好脾气的人,被末家娇宠的小公主,怎么可能受得了委屈。

更何况现在,厉夜凛说出这样的话,让她觉得他是在挖苦她,讽刺她。

一想到这几天他对她不闻不问的,把她关在暮色庄园,而他却不见踪影,末晚就觉得无比的委屈。

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小声的哭起来,她已经知错了,也在努力的改错,为什么他还不相信她,觉得她所提出的任何事都是要逃跑。

以前他不是这样的,说话没有这么难听,也不会对她这么冷漠,难道是他们都变了吗?

看着小声抽泣的末晚,厉夜凛无奈的把人抱起来,把人放在沙发上,看着她道:

“好,是我的错,你别哭了,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面对她的眼泪,他输了。

厉夜凛越是哄着她,末晚就越是觉得委屈,由小声抽泣变成了放声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在厉夜凛的衣服上,这让有洁癖的厉夜凛几次想要推开她,可见她哭得这么可怜,他还是忍住了。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别哭了。”厉夜凛真的是没撤了,哭得如此的伤心,让他都心慌了。

末晚抬头看着他,两眼泪汪汪的,脸上全是泪痕,哽咽的问:“真的,我说什么都答应我?”

“嗯,都答应你。”

“那我白天去上学,你要亲自接送我。还有,你不能凶我,不能不要我,不能怀疑我,更不能不相信我。”

末晚得寸进尺的,厉夜凛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对上她泪汪汪的双眸,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好,都答应你。”除了答应,厉夜凛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林管家直接就是捂脸,只要遇上末小姐,他们家少爷就什么都妥协了。

如果这一次末小姐再欺骗少爷,那么他一定替少爷收拾她的,哪怕是他失了工作,也在所不惜。

“我饿了。”末晚破涕而笑,果然会哭的女人最好命,以后厉夜凛再不相信她,她就用眼泪来对付他,让他心疼。

末晚无疑是矫情的,也是任性娇纵的,可是人家厉夜凛就吃这一套,就喜欢这类型的。

“想吃什么,让厨房给你做。”厉夜凛抽纸巾给她擦泪,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难不成女孩真的是水做的?

“想吃你做的排骨玉米粥。”

林管家:“……”

得寸进尺!

“好,给你做,你先等着,一会就好。”厉夜凛什么都答应,把被末晚抹了鼻涕和眼泪的外套脱下来递给林管家,然后就去厨房了。

林管家看着一片水迹的外套,摇了摇头,少爷遇到末小姐,真的是什么原则都没有了。

如果是其他人弄脏了他的衣服,只怕是要把衣服扔了,绝对不会要。

孤高清傲的少爷,在末小姐面前,甘愿收敛起所有的骄傲,为她低头。

末晚离开了客厅,去洗手间冲了把脸,把脸上的泪痕给冲洗干净,看着镜中双眼通红的人,忍不住的皱眉。

“晚晚,你过来一下。”厉夜凛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末晚小跑过去。

厉夜凛把一根玉米塞进她手里,笑着说:“乖,把玉米粒剖了。”

“好。”

末晚对他甜甜一笑,然后就开始剖玉米粒了,厉夜凛嘴角轻扬,两个人在厨房准备晚餐的画面,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可是现在却真实的发生了。

厉夜凛不受控制的走到末晚身后,从后面抱住了她。

她的腰很细,可能是因为从小跳舞的原因,她的腰比一般人都要细。

“你干嘛呢?”末晚微微往后靠,蹭了蹭他的脸。

“就想抱抱你。”厉夜凛低醇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就像是有魔力一样的,让末晚深陷其中。

其实末晚是个声控,不然也就不会被顾泽安的磁性的嗓音给吸引了。

不过跟厉夜凛比起来,顾泽安的声音算不上好听,她以前怎么就这么蠢,把鱼目当珍珠,错失了真正的珍珠。

厉。珍珠。夜凛见她发呆,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挠她的腹部,让末晚惊醒了过来。

“哈哈哈,厉哥哥,你别这样,痒,哈哈哈……”

“刚刚在想什么呢?”厉夜凛也被她的笑声给感染了,心情愉悦了起来。

“想你!”末晚扭头,趁着他愣神的瞬间,亲了他的脸颊。

厉夜凛就像是触电一样的,整个人呆住了,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末晚。

她竟然说在想他!

她竟然在亲他!

心底有了一个裂缝,从裂缝里长出一朵花,灿烂的绽放。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