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苍修陈广生最后结局 苏苍修陈广生完结版免费阅读

苏苍修陈广生最后结局 苏苍修陈广生完结版免费阅读

很多小伙伴都在找苏苍修陈广生为主角的小说现在已完结了,小说很好看,但是结局是意外。每几章可以看做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是又有主线人物串起来。武道大陆,门道八千,可是从来没有一扇门为逆天者而开,强者傲视天地,却依旧躲不过天道限制,而他,与人斗,与魔斗,与神斗,与天斗,只想开一扇窗,为行逆天之事!

《神剑焚天录》 第九章 被困十年 免费试读

“你怕了?”

很正常,像苏苍修这样能力低微,胆子又小的人武道大陆很多,如果真的是这样,李笑川觉得苏苍修就不是他要等的人!

怕?

“我当然怕!可是并不能因为怕,就不做!不是吗?一味得害怕什么也做不了,还不如放手去做!”

是的,第一次见到毒狼,苏苍修觉得害怕,第一次遇到怪蛇,苏苍修觉得害怕,第一次看到亲人在身边离去,苏苍修觉得害怕!

可是到了最后,害怕又有什么用呢?到头来还不是得把他们一个一个打跑?赢不了他们,苏苍修也不可能活下去!

李笑川脸上的笑意更甚了!

“既然如此!你这个徒弟我收下了,不过到时候你偷懒,在修炼上没有任何成就或是没有完成前面应诺我的三个条件,那我会把教会你的全部拿回来!”

说着,李笑川眼神有些灼热地看着眼前稚嫩的少年。

少年脸上也是一副期待的眼神,“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说着苏苍修就要跪下,却发现双膝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阻碍,怎么也跪不下去。

“做徒弟在心中,这些繁琐的仪式在我李笑川这里根本不需要,可是你现在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差了,要是想学我的招数实在有些困难!”

身体素质太差?苏苍修有足够的自信,在同龄人或是普通人里,他的身体素质绝对是算不错的了,加上上一次体内的火焰帮他锻造了一番筋骨,这身体比以前都强壮了不少。

“师父,我现在修为低微,您可以教我一些简单的招数,这样也方便我找到修行的诀窍!”

是的,现在的苏苍修只要修行简单的***就能提升实力,到时候回到族内也能尽快参加本家答案,早日进入本家修炼,听说进入本家之后,修炼资源多不胜数,那种日子是苏苍修梦寐以求的。

“***?”

站在苏苍修面前的李笑川有些疑惑的声音传来,只见李笑川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

“是的,师父,只要简单的***既可以了,我现在就会一招苍龙出水,而且我觉得对付水系怪物不是很好用!”

是的,那一招苍龙出水看起来声势浩大,但是对于像怪蛇那样常年以水为伴的生物,实在缺乏杀伤力。

看着苏苍修激动而又充满期待的眼神,李笑川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不会任何***!”

“什么……师父你不会任何***?”

苏苍修的眼中充满了惊骇,难道这李笑川还在藏拙?不过也很正常毕竟他也才刚拜师,李笑川自然不可能拿出自己的底牌或是家底让你观赏。

“怎么?想怪我事先没有和你说啊?”

李笑川有些无所谓地笑眯眯说道。

苏苍修闻言,眉头也是微皱在了一起,但是很快又舒展开来,道:“师父那您以前是怎么打败敌人的?比如遇到一般的妖兽,不会就是用拳头去打吧?这样即使再高的修为,也不可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啊?”

如果没有技能***,单单用拳头去打的话,境界再高也打不出什么变态伤害。

“我几乎还不能使用灵力,我的气海在我小时候就被人毁掉了!”

这时候,苏苍修开始对这个李笑川感兴趣了,毕竟这个李笑川没有气海,站在他面前,依旧能感受到他磅礴的气势,那么这个李笑川一定还有其他修炼之法!

苏苍修倒是有些带着惊异的眼神盯着李笑川,这位自己刚拜的师父,究竟是什么人?

“***在我这里确实没有什么用,所以我从来也不收藏,如果你要是要的话,我这里有很多可以淬体的丹药,可以辅助帮助你完成肉体上的突破,我和妖兽作战的,确实只需要拳头!”

说着,李笑川举起了自己的右手,随意挥动一拳直接崩断了一把凡品中阶的斧头。

“这……”

苏苍修有些说不出话来,这个李笑川一拳就能把凡品中阶的斧头给打得粉碎……

就在刚才那一刹那,苏苍修确确实实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灵力使用痕迹,难道刚才真的是凭借挥出拳头产生的劲风,就把斧头击碎了吗?

“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修士,一种叫气修,就是平日里你们所说的境界等级,使用的就是那些***技能,境界越高使用***时候的威力就越大,还有一种就是兽修,兽修的野兽虽然肉体和修炼天赋都比人类要厉害,但是他们修炼到一定等级就会被限制,终生不能突破!这就是上天用来制约野兽的方法!最后一种就是最不常见的修炼方式,他们被称之为体修!”

果然,这个世界上修炼方式不止一种!

苏苍修猜对了。

“师父你就是最后一种体修吗?”

李笑川看着苏苍修微微点了点头,“体修并不是说和灵气毫无关系,每个人身体内都会有抑制着身体自身灵气的‘八门’,但是懂得八门遁甲之术的人实在少之又少。”

“可是师父每个人都有八门,为什么能使用的人又很少呢?”

当苏苍修带着疑问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李笑川用自己略带粗糙的手摸了摸他的后脑勺。

或许这个孩子可以继承他的意志也说不定。

“体修的修士要比气修的修士承受更大的痛苦和磨难,使用八门遁甲的前提就是超常规的,超负荷的,超越极限的长时间训练!比如你修炼了一段时间能够开出第一门,这第一门开门也是有强弱之分的,比如你身体素质更强,使用起来也会更强!最重要的是增强自身的肉体,有了强壮的肉体,在开启八门遁甲之术时,就能最大限度减少开启后巨大能量对身体的破坏!”

通过这些介绍,苏苍修对体修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总的来说,体修一定要给它一个招式的话,就叫八门遁甲!

这时候李笑川走出了茅屋,看向了那即将东升的太阳。

“苍修,你陈伯已经死在了神仙府的手里!”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苍修分明听见李笑川叹了一口气。

苏苍修听到了这句话直接绕到了李笑川面前,脸上带着些许激动地说道。

“这不可能!那些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师父,你告诉我,那只是一场梦!”

是啊!即使苏苍修始终认为那是一场幻境,但是李笑川告诉他不是的时候,他的精神已经开始崩溃了。

“当时你看着北极神星想要走出小路的迷阵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晕倒,而是迷失了方向顺着原来的路走了回去,看到了神仙府的人,随后你因为灵力耗尽,掉落在了山脚,是村里的人救了你,送你回到了陈广生的家中!”

很显然,李笑川没有理由骗苏苍修,而且对于这些他也了如指掌。

苏苍修开始仔细回想发生的事情,怪不得他脑海中有两段记忆,原来是两段记忆也是有先后顺序的,只是因为那时候神识模糊无法分辨罢了。

“那后来呢?后来我怎么醒来又是在小路上,这些说不通啊!”

渔村因为苏苍修的莽撞之举被彻底毁灭了,多多少少让苏苍修内心有些受挫,他甚至还天真地以为,那些自称神仙府的人没有什么真本事,是一些勾结官兵的山贼罢了……

现在的他明白,即使得到了称手的兵器,也不可能是那些人的对手,他们是在是太强了。

“你被追杀逃到了小路上,他们担心迷失方向所以没有追你,你也不用太自责,渔村被灭是迟早的事情!和你无关!”

李笑川属于那种比较淡泊,而且玩世不恭的人,此时说出这些话,似乎有些安慰苏苍修的意味?

“这么说还是我提早结束了渔村村民的生命……可是师父你既然知道玩什么不出手帮助那些无辜的村民的!如果说我没有那个能力,难道师父你还没有吗?”

是的,苏苍修知道自己肯定不是神仙府的对手,可是面前的这个李笑川,自己的师父,很显然深不可测难道也对付不了神仙府吗?

如果见死不救的话,苏苍修也只能说错看了李笑川。

李笑川脸上充满了无奈,旋即冲着苏苍修戏谑地笑了笑,“要是能够出手相助,难道我会看着那些和她有关的村民被那些无名小卒杀害吗?”

这句话从李笑川口中说出,多了几分无奈,自嘲。

苏苍修眼中充满了惊疑,为什么会不能出手?难道神仙府的人实力强大到连师父都忌惮吗?

“忌惮?害怕?这些词语自然不会出现在我李笑川的生命里,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一间茅草屋里待上10年吗?”

此时的苏苍修只能不解地摇了摇头,他确实不知道,只要是个正常也都不会在这种地方待上10年,换做是苏苍修倒不如死了算了!

“那条小路的法术并不是我所设,是另有其人,这里就像是一个牢笼,与我体内的封印术相呼应,别人不容易进来,我也不能出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