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奈卿傅御瑾小说在哪里看 顾奈卿傅御瑾在线阅读第11章

顾奈卿傅御瑾小说在哪里看 顾奈卿傅御瑾在线阅读第11章

顾奈卿傅御瑾是作者猫小咪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顾奈卿从小运气逆天,幼儿园时,挖个小土坑都能挖到古董。直到——她被继母换命转运,命运凄惨,被人喊’六指怪物’,步步维艰!一场陷害,人人都说她杀了傅爷母亲,她怀着身孕锒铛入狱。 监狱难产诞下三胞胎,生生被人夺走,所有人都想要看着她生不如死。她恨!恨那些人是非黑白,恨自己软弱可欺!出狱后,她发誓要抢回自己的运势,曾今欺她辱她的人,定要被她一一踩到脚下!他是帝都活阎王,人人惧怕的傅爷,但偏偏命不久矣,唯一能救他的只有她!他以为对她只有仇恨,却不知早已情根深种。“卿卿,你,是医我的药!”“傅先生,您就像是秀在屏风上的飞鹰,哪能看到好看的花儿就想回头。”“哪怕是被虫蛀了,请您死也死在屏风上!”

《爹地,妈咪要虐你》 第11章 免费试读

这场游戏,可还不能这么早结束。

傅御瑾忽然站起:“会议取消。”随即看向陈亨,“立即调用傅氏集团所有资源。

两个小时后,我要在胜利路看到一栋新的电子工厂!”

命令一落下,会议室里的高层全都傻眼了。

放着月入百亿的会议不开了去盖电子厂?

不是!傅氏集团主打的都是高端科技、盈利丰富的产业。

什么时候会去电子厂这么低端的产业了??

面对众人的傻眼,陈亨恭敬点头:“是,傅爷。”

傅御瑾想了想后再补充:“还有,找点人拖延一下顾奈卿的时间。”

陈亨:“傅爷,属下明白。”

—-

两个小时后,胜利工厂。

顾奈卿气喘吁吁赶来,“抱歉,我来迟了,等了很久吧?”

她本该两个小时之前就赶到的,可是这一路上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情况。

搭乘的公交车突然爆胎、偶遇盲人过马路,老太太摔跤……

这一路就耽误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没事。”

此时的傅御瑾穿着一身蓝色的工装,戴着黑色镜框,伪装成了一个工人的样子。

顾奈卿望着眼前崭新的工厂,“这工厂看起来很新的样子。”

近千平米的工厂的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

车间流水线,各自忙碌的工人。

可偌大的工厂里,却只有不到五十人,所以看起来略显空旷。

听到女人感慨工厂很新,看似在忙活的“工人”心虚不已。

这刚盖起来的工厂,能不新吗?油漆都还没干呢!

就连他们这些“工人”全部都是傅氏集团的员工,被拉来工厂滥竽充数的。

工厂里放满绿植,风力也调到最大,所以里面的甲醛味道不算重。

“找我有事?我只有半个小时时间。”

傅御瑾打断了她,随后便是领着她走出了工厂。

顾奈卿将口袋里的护身符递到男人面前,“御瑾,这个送给你。”

护身符是纯手工缝制的,红色的符布上还写着御瑾二字。

是他的名字。

“你帮了我很多,我也不知道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这个护身符你留着,希望它能保护你平平安安。”

昨天晚上回去,想到御瑾说他克死了父亲,母亲也死了,无人敢靠近他的话,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所以才会缝制了这么一个护身符,希望能帮到他。

“还有便当。”

女人又塞给了他一盒便当。

傅御瑾接过便当和护身符时看到了女人的手指。

手指上留着不少的扎伤。

是被针扎伤的?

他多看了眼手里的护身符,难道,是为了他?

便当里有着简单的家常小菜,一荤一素。

荤菜里,唯独只有一片肉。

顾奈卿打开自己的便当,将里面唯一的一片肉夹放在男人便当里。

她的便当里只剩下白米饭和几片青菜。

“我不爱吃肉,你是男人,需要的营养多。

肉你吃着吧,好了,我不耽误你工作了。我先走了。”

收拾了收拾,女人这才离开。

傅御瑾一手端着便当,一手抓着护身符,心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望着便当里弥足珍贵的两片肉,他的脑海里想起的却是女人为缝制护身符受伤的手。

顾奈卿很关心他,对他也很好。

她越是如此,他本应该越是高兴才对。

可此时,他却完全体验不到任何报复的快 感。

男人掌心骤然收紧,将护身符死死捏在掌心。

便当里的两片肉,更是刺痛了他的心。

他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要陷入到自己的游戏中了吗?

陈亨从身后的工厂走出,提示出声。

“傅爷,看起来现在顾奈卿已经完全信任你了。

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傅御瑾捏紧的掌心一点点松开,“嗯。”

—-

晚上,公寓。

“妈咪辛苦一天了,泡个脚吧。”

顾少琛端着一盆热水放在顾奈卿的面前,小奶娃蹲着用小手试了试温度。

“小琛,妈妈自己来吧。”

顾奈卿略带闪躲。

小男孩认真的抱起她的脚,“没事的妈咪,我……”

话还没说完,小家伙整个身影一僵。

怀里的脚伤痕累累,就连那一根根的脚趾上都满是无法化开的淤青和淤血。

他忽然看到了她总是戴着黑色手套的双手。

妈咪的手套从不摘下,就连睡觉都不取。难道也是因为……

顾少琛很努力的去压制心里的难受和心疼,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一颗颗往下掉。

眼泪像雨点,砸进了脚盆里。

大厅里一片无声。

只剩下他的眼睛红了一圈又一圈。

“妈咪。”顾葵一小跑着扑进女人怀里,将无声的气氛打破。

小家伙将一个装满现金的信封交到顾奈卿手里,“这是那个欧巴桑给妈咪的钱。”

顾奈卿拿着手里的五万块现金半天反应不过来:“欧巴桑?”

顾少琛补充:“就是张翠花那个老东西。”

闻听此言,女人眼里的怀疑更浓:“妈?她怎么可能?”

顾葵一抱着双臂哼哼坏笑,“有什么不可能的?妈咪,她那个坏家伙现在正在接受惩罚呢!

哼哼!来自本小天师的惩罚!”

—-

顾茵茵难得回家,刚一开门,迎面喷来的杀虫剂让她差点呼吸不上来。

只见张翠花和老顾正站在沙发上左闪右躲,两只手里拿满了杀虫剂。

而家中的地板上、沙发上、墙壁上、空中……到处都飞舞着各式各样的虫子。

张翠花嘴里叨叨个不停:“我被骗了!我被那个小神棍骗了!”

她听了小神棍的话,将圣水洒在家里各个角落,本以为是辟邪避灾的。

结果没想到,招来了这么多的虫子!

折腾了将近五个小时,三人才终于将屋内的所有虫子清理干净。

张翠花和老顾一身狼狈,浑身都虫子叮咬出不少的包。

顾茵茵并不关心张翠花嘴里所说的小神棍,她更在意的是顾奈卿的回归。

“爸,妈,你们知不知道顾奈卿已经出狱了?

你们说她会不会发现我偷了她的孩子?

万一这件事被傅御瑾知道了,我就死定了!”

她气的摔水杯,“妈,当时你不是和我说你会处理的吗?

你不是说顾奈卿不会活着出狱的吗?她为什么还活着?”

张翠花也是头疼:“顾奈卿天生命就好,运气好。我哪知道她的命都这么硬?”

“现在已经这样了,先别管顾奈卿。她现在暂时还掀不起什么风浪。”

她关心的将顾茵茵的手抓在掌心,随后轻轻拍了两下。

“茵茵,当务之急你应该先搞定傅御瑾,傅允珩毕竟不是你的孩子。

就算他现在事事都听你的,可你毕竟不是他亲妈,日后难保他能一直听你的。

你得尽快生下属于自己的孩子,只有这样,你才能在如愿坐上傅太太的位置。”

顾茵茵眼神暗下,她也想尽快和傅御瑾同房,生下一个孩子。

可她留在傅家五年,傅御瑾根本不给她靠近他的机会,更别说要孩子了。

有时候她甚至都怀疑,傅御瑾是不是早就知道她并不是傅允珩的亲生母亲了?!

顾茵茵捏破手背,如果真是如此,傅御瑾……到底想做什么?!

她总感觉,那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似乎在布置一场大局!

而她,也在这巨网之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