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瑶易瑾爵哪里可以看 贝瑶易瑾爵免费阅读第4章

贝瑶易瑾爵哪里可以看 贝瑶易瑾爵免费阅读第4章

贝瑶易瑾爵是作者兔萌萌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的那男主贝瑶易瑾爵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内容主要讲述一朝重生,贝瑶成为人人嫌弃,又丑又废,被全网攻击的恶毒妹妹,还被逼代替白莲花姐姐嫁给性格暴戾,双腿残废却不得宠的大魔王易瑾爵。众人幸灾乐祸,等着她被大魔王折磨死。可谁曾想,又飒又甜的贝瑶却被大魔王宠翻了天!“谁说我老婆丑?!”大魔王凶神恶煞,晒出贝瑶熟睡素颜照!众人惊呼,美,美翻了天!“谁骂我老婆废?!”大魔王暴躁护妻,亮出老婆众多马甲!顶级医学大师,全球黑客大佬,隐世豪门真千金,无数待爆马甲惊呆众人!且看贝瑶一手烂牌如何绝地反击,逆风翻盘,又甜又飒闯荡娱乐圈!

《重生甜妻美炸了》 第4章 替嫁 免费试读

看到这一幕,还在楼下的云霜惊呼一声。

她眼中震痛,提着旗袍裙摆冲着扑过去,“星儿!”

那一地的血,染红了顾婉星奢华昂贵的蕾丝长裙。

她苍白着小脸哭出声,“妈咪,你别怪妹妹,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不小心……”

话落,痛苦的咬唇,“好痛……”

那善解人意的模样,轻易便催动了云霜心底的母爱和愧疚。

云霜松开顾婉星。

啪!

一声凌厉响亮的巴掌狠狠地砸在贝瑶脆弱的小脸上。

贝瑶被打的侧了侧脸,黑长的头发遮住脸颊。

脸颊却瞬间红肿起来,她却依然笑的漫不经心。

仿佛天不怕地不怕的问题少女。

云霜红着眼,满脸失望盯在她脸上,不像在发火,倒像是委屈,“星儿是你姐姐,你怎么下的去手!瑶瑶,你真是,太让妈妈失望了!”

贝瑶眸光冰冷的抬头,竟轻轻笑了。

“她可不是我姐!”

“你还敢狡辩!”云霜泪目,恨铁不成钢,她再不心软,“贝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从今天开始,我没你这个女儿!来人,马上把她送去易家,绑也要把她给我绑去!”

贝瑶美眸圆瞪,笑的森然,“不用,我自己走。”

这样的家,她不稀罕。

她替贝小傻决定了。

不要了!

她脊背挺直,款款而立,仿佛看透了世态炎凉,淡定到连死亡都不再畏惧,“用这场替嫁还你生下我,值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互不相欠,我,也不再是贝家的女儿。”

他们不是喜欢贝婉星吗?

那就让贝婉星做他们的女儿!

话落,她轻轻一笑,吞咽下嘴角的腥甜,顶着红肿的右脸下楼。

再不看一眼贝家所有人。

仿佛回来这一趟,就是为了挨着一巴掌,自投罗网!

云霜没想过贝瑶会说这样的话,眼尾悬着泪,跟在她身后往前迈了两步。

终于发现女儿变了,再不是当年那个做错事只会哭的贝小傻。

那一巴掌落下去她便后悔了。

可是,裙摆却在此时被一只虚弱的小手扯住。

贝婉星双眼盛满了泪珠,隐忍又委屈,“妈咪,好疼……”

云霜低头,看着贝婉星满脸冷汗奄奄一息的模样,大惊失色。

“星儿!”

“来人马上叫救护车!”

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星儿从小娇生惯养,吃不得苦,必须立刻马上送医院。

……

此时此刻,易家派来接亲的车,已经到了。

贝瑶头也不回的上车,没有半分留恋。

豪华的劳斯莱斯婚车车队,驶入一座神秘幽寂的私人岛屿!

这里是易瑾爵修养的地方,小岛四面环海,只有一条主干道通往内陆,幽森冷寂,海风呼啸,仿佛通往地狱之路。

奢华的欧式别墅群巍峨无比。

庭院内,有人修剪草坪。

众人都在窃窃私语,议论易大少的那位替嫁新娘。

车队刚刚停下,便有身穿燕尾服的管家上前打开车门。

“来人,把少奶奶带到房间去!”

可是,车门打开的瞬间。

一道婉转如百灵鸟般动听的嗓音响起——

“不必了!”

那声音是从婚车内传来。

车内迈下一条纤细笔直的***,***玉足,奢华拽地的婚纱摆尾荡漾起动人的涟漪。

紧接着,众人看到原本落魄狼狈的傻新娘,仿佛被上帝镀上一层金光,从婚车上款款而下。

微光映衬着她白皙如凝脂的肌肤,熠熠生辉。

那毫无血色的容颜容光焕发,画上了精致艳丽的妆容,一笔一画勾勒出无可挑剔的五官。

一头黑发垂落在盈盈一握的细腰上。

她纤细曼妙的身姿,冷艳决绝的气质,都让人望尘及!

这哪里还是刚刚那个狼狈不堪声名狼藉的贝家傻女儿?!

为什么仿佛换了一个人!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包括见过无数世面的管家,“少奶奶……是,是你吗?!”

贝瑶挑眉轻轻提了裙摆,气定神闲道:“不是要入洞房吗?管家,请带路吧!”

她不过是在来的路上换上了婚纱,上了妆,又把伤口遮了瑕,有什么好奇怪的。

老管家连忙点头,“好的好的,少奶奶您这边请!”

想到这么漂亮如宝藏般的少奶奶马上要经历的一切,老管家忍不住可惜!

紧接着,在众人瞩目下,她被带到了偏楼佣人楼。

几个老妈子躲在角落,用或试探或嘲讽的眼光轻蔑望着她,仿佛在看一个笑话。

老管家给她安排了一个佣人房,“少奶奶,这是您的房间。”

贝瑶漆黑冷媚的眸光扫一眼房间,轻轻笑了。

原来是她想多了。

这哪是洞房?分明是易家给她的下马威。

虽说是新进门的少奶奶,可是却连个佣人都不如,房间阴暗潮湿,只有一扇小小的窗,微弱的光线透进来,像暗无天日额牢笼。

这让贝瑶想到了贝小傻过去十年待过的那间实验室。

她挑眉,挺直纤细美丽的肩背,嗓音婉转,礼貌询问,“新郎呢?!”

“大少,大少爷体弱多病,暂时见不了外人。”老管家毕恭毕敬道:“少奶奶,您就暂时在这安心的住着吧!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

说完话,便退了出去。

贝瑶随意的摘掉头纱,慵懒窃喜的翘着二郎腿坐在了沙发上。

易瑾爵是吗?!

易家喜怒无常让人闻风丧胆的私生子,病秧子,易瑾川的亲哥哥?!

那她现在岂不是易瑾川那渣男的嫂子?!

突然觉得,她这位病秧子老公格外有意思。

体弱多病见不了人?!

贝瑶眼底,突然迸射出狡黠的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