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笔记佚名小说免费阅读 刘甲陈皮子最新章节

恐怖笔记佚名小说免费阅读 刘甲陈皮子最新章节

小说主人公是刘甲陈皮子的书名叫《恐怖笔记》,这本书是作者佚名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我叫刘甲,学校隔壁宿舍废弃宿舍楼流传着一个恐怖笔记的传说,我从不相信鬼神闹灵的事,直到那天我捡到一本笔记本。

《恐怖笔记》 第三章 怨子肉印 (推荐) 免费试读

王大娘生前勤恳热情。

村里很多人都知道。

爷爷帮她挑选风水宝地下葬,她心怀感恩,一定是看出了我身上有不对劲的地方,所以才留在这里。

她是在提醒我什么!

我猛地醒悟过来。

“爷爷……”我害怕地抓住爷爷的手臂,我发现爷爷的脸色很凝重,他问我:“你这些天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详细说来,记住,不要遗留任何一点细节。”

我想了想。

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哪也没去。

放假以后也被爷爷逼着在铺子里干活。

我想起来了!

放假前一天晚上,我和同寝的室友吃完宵夜,就去学校旁边废弃地宿舍楼探险比胆子大。

作为学子接受过高级教育。

我自然是不信这些东西的。

于是一群人就去了。

传闻几年前。

一个学姐从宿舍楼楼顶跳楼***。

从此那栋宿舍楼开始闹凶,有人半夜起来上厕所,听到楼顶有人唱歌,宿管大妈以为是学生恶作剧,上去查看却不见人影。

只有地上一本笔记本。

还有一次。

一个男同学偷偷住在女朋友寝室,完事以后在走廊抽烟,看到走廊上有一道人影。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揉揉眼睛一道人影飘过,地上有一本笔记本。

他以为是哪个女同学掉落的,欣欣自喜地收好,结果第二天他女朋友告诉他,笔记本上的名字赫然是调理***的学姐的名字。

从此。

宿舍楼便流传了关于恐怖笔记的传说。

宿舍楼也渐渐荒废。

“你糊涂!”爷爷听完我说的,从没打过我的他,这一次抬手打了我一巴掌。

“你知不知道,荒废的楼房因为常年没有生气,阴气极重,是污秽之物最喜欢聚集的地方。”

“你们还是晚上去的。”

“这不是找死吗!”我从没见过爷爷如此生气过,趴在地上不知所措:“一定是那天晚上你招惹到了东西缠身,王大娘察觉到了什么,才迟迟不肯离去。”

爷爷急地来回踱步。

我慌了。

那天晚上喝多了,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现在看来。

事情好像并不是我想的这么简单。

“爷爷,那我该怎么办?”我都快急哭了。

爷爷说:“现在的问题是不确定缠着你的是什么,没办法对症下药。”

众人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

村长给爷爷递了一根烟,干笑了两声:“奇老,您看王大娘的事已经解决了,要不您带着您孙儿先回去?”

爷爷冷冷瞪了他一眼。

村长讪讪笑了笑。

爷爷一声不吭带我离开了。

回去前爷爷带我去王大娘坟前,扣三个响头以示感谢,然后开车回去。

回到铺子里。

爷爷坐在门口青石门槛上抽烟。

抽了一袋又一袋。

我有些胆憷地走过去坐下问爷爷:“爷爷,我是不是惹上脏东西了?”

爷爷看着我,笑道:“傻孩子,小问题别想太多,爷爷会想办法。”

爷爷说的很轻松。

可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如果是小问题爷爷的心情不会这样凝重。

下午爷爷出去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同行的还有一个白发老头,瘦的皮包骨至少也有六十岁,我认识他,他叫陈皮子是村里出了名的酒鬼,也是爷爷为数不多的至交好友。

我躲在屋里。

爷爷和陈皮子在门口背着我不知道在说什么。

十分钟后,他们向我走来,我立即起身。

陈皮子站在我面前就这样上下打量我,我发现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爷爷则紧张等待他开口。

“把袖子撸起来我看看。”陈皮子说。

我照做。

撸起袖子一口。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的左手手腕内侧,有一条三寸黑线,我惊恐地问:“陈爷爷,这是什么?”

“怨子肉印。”

陈皮子告诉我。

怨子肉印是一种自然性质的肉印,一般出现在去过极阴极煞的地方的人才有小概率出现,表面招惹到了脏东西,并且被脏东西给盯上了。

“那怎么办?陈爷爷,您一定要救救我啊。”我才二十岁,那听过如此邪乎的事,很没骨气地吓哭了。

陈皮子安慰我:“别太担心,这肉印的颜色还没和你的身体完全相融,还有救。”

“老东西,耽误之际是先搞清楚缠着你的是什么的东西。”陈皮子对爷爷说道。

一向强势霸道的爷爷。

这一次,在陈皮子面前,居然乖巧的像个小孩,他立马答应去准备,明天上午出发去那栋诡异的宿舍楼。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才知道。

原来陈皮子以前是阴阳师,专门对付邪祟闹凶之事,不知道什么原因才成了村里臭名昭著的酒鬼

第二天。

爷爷准备了一桶橄榄油、一叠纸钱、香烛柳枝、菩提子等东西塞进车里,然后和陈皮子找到我。

“小鬼,这块墓石你拿着。”陈皮子把一块婴儿拳头的石头塞给我,我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东西,就被爷爷带上了车。

三个人开车去城里。

我在南阳市的第一中学读高三,那栋宿舍楼也在学校附近,因为距村子很远大概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

我昨天晚上没睡好。

一路的颠簸我渐渐睡了下去。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南阳市,南阳市可不比我那小村子,街道上车水马龙,路上的美女身材婀娜容貌精致,穿着短裙短裤,望眼望去白花花的一片。

我却没心思欣赏着春景。

车子来到南阳市第一中学。

因为是假期学校大门紧闭并没有人,距离学校几公里外,一栋破旧宿舍楼屹立在山林里,露出上半层楼梯,在阳光下显得十分阴冷。

大概十几分钟。

爷爷把车停在宿舍楼外面一处空地。

“白天的阴气都这么重,别提晚上了。”陈皮子怪异地撇了我一眼,我知道他言外之意是怪我不懂事。

我看了一下手表。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

一天之中阳气最盛的时间段。

即便如此,破旧的宿舍楼依然阴风阵阵,走廊和窗户飘荡着不知道是破布还是绳子,天台还有几只乌鸦呀呀叫着。

叫的我心烦意乱。

“走吧,进去看看,小甲跟紧我,记住千万别乱跑。”爷爷和陈皮子打头。

我看着宿舍楼怕的不行。

抬头看了一眼天上刺眼的太阳,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这大白天的,怕啥。”

跟上爷爷和陈皮子。

刚来到宿舍楼大门前。

呼——

大楼里莫名飘起阴冷的风,吹的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凉飕飕的,望着空荡的走廊,走廊地上还有一些破木块和破衣服。

我开始后悔跟着进来了,冥冥之中,这大楼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

“爷爷……”我站在宿舍楼门口,拉了拉爷爷的衣袖表示自己不敢进去。

爷爷长叹一口气:“别怕,有你陈爷爷在,我们必须搞清楚是什么东西盯上了你才能帮你,懂吗?”

爷爷说的我都懂。

可我还是怕。

“你要实在怕的不行,就把这个拿着。”陈皮子把一个类似锥子的铁块给我,上面画着一些什么东西,因为太旧我根本分辨不出是画还是字。

不过既然是陈皮子给我的。

一定是好东西。

我握了握铁锥子像是有了底气,跟着爷爷和陈皮子踏上楼梯,死一般沉寂的大楼只有我们轻微的脚步声。

啪嗒啪嗒着在楼里回荡。

我想,这一次一定要查清楚这东西的庐山真面目!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