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渣皇他叔夜鸣妖言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嫁给渣皇他叔夜鸣妖言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经典美文《嫁给渣皇他叔》由著名作者墨流沙最新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夜鸣妖言,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皇后失宠被打入冷宫,哭瞎双眼,成为后宫人眼中又丑又疯的老妖怪!她却抱上了楼兰帝国最粗的大腿,嫁给皇帝他叔,皇帝见到她都要恭敬的喊一声皇婶!从此走上虐渣男,手撕白莲花,坐拥天下美男的女王之路……刺激!“爱妃,本王的相貌可有长在你的审美上?”“有。”“那请解释一下你院里的那些野男人怎么来的?”“我只爱你一人,野男人只可远观不可近看。”某女秒怂。“本王怎么觉得爱妃是嫌弃本王晚上没有伺候好你!今晚必定让你从内到外都满意。”片刻,她被五花大绑丢在榻上,遭受到各种不可描述的‘折磨’!呜呜!怎么眼睛还被蒙上了呢!她没有玩这类游戏的爱好呀!谁来救救她!妖修成神,需万年,神变成妖,只需动一次凡心。十年前,她在一个男人身上下了一场爱情豪赌。输了!十年后,她又遇上一个男人,他说愿意爱她一辈子,痛她所痛,爱她所爱,想她所想……他用温柔和强大感化了她冰封的心,护她一世周全。这一次,她没有豪赌,但是赢了!爽!

《嫁给渣皇他叔》 第7章 她是蝶神 免费试读

 “抱歉。”妖言后退一步,和对方拉开距离。

“月月,你跑的真快!我差点就追不上你了。”

夜流苏玩世不恭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妖言柳眉轻蹙,这人是阴魂不散了。

“让开。”

“若是我不让呢?月月要打我吗?”夜流苏靠过去,在妖言耳畔道:“方才对那个陌生人你都能和颜悦色,怎么对我这个救命恩人,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妖言很不擅长面对这样的无赖,打不过说不过,只好板着脸,转身就走。

“月月,你走慢点,小心前面的树……等等我呀!”

夜流苏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盯着她漂亮的侧颜,突然灵光一现。

“月月,你看起来怎么和蝶神庙的蝶神有几分相似啊?”

妖言心头一紧,暗叫不妙,她居然疏忽了这一点。

自己虽然极少在外面露面。

但是,楼兰大大小小的蝶神庙,全是她的神像。

虽然不是百分百的相似,神态轮廓还是很像的。

这夜流苏又是一个狡猾的狐狸,一直纠缠着自己,莫不是发现了自己的身份。

“你知道什么?”她停下脚步,冷漠的问。

“我什么都不知道呀!所以才把你掳走,想要问问你,沙尘暴之前,皇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凤凰殿外为何死了那么多人?蝶神何在?”

夜流苏一连串的问题问完后,那双犀利得能看穿人心的黑眸一眨不眨的锁住妖言的眼睛。

这双眼睛太清澈了,就像是空中飞舞的雪花,清冷又干净,很难叫人相信,她是瞎子!

“王爷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如何得知?”妖言说完,便继续往前走。

夜流苏紧跟其后,不在追问皇宫的事情。

而是转移话题:“陛下方才下旨,命令本王去主持文武百官祭天,祈求上苍保佑楼兰风调雨顺。往年祭天,都有蝶神陪伴在陛下身边,而今,蝶神身体有样,不能出席。为了不引起百姓的恐慌,本王决定派一人假扮蝶神,与本王一同前去祭天。”

“这是皇帝的意思?”妖言绝对相信夜鸣干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陛下他急着去找传国玉玺去了,将祭天之事全权交给本王负责,怎么祭天,需要什么人,本王说了算。恰好,本王身边有月月,你这神仙颜值,由你假扮蝶神,定能以假乱真。”

“无聊。”果然,皇家没一个靠谱的。

“别急着拒绝呀!假扮蝶神有很多好处的哦!譬如说,你可以让文武百官跪在你脚下磕头,跪多久都行!”

夜流苏说着,还凑过去,贴着妖言的耳畔。

暧昧道:“你还可以命令我伺候你……”他邪恶的声音变得低沉,“铺床叠被我最在行了。”

妖言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三言两语便能将她的愤怒挑起。

她这一万年来练就的沉稳,在夜流苏面前一夜回到修炼前!

“夜流苏,你想死吗?”她咬牙切齿道。

夜流苏呵呵一笑,好脾气道:“别生气,我这么帅,伺候你,你不吃亏。再说,你一个人举目无亲,你能去哪里?不如跟我回去,咱们来玩假扮蝶神的游戏,玩够了,你想去哪里,我做你的眼睛,陪着你。”

见妖言不为所动,他继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

“我知道你肯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才看不见的,你就这么甘愿离开?”

妖言沉默了。

不错,她不甘心,她不但不甘心,她还要夺回自己的心,杀了夜鸣,为死去的爱情和蝴蝶谷的姐妹报仇。

但是,夜鸣有帝王之气护体,她伤不了他。

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夜鸣拉下皇位,再杀夜鸣,易如反掌。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我们约法三章。”

“只要你不离家出走,别说三章,三千章,我也欢喜。”

夜流苏吊儿郎当的,听起来完全就不是一个能干大事的人。

但是妖言知道,他不但是,他的能力和远见,远胜于夜鸣。

“第一,不许过问我的任何事情。”

“好。”

“第二,你必须对我言听计从。”

“只要你愿意使唤我,我是很乐意为你效劳!就怕你动不动就离我远远的,不愿意与我亲近。”

夜流苏用幽怨又委屈的语调说。

“第三,不许再说这些……下流不堪入耳的话。”

夜流苏不干了,“月月,我的话都是出自真心,绝非下流得不堪入耳,我要答应了,岂不是日后背着良心对你说假话,那就违背了你和我的第二条约定,第二条约定违背了,第一条……”

妖言觉得快要暴走了,用了上万年修炼的定性才忍住没发脾气。

“第三条暂且不定,待来日我想好了,在告诉你。”

“好。”夜流苏优雅一笑,看着妖言翩若惊鸿的背影,表情痴迷,眼神迷蒙得像个醉汉。

他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音量道:“你一定是妖言。我的……蝶神!”

走在前面的妖言听见了夜流苏在嘀咕什么?因为风沙太大,没听清。

陌生的环境,看不见的情况下,她一分神,便判断错误,一头撞上了一棵大树。

“嗯。”

她捂着额头,痛苦的皱眉。

该死,没了心的身体太弱了,这么撞一下就疼!

“月月,小心。”夜流苏追上来,急忙查看她的额头,发现红了一块,“我给你揉揉。”

妖言一把抓住夜流苏的手腕,冷酷道:“第三条,没有我的允许,不许随便碰我的身体。”

夜流苏感觉被她手心贴着的手腕热的发烫,心脏砰砰狂跳,呼吸急促了几分。

“我只是关心你,没有恶意。”他温柔的解释。

“我不需要关心。”妖言甩开夜流苏的手,冷漠的转过身背对着他。

“只要是人都会软弱,都会受伤,都会渴望被关心被爱,你怎么会不需要呢?无论你需不需要,我都会关心你……”

都会爱你。

夜流苏在心里偷偷的说出了他藏了多年的秘密。

妖言背对着他,长发随风飘逸到夜流苏眼前,从他脸颊滑过,带着淡雅的花香,叫他迷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