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赵薇薇小说神界红包聊天群全文免费阅读

秦昊赵薇薇小说神界红包聊天群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秦昊赵薇薇的名称为《神界红包聊天群》,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佚名创作的玄幻类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什么??神仙竟然有辣条吃?什么鬼?啥?还有新鲜可口的地沟油麻辣烫?等等!那头猪头人手上抓得是什么?娃娃!那个尖嘴猴腮雷公脸的人手上抓得什么?老坛酸菜牛肉面?!我嘞个大草!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还有没有天理了?“啥?你想吃辣条?可以,红包给我。”“你还想吃麻辣烫加AV?行,不过红包必须大大的。”“你还要娃娃一件套?行行行,老司机秦昊满足你!”通往神界红包聊天群的车以开通,请给位刷卡上车!

《神界红包聊天群》 第9章 银行来了几个劫匪 免费试读

猫哥看付严杰这么激动,不由得有些疑问,好奇的探出头看了一下付严杰指着的人。

当他看清楚那人的脸的时候,他脸色一变。

“怎么是他?!”猫哥的声音有些颤抖,怕自己看错了人,又问道:“你是要我打他么?”

“对啊,猫哥你肯定可以打过那个乡巴佬!”付严杰笑了笑,拍了一个马屁。

不等猫哥反应过来,他就朝着秦昊跑了过去,气势汹汹的拉着秦昊朝着猫哥这边走了过来。

“开车,开车走!”猫哥看到秦昊已经注意到这边了,连忙催促主驾驶的小弟赶紧开车走人。

不过已经晚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付严杰带着秦昊走了过来。

“是你啊?”秦昊看到猫哥,表情有些耐人寻味。

“去你的!”

猫哥忽然下车,对着付严杰的脸狠狠的来了一拳,又抓起他的领子对着秦昊说道:“小弟我今天看见这兔崽子在对你图谋不轨,我帮大哥你抓起来!”

猫哥笑了笑,抖了抖手中的付严杰,脸上写着大大的几个字:这件事和我没关系。

“是么?“

秦昊眯起眼睛,眼睛也不下眨一下的盯着猫哥,眼中充满了不相信。

“真的,我保证”

猫哥用多余的手拍了拍胸口说道:“现在我给大哥你处理,小弟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猫哥把手中抓住的领子递给了秦昊。

挨了一拳的付严杰两眼冒金星,晕乎乎的,他听到猫哥在和龙辰大声说话,好不容易听清楚猫哥说了些什么,又听到猫哥说自己要走了。

“猫哥,不是说好教训他的吗?”

话音刚落,刚坐上副驾座的猫哥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感觉秦昊在看着自己,不过他不敢确认,他害怕和秦昊对视。

“你特么的胡说什么呢?!”

猫哥从副驾座跳下来,狠狠地在付严杰的嘴上掴了几巴掌。

“他说什么?”秦昊笑了笑,说道:“我好像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了?”

“啊!这个…”猫哥紧张的满头大汗,他绞尽脑汁的想要编绘出一个理由来。

“你听错了吧,他哪儿说了什么?”猫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我走了哈,下次再聊。”

“把他也带走。”秦昊把将近昏迷的付严杰扔给了猫哥,随后朝着学校对面走去。

“呼,这个瘟神终于走了。”猫哥挥了挥汗水,看了一眼狼狈的付严杰,有些嫌弃的把他推开。

“猫哥,刚才干什么?为什么不打他却打我?”付严杰有些委屈,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认识自己叫来的,他们反倒是帮秦昊打自己了!

“滚一边去!”猫哥指着自己脸上的创口贴说道:“这是被他打的,懂吗?你特么让我过来打他你是什么意思啊?你有病是吧?!”

猫哥越想越气,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看了一眼身后的三辆面包车,又把目光放在了一旁正在整理自己衣服的付严杰身上。

“操!你把你身上的钱都给老子拿出来,就当是给我油费。”不等付严杰回答,猫哥抓着付严杰的衣服,在他的每个口袋都摸了摸,拿出钱包里面的现金又把空钱包放了回去。

得,张罗半天时间,人没打到也就算了,还赔了钱。

付严杰欲哭无泪,他不明白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出了这么多幺蛾子都是针对自己的。

他不想给猫哥钱,他想要回来。可是对方是谁?

是青海大学附近一片的混混的大哥!得罪了他,估计这个学校都不用来了。

“记住了。”回到车上,猫哥就冲着身后坐着的小弟说道:“以后你们做事啊,一定要问清楚。尤其是刚才的那个人,如果有人让你们办他,给多少钱都不要来,听到没?!”

“为什么啊?我们不是黑涩会吗吗?我们怕他一个学生干什么阿?”

一个刚刚入伙的小弟摸了摸头,他不懂这些。他是刚进来的,一进来就被猫哥匆匆忙忙拉过来说是要打架,结果坐在车上半天,除了看到自己的老大点头哈腰胆小如鼠的画面之外,他什么也没看到。

“你管那么多干嘛?老大叫你做你就做!”另外一个小弟拍了一个马屁,这句话听得猫哥耳朵舒舒服服的,不由自主的扬起一丝笑。

猫哥一笑,幸福来到!

其他的小弟看到猫哥因为这句马屁而笑了出来,都在懊恼为什么这句话不是自己说出来的。

“好了好了,告诉自己手下的小弟,别给我整幺蛾子,以后老子让你们搞垮了,看你们哪里哭去。”猫哥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有些无奈的说道。

话分两头,猫哥这边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秦昊就已经站在对面路口拦下了一辆由私家车改的出租车。

“工商银行。”

打开门,坐进车的后面,秦昊对着司机说道。

“30块钱。”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秦昊一眼,看到秦昊略显年轻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

听到司机的回答,秦昊心中一愣,30?!以前从学校去比工商银行还要远的地方也不过十块钱啊!

难不成司机是宰客?

“诶,师傅。”秦昊拍了一下司机的肩膀,饶有趣味的问道:“别人的车都是封顶也不过十块啊,怎么到你这里就三十了?你这个车是金子做的还是这个座位是金子做的啊?”

司机正准备开车呢,听到秦昊这话,脸上的瞬间没了,扭头一脸阴沉的看着秦昊说道:“十块?你那是以前的价格,现在都是三十!”

看着司机蛮不讲理的样子,秦昊心想:文的不行你要来武?

眯着眼睛看着司机,秦昊压低声线,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宰客?”

“宰客怎么了?今天天王老子来了,从青海大学门口到银行门口也是三十!”

司机手往前一探,在方向盘上面放东西的地方抓起一把蝴蝶刀,对着秦昊的脸说道:“坐不坐?”

“黑车?”

他看到司机拿出一把蝴蝶刀的时候心里就有了一个结论了,他本以为这只是出来用零碎时间赚点小费的私家车,谁知道是一个强买强卖的黑车!

而且看司机这么熟练的动作,没少干这件事情。

“你捅我一个试试。”眼珠子转了转,秦昊突然想起来自己的身上穿了一件唐僧给自己的蝉蜕,现在正好可以用来试试到底能不能防御。

“你…”司机没想到秦昊会这么说,他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做黑车司机也只是前几天开始,每次他拿出蝴蝶刀或者是“不小心”露出蝴蝶刀一部分的时候,那些上一秒还在理论的乘客下一秒就开始付钱。

“不捅就不要玩刀。”

司机两眼无神,显然是开小差去了,趁着这个机会,秦昊一把夺下了司机手中的蝴蝶刀。

“开车。”

秦昊把刀反过来,刀尖对着司机。

司机的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样,不敢有半点马虎的发动引擎。

见司机乖乖开车,秦昊把刀收了回来,身子微微向后靠,葛优瘫的姿势坐在座位上。

他回想着这两天来发生的事情,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两天前自己还是一个穷吊丝而已,这才两天不到,自己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大哥,到了。”

伴随着一道刹车的声音响起,司机回头对着秦昊说了一句。

司机的眼睛紧紧的看着那把蝴蝶刀,像是怕它突然消失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一样。

“到了?”秦昊回过神,看了一眼车窗外的银行,秦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二十块钱,说道:“给你二十,都是养家糊口的人,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司机接过钱,他一脸惊讶的看着秦昊下车,关车门然后朝着银行里面走进去。

他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明明自己用刀子威胁了他,他不仅没有怪自己,而且还真的给了自己比正常出租车贵的车费!

银行内,一共四个窗口,每个窗口里都有一个对应的工作人员,女工作人员居多。

当然了,银行不仅仅只是这四个窗口组成的,还有别的什么办公间。

每个窗口前面都排着一条队伍,这也是秦昊没想到的。

他本以为这个时间点来取钱的人应该不多,所以当他看到有这么多人来取钱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的。

选了一个人比较少的队伍,秦昊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队伍的最后一位。

一般来说,存钱取钱什么的只要几分钟就能弄完了,再加上秦昊选的这个窗口的人本身就不多,所以很快就到秦昊了。

“对不起,让一下!让一下!”

正当秦昊准备往前走一步,进入黄线区域的时候,一个不明来路的女人突然把秦昊挤出队伍,自己进了黄线内。

“你干嘛?”

秦昊看着这个插队的女人,心里有些恼火。

自己都排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好不容易把前面的很熬走了,结果半路杀出程咬金,直接把自己挤开了!

“取钱啊。”女人回头看了一眼秦昊,一脸歉意,带着撒娇的语气说道:“不好意思,我有急事,你就让我一下嘛!”

秦昊有些无语,他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个女人,越看越觉得眼熟。

“你是青海大学历史系的王诗纯吗?”

秦昊一拍脑门,他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这个王诗纯,可是青海大学的公认的校花,注意,是校花而不是系花!可想而知王诗纯有多漂亮了。

曾经有一个文学系的写过一首诗来赞美王诗纯的容貌,诗曰:其美若天仙貌似桃花,形貌昳丽不下西施昭君之美。

“你认识我?!”被一个陌生人认出来,王诗纯有些惊讶,她看了秦昊几眼,脑海里回想了一下,没想出来。

应该没见过啊…

“认识。”秦昊呵呵一笑,一副猪哥相。

“我也是青海大学的,我叫秦昊,是外语系大四的,快毕业了。”

秦昊伸出手想要跟王诗纯握手。

“你好,我叫王诗纯,和你一届的,不过我是历史系的。”

王诗纯和秦昊握了握手,她没多想,只觉得是第一次认识时的那种握手。

可秦昊不这么觉得。

他还在回想着刚才和王诗纯握手的时候,那种感觉…

这手以后不能洗了,这可是和校花握过手的手啊!

秦昊痴痴的笑了笑,心中的那不爽早就抛到九霄云外。

“我走了,拜拜。”

想入非非间,王诗纯的一句话把自己叫醒。

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跑向门外的背影,还有那临走前对着自己的笑…

“啧啧,她要是能做我对象,让我死我都愿意啊!”

秦昊啧啧的感叹道,眼神迷离,忘记了自己原本是来银行取钱的。

“诶,诶,你还取不取钱?”正当秦昊目送王诗纯出大门时,玻璃窗后的工作人员一句话把秦昊拉了回来。

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自己选的这个窗口已经没有人了。

刚想走进一米线的区域内,门外突然传来一句:“抢劫!”

刹那,银行的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样安静了下来。

秦昊回头一看,一个男劫匪头上套了一个女人穿的大号长丝袜,手上抓着一把钉枪。

“大…大哥!抓住…抓住了…一,一,一个想逃,逃跑的表子!”

正疑惑为什么一个劫匪就敢出来抢银行的时候,门外又进来了一个同样打扮的人,只不过,他的钉枪挂在胸口。

他解放出来的双手死死地抓住一个女人。

当秦昊看清楚那个女人的时候,令他没想到的是,被劫匪抓住的那个女人竟然是王诗纯!

“她不是走了吗?”秦昊有些疑惑,他亲眼看到王诗纯出大门,又怎么会被劫匪抓起来?

“把门关上!所有人都她妈给我蹲下来!”先进来的劫匪钉枪指着一名保安,亲眼看着保安关门后又对后进来的劫匪说道:“老二,给他们袋子,让他们装钱。”

先进来的那个劫匪从屁股后面扯出一条蛇皮袋,扔给了后进来的那个劫匪。

这样一来,谁是老大谁是老二秦昊就明白了。

老二接过老大手中的蛇皮袋,把王诗纯向着前面的人堆里一推,然后朝着银行的窗口走过去。

蹲在一边的秦昊看到老二把蛇皮袋从传递口塞进去后,又把胸口的钉枪取了下来,从传递口了进去,对着里面的那个工作人员说道:“给,给我,给我,装,装两百万!”

看着劫匪是个结巴,说话还这么吃力的样子,秦昊忍不住想笑。

一个结巴出来当劫匪,恐怕抢钱的话还没说完警察就进来了。

微微起身,秦昊想看看事情的演变会是什么样子的。

他看到里面的工作人员你推我搡的,把一个看上去有些年轻的女人推了出来。

那个女人身上的制服还是新的,一看就是刚进来做事没多久。她瑟瑟发抖的身子和一脸苍白的面孔看的秦昊有些不忍心。

“这个袋子太小了,装不下。”女人看着手中的袋子看了好久,突然说道。她的眼睛里,还闪着一丝泪花。

劫匪给女人的是农村常见的装尿素的蛇皮袋,如果用来装钱,撑死了也就几十万!

“那,你,你给我,装,装满。”结巴劫匪有些吃力的说道,

“嘟――”

突然,原本寂静的大厅里响起了一道特别的声音。

“谁?!”站在门口守着的老大听到这句话,表情突然紧张了起来,拿着钉枪对着蹲下来的人群扫了一圈,发:“谁她妈打的电话?”

听到这个声音,劫匪瞬间就慌了神,手中的钉枪到处指人。

“不好!”

秦昊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本来这两个劫匪抢完钱就没事了,可是偏偏有人充当好心市民报警,激怒了劫匪。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