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又吃醋了沈莞宁慕怀姜完整版小说全文章节app内免费阅读

相公又吃醋了沈莞宁慕怀姜完整版小说全文章节app内免费阅读

相公又吃醋了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沈莞宁慕怀姜,由三七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目前已完结。21世纪当红影后沈莞宁穿越了!谁知道刚穿越就被庶妹设计,嫁给了阴郁狠厉疯魔无比的南安王。为了在病娇黑莲花的身边活下来,沈莞宁决定在南安王府将演艺生涯进行到底。可娇可软,又美又撩,最终成了病娇王爷的掌中宝。“相公,她凶我,我害怕。”“乖,本王剥了她的皮,给你做人皮鼓。”人人都道,南安王虽疯,却是个宠妻狂魔。女大佬和疯批男主

《相公又吃醋了》 第3章 剁碎了筋骨去喂狗 免费试读

“妾身不想让王爷死。”

慕怀姜的衣袍在方才护着她躲避箭雨时,早已松散,身前大片袒露出来。

而沈莞宁的嫁衣已是不着寸缕,她抱住他,浑身滚烫的贴着他冰冷的身子,不由地打了一个了冷战。

他身上怎么这样凉。

慕怀姜嫌恶的垂眸看一眼怀中的娇人。

下一秒,沈莞宁被狠狠推开,脑袋重重的磕在床榻边的木头上。

她简短的叫了一声,便忙止住痛呼,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眸中的泪越来越多。

倒不是装的,而是真的疼。

“你是谁的人?”他冷厉问道。

沈莞宁闻声抬眸,瞧见方才还有一丝玩味面容的慕怀姜,此刻已阴郁着脸,眉头紧蹙,好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她不禁想起,传闻说当年慕怀姜是生生撕碎了折磨他的蛮夷才逃回来的。

她又瞧见他殷红的唇,或许他真的喝人血扒人皮。

沈莞宁不敢再怠慢。

她当即拿出影后级别的演技,娇弱的撑起身子,跪坐在他面前,垂下眼眸,睫毛轻颤,声如细蚊道:“妾身自然是王爷的人。”

慕怀姜舔了一下后牙槽,手握住冷器,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

顾左右而言他,该死。

慕怀姜正准备一剑杀了她。

沈莞宁紧接着道:“若是方才妾身有什么举动惹王爷不悦,要打要罚,妾身都毫无怨言。只是……王爷身患重疾,切莫生气动怒,这样会加重您的病状,若是王爷真撒手人寰了,妾身绝不独活!”

她表了表决心,神色已是视死如归。

慕怀姜握着冷器的手微微一松,他:“你懂医理?”

“妾身的母亲祖上是开医馆的,妾身幼时体弱多病,除了母亲传授医术外,又自学医理与药理,后寻得名医拜师,自然略懂一二。且……”

沈莞宁顿了顿,抬起眸子认真的看着慕怀姜道:“王爷的病,妾身有法子可彻底根治。”

慕怀姜眸色微动。

他被病痛缠绵七年,这七年寻医无数,他从未放弃过自己。

哪怕只有一丝丝的希望。

他钳住她的下巴,眼眸似淬了毒一般阴狠无比。

“方才本王或许能留你个全尸,但现在,你既说了这番话,倘若欺骗本王,医治不好本王身上的顽疾,本王可将你碎尸万段,剁碎了筋骨去喂狗。”

沈莞宁心中一震。

她曾演过医女,但本不懂医药,方才的那番说辞是从原主记忆中搜刮来的。

南安王身上的病症极其凶险,即便是有原主关于医药的记忆,他的病也很难根治。

不管了,先保住性命再说。

“妾身绝无半句虚言。”

这就是所谓的睁眼说瞎话吧。

沈莞宁柔声道:“妾身既已嫁给王爷为妻,妾身与王爷后半生的命途是绑在一起了,妾身自然希望王爷康健,还请王爷相信妾身,容妾身给王爷医治伤痛的机会。”

慕怀姜眸中闪过一丝疑狐,短短片刻后,他收了铁器。

“明日本王陪你归宁,一切等回来再议。”

他单手在床榻上一拍,眨眼间,人已腾空而起,端坐在四轮车上,控制车子往门口走去。

沈莞宁坐在床榻上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还未完全松开,慕怀姜停在门口又道:“倘若有虚,你的尸骨本王可就拿去狗了。而沈家上下也要给本王的王妃陪葬。”

沈莞宁的这口气又提了上来。

陪她归宁,原是打探虚实。

幸好当年原主学习医术时,沈清羽因为好奇也算跟原主学过几日,具体情况在府邸也只有她们姐妹俩知道,身份应当不会暴露。

沈莞宁倒在床榻上,仔细琢磨了一下明日回沈家后的打算。

沈清羽用卑鄙手段将她送到这个疯批王爷面前,自己却在沈家高枕无忧,待日后另择夫婿,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她既占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与情感,有些账,她明日回去是得好好同她们算一算了!

她不让她好过,做这些事的人,自然也别想好过!

慕怀姜出了门,门外候着的阿山上前默默扶住南安王四轮车的扶手。

“王爷,还是回玉清阁休息?”阿山问道。

“本王不喜废话的人。”慕怀姜冷斥一声。

阿山默默闭上嘴,他原以为王爷娶了王妃,日后身边便有个伴了,应该不会再回冷冰冰的玉清阁,看来是他想多了。

借着清冷的月色,慕怀姜垂眸看到地缝中残留的血迹。

皇后想趁他和新王妃,在床榻上情迷意乱的时候刺杀他?

真是可笑至极。

阿山顺着慕怀姜的目光看到地上的血迹,忙跪地道:“属下马上清理干净。”

慕怀姜低冷吩咐道:“查清里头人的底细。”

“是。”阿山应下。

“如若是皇后的人,半夜做掉,不必来知会本王。”

阿山犹豫了一下,还是应道:“是。”

好在,阿山这一夜什么也没查到。

沈清羽的身份算是很干净,在沈清羽嫁到南安王府前,沈家和皇后并没有什么接触。

沈莞宁一觉睡到天亮,极其舒爽的撑了撑懒腰。

“王妃休息的可好?”昨日扶沈莞宁到喜房的丫鬟躬身给她穿鞋。

“好极了。”沈莞宁笑一笑。

丫鬟略略吃惊,昨夜这院子里可是闹出不小的动静,且王爷的疯魔脾性,全府上下都知道,王妃昨晚应当是不好过的。

她心中暗自感慨王妃好心理素质,不由得有些崇拜这位新嫁进府邸的姑娘。

“南安王呢,这个时辰可是起来了?”沈莞宁问道。

“王爷今早出府办事去了,说是晌午会回来,陪王妃您归宁。”丫鬟话毕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沈莞宁的神色道。

按照规矩,归宁要清早出发去女方府邸。

王爷晌午才回来,已是对王妃和王妃的娘家人大不敬。

丫鬟本以为王妃会不悦亦或者委屈,谁知沈莞宁笑着应道:“好啊,那他回来了,你告诉我,我好同王爷一同归宁。”

“王妃您不生气吗?”丫鬟诧异道。

这可是明晃晃的打王妃的脸,试问世上哪个女子刚刚成婚就受得了这样的委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