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落幽步惊澜小说最新章节 战神王爷欺上门在线看

白落幽步惊澜小说最新章节 战神王爷欺上门在线看

白落幽步惊澜是名称字叫《战神王爷欺上门》里的主角,这本书的作者是树奈奈,这本小说的主要讲述的故事是:穿来的第一天,白落幽就中了只有男人才能解的毒。随便找了个男人,不料这人却是和自己有御赐的婚约战神王爷!白落幽暗暗一笑:“许久不见,本事见长。”男人脸黑的像块炭:“很好,来日方长,洗干净准备再切磋!”

《战神王爷欺上门》 第11章 要回银子 免费试读

“二夫人,三小姐来了。”

二姨娘的贴身丫鬟走近禀报。

闻言,二姨娘厌恶过后便是疑惑。

那小***来账房作甚?莫不是想通了,要把王爷送的东西都拿来给账房放入府库?

思及此,她顿露笑颜。

她就知道那小***这几日表现的凶悍都是装的,还是如从前那般懦弱无能,不敢反抗她。

正想着的时候,白落幽已经带着风花雪月和彩莲进来了。

二姨娘恢复高傲神色,“什么风把三小姐吹来了?”

她的眼神不住的往白落幽的身后飘去,却不见她有让人端一个铁箱子过来,瞬间不满。

既然不是来送东西的,这是要来干嘛?

坐下之后,白落幽不紧不慢地把拟好的清单放到二姨娘面前。

“二姨娘瞧瞧。”

“这是?”

她拿起一看,上面尽数写着多少多少银两。

因为出身商贾,在江南一带也是富甲一方,二姨娘对银子格外的敏感,这蒜的营养不正是她们每月要给白落幽的月例吗。

“十五个箱子,还有我和我那丫鬟八年的月例,还请二姨娘尽数归还,对了,还有我娘从宫里带来的嫁妆。”白落幽不紧不慢地说。

她要把二姨娘贪去的东西,一文一毫都给要回来。

居然不是来送银子,反而是来要银子的!

二姨娘顿时恼怒,只觉她在痴人说梦,冷笑着说:“三小姐胡说什么呢,难道是这日头大了,把三小姐的脑子烫坏了,不知所谓,找我要银子来了?”

到她手上就是她的,还没人能从她的手上拿走银子,这小***真是不知所谓。

就知道二姨娘不会轻易还回,所以白落幽也不慌不忙。

“王爷说过,王爷送来的东西都需送到三小姐的手上,这十五个箱子,是王爷给的聘礼,也是由三小姐保管,还请二夫人送还。”风花雪夜跟在白落幽身后,不咸不淡开口。

步惊澜送来的聘礼不少,一箱子的聘礼都抵整个相府一年的收入。

所以二姨娘怎么可能会还回去,她不愿意给,又不愿意得罪王爷,便又自己胡搅蛮缠起来,还要贼喊捉贼。

“什么聘礼月例的,没有,三小姐若要胡搅蛮缠,休怪我让人将你赶出去了。”

二姨娘耍起无赖,一副打死都不愿意给的架势。

白落幽也料想到她会耍赖,慢悠悠起身,用着冷漠的眼神盯着二姨娘。

“看来你是不给了。”

她有的是办法,让二姨娘乖乖交出来。

在有些冰冷的眼神,令二姨娘背后有些发寒,但因多年来对白落幽软弱无能的印象,所以并没有十分害怕,反而嚣张的嚷嚷着。

“怎么?你还想不尊长辈,想要动手不成?”

也在此时,前来找二姨娘的白落雪,听到了她们的话,走了进来。

“娘和她说什么废话,赶出去便是。”

白落幽翻了个白眼,怎么哪里都有这碍眼的东西。

她冷一下脸,下最后通牒,“我也懒得和你们说废话,这钱还还是不还?”

要是不给她也只能动手了。

不过,在她动手之前,白落雪却率先动手了。

“你们进来把这几个小***撵出去,撵不出去就乱棍打出去。”她招呼着站在门口的几个小厮。

他们走入,到底是这么多年来见白落幽受欺负惯了,所以也并不怕她。

见他们摩拳擦掌走来,白落幽丝毫不慌。

“啧,真是找死。”她冷笑着。

即便是换了个身体没了从前的灵活度和力气,但打几个瘦弱下人,她还是能打得过的。

在他们靠近之时,却没想不必她动手,风花雪月这两个看起来有柔弱弱的小姑娘,居然还会些武功,替她拦住了他们。

彩莲也跟着冲了上去,不过这丫头纯属帮倒忙。

打斗之时,有个小厮要伤到到彩莲,她拿起桌上的茶杯便投掷而去。

“你敢砸我的玉杯?!”

二姨娘怒了,这玉杯一千两一个,摔了一个简直要了她半条命。

怒火中烧之下,便要狠狠打白落幽一巴掌。

“啪!”

她拿着账本挡住二姨娘的手,顺道还打了回去。

这力度大了点,就让二姨娘原本打向她脸的手打到了自己的脸。

啪的一声,听得人脸肉疼。

“白落幽!你敢打我娘!”

白落雪连忙去搀扶二姨娘,怒瞪白落幽。

她故作无辜,“啊,这可不是我打的,是你自己打的,我的手可是连碰都没有碰你的脸一下。”

“你你!”

二姨娘气得差点晕厥过去。

此时,风花雪月二姐妹已经把下人都给处理干净了,二姨娘捂着脸看着此景知道打不过,又气得不行,便推着白落雪。

“去叫相爷过来!让相爷来看看,这小***是何德行!”

风花雪月拍了拍手走来,风花冷笑。

“相爷又如何?来了也只会让二夫人交出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三小姐的,二夫人若硬是不给,那就别怪我去通报王爷,让王爷亲自来替三小姐夺回了。”

她拿步惊澜威胁着二姨娘。

此言一出,二姨娘瞬间怂了。

这要是得罪了池南王,相爷必会为了与池南王交好舍了她,可是她又不愿意把到手的几十万两银子拱手还了回去。

正纠结着,风花走到雪月身旁。

“你去王府,让王爷过来一趟。”

她们也不过是池南王手下最普通的两个丫鬟罢了,哪里叫得动王爷,这话不过是为了吓一下二姨娘。

果然,二姨娘和白落雪立即白了脸,被吓到了。

“等等!”

白落幽顺利的从库房取走了所有被二姨娘贪去的银两,包括和彩莲的月例,母女二人在不远处看着她们一点点的搬走,又气又恼又无可奈何,知道白落幽狐假虎威,还没嫁人就摆池南王妃的派头,但她们也没法阻拦。

……

红墙碧瓦的深宫,僻静的慈宁宫中,太后正跪在佛像下,潜心礼佛。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上了年纪的嬷嬷走入,轻声细语说道:“太后,到时辰该用药膳了。”

太后睁开眼,在嬷嬷的搀扶下,艰难地走出佛堂。

她如今不过半百,却已垂垂老矣,满鬓斑白,只眉眼慈善,看着便是温和之人。

回了前殿,闻到了苦涩的药味,太后叹息摇头苦笑的问。

“哀家日日服药,却不见身子缓和,这药服着,当真有用吗?”

她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怕是再过不久,就该去见先帝了。

嬷嬷端起药碗,安慰着说:“奴婢瞧着,太后比昨日要康健不少。”

“罢了。”

喝完了一碗药,太后躺在床上,伴着床旁檀香便要入睡。

忽而想起一事,叫来了心腹罗公公。

“对了,哀家让你查的事情,查得如何?”

罗公公恭恭敬敬地说,言语之间颇有些可怜。

“回太后,三小姐在相府……实在过得不如意。”

罗公公将白落幽在相府的遭遇逐一告诉了太后。

平宁郡主乃是太后的亲侄女,也是罗公公看着长大了,自从嫁给白自山之后,便甚少再有消息传回皇宫。

但不关心不代表不爱护,太后还是很关心平宁郡主生下的孩子的,然而平宁郡主死了之后,太后身子大不如前,整日卧床,偶尔想要见一见白落幽,但都被白自山说不愿入宫而不强求。

却怎知,她在相府竟遭遇到那般对待,住的地方,吃的地方连下人都不如。

“啪!”

太后拍桌,呼吸急促,怒不可遏。

“白自山!哀家就知道,咳咳,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竟敢如此对待咳咳——”

这一气之下,竟就吐出了血晕厥了过去。

“太医!快去传太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