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甲陈皮子大结局在线阅读 恐怖笔记全本免费看

刘甲陈皮子大结局在线阅读 恐怖笔记全本免费看

主角是刘甲陈皮子的名称叫《恐怖笔记》,是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我叫刘甲,学校隔壁宿舍废弃宿舍楼流传着一个恐怖笔记的传说,我从不相信鬼神闹灵的事,直到那天我捡到一本笔记本。

《恐怖笔记》 第二章 深夜闹凶 免费试读

“你个小毛孩,怎么毛手毛脚的,这下可怎么办。”

“都怪你,这下好了。”

“还不快向王大娘磕头道歉!”村长拎起我的衣领把我丢在祠堂门口,爷爷见状赶来:“大家先别急。”

爷爷从包里拿出三根香。

点上。

双手结在一起嘴里默念着什么。

“给,给王大娘磕三个响头。”爷爷把香给我。

我哪见过这阵仗。

早就吓坏了。

接过爷爷的香跪在祠堂前三磕头。

“无知无罪,还望莫怪。”

“莫怪。”

爷爷又从包里拿出一叠纸钱跑向空中。

他让我把香插在祠堂门口,我照做,无数纸钱摇摇落地,一阵阴风袭来。

三炷香的香头猛地一亮。

两根香急剧燃烧只剩半截。

我清楚地看到爷爷猛抽一口气。

村民们见此状交头接耳。

“这香烛最忌讳三长两短,王大娘不接受道歉,这是生气了啊。”

“奇老的孩子怕是惹上麻烦了。”

“咱们可得离远点。”

我本来就怕。

听到他们说的话更是怕的忍不住发抖。

跪在地上绝望又无助地看向爷爷。

爷爷老脸凝重,他安慰我说别害怕,一切有他在,随后他从包里拿出一张纸人。

没错。

是爷爷从不让我碰的纸人。

他让我割破手指,用指尖血滴在纸人上,然后又拔下我一根头发缠在纸人脖子,小心翼翼放在刺痛门前台阶上。

他让我跪下别抬头。

我照做。

因为害怕,我把脸埋进手里,用力闭着眼睛。

“后辈无知,惊扰了王大娘,王大娘看在我给你送葬的薄面上,放后辈一马。”

“我定当给你挑选一个风水宝地供你长眠无忧。”

我只听到爷爷的声音在我耳边环绕。

他在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只能听到心脏狂跳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

爷爷让我抬头,我才看清发生了什么,台阶上的纸人成了灰烬,爷爷又重新点了三炷香插在台阶缝隙里。

“好了,这几天晚上别出门。”爷爷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就走。

我却看到。

台阶上的三炷香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短。

我戳了戳爷爷的肩膀,因为害怕地不敢说话,只能用手指指向那边。

爷爷脸色一横。

他从包里拿出三枚铜币平铺在手心,然后摘下三片柳叶盖在铜币上,暴喝:“王大娘,我孙儿无意冒犯,你要再得理不饶人别怪我不客气!”

砰砰砰……

三枚铜币砸在台阶上炸裂开来,声音就如同铁鞭抽在身上,让人牙齿发酸不寒而栗。

三根香很快恢复了正常。

我看到爷爷松了口气,嘴里还说着,别要逼我发火才肯退去,而后让人把王大娘装进棺材,明天上午十点准时下葬。

随后村长把我和爷爷安排在一户人家那住下。

因为爷爷德高望重,我们受到那户人家主人热情款待,爷爷还喝了二两好酒。

夜里。

我迷迷糊糊睡着。

屋里传出些许动静。

我睁开眼,发现这屋主人刘婶在我房间鬼鬼祟祟,我消失喊了一句刘婶?

刘婶缓缓转过头。

她抱着我的一只鞋啃食,嘴角勾起让人浑身发凉的弧度,月光从窗外打在她脸上,十人渗人。

“啊——”

我吓地蜷缩在角落。

“甲子!”

我听见了爷爷的声音,爷爷破门而入,看清状况后从袖子里抽出柳枝抽在刘婶背上。

刘婶发出一句怪叫。

软绵绵倒了下去。

天亮后。

刘婶对昨晚的事一无所知。

爷爷只好就此作罢,让人赶紧把王大娘的棺材抬去后山埋了,以免多生事端。

王大娘下葬后。

我着实松了口气。

这两天我精神紧绷提心吊胆,上午村长请了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人陪爷爷吃饭,我因为操心过度乏了回屋睡觉。

等我醒来已经是晚上。

因为没吃晚饭我又渴又饿。

摸摸索索爬到厨房找吃的。

我端着下午爷爷吃剩的半盘烧鸡,把剩下的小半瓶好酒也带上,偷偷自喜地回到房间。

然而。

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我呆住了。

刘婶坐在我的床上背对我,月光从窗外洒进来,让这一幕十分诡异渗人。

“刘婶?”我小声喊了句,因为害怕声音都在颤抖。

刘婶像是没听到。

我艰难咽下一口唾沫,害怕地正要离开,刘婶这时转过了身子,她朝我咧嘴一笑,手里还抱着半只带毛的鸡,被褥和枕头都溅了血。

空气中满是刺鼻的血腥味。

她就这样笑着把生鸡塞进嘴里咀嚼,生肉和骨头的咀嚼声让我头皮发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丢下手里的东西大叫着跑出去。

我疯了似得来到爷爷房间。

扑进爷爷怀里哭诉着告诉他我看到的。

爷爷一边安慰我,一边拿上包让我带他去看看,他初步猜测是王大娘还没走。

我们先是找到刘叔。

刘叔睡的朦胧,听到我们说的后表示不相信,于是我们三个决定一起去我的房间看看。

我躲在爷爷后面。

我他妈的害怕啊!

嘎吱……

推开门。

刘婶已经把一整只鸡吃了,嘴巴和手都是血和带血的鸡毛,被褥也都是带血的鸡毛。

“啊!”刘叔大叫一声吓昏了过去。

我也吓的不轻。

躲在爷爷身后勉强能保持镇定。

手心都是汗水。

爷爷告诉我,这是王大娘还没走,他让我先出去把门关上,等他叫我我再进去。

我相信爷爷。

出去了。

半小时后。

爷爷让我进去,刘婶已经恢复正常躺在床上,不一会她就醒了,她对发生的事一概不知,要不是刘叔在一旁补充作证,我担心她真会骂我们傻子。

第二天。

刘婶家闹凶的事很快传遍了村子。

大家都说,王大娘死的憋屈所以不肯走,这才留在这里。

一时间人心惶惶。

中午,村长和几个老人来到刘婶家,他们是来求助爷爷的。

爷爷问我:“你从来到这里,有没有做过,或者发生过很奇怪的事?”

我不明白爷爷问我的原因。

我也不想知道。

我想了想,好像没哪里奇怪的,只是刚来的时候,因为风把盖住王大娘的白布吹起,我刚好看了一眼。

“这就对上了!”

爷爷一拍桌子。

他这一拍吓地我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

“我知道王大娘为什么盯上你了。”爷爷说。

“王大娘两次找上我孙儿,如果她是不甘枉死有怨气必然会闹凶,但她没有,充其量最多是吓人。”

“所以她留在这里的不是怨气。”

“不是怨气?那是什么?”村长问。

我也好奇地看向爷爷。

爷爷摸了摸山羊胡,语气不是很确定:“我想,她应该是想告诉我们什么事,或者……”

爷爷突然瞪着我。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噌地站起来,神色十分激动:“你说你之前一直做奇怪的梦。”

“我知道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