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甲陈皮子最后结局 刘甲陈皮子完结版免费阅读

刘甲陈皮子最后结局 刘甲陈皮子完结版免费阅读

刘甲陈皮子是著名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灵异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我叫刘甲,学校隔壁宿舍废弃宿舍楼流传着一个恐怖笔记的传说,我从不相信鬼神闹灵的事,直到那天我捡到一本笔记本。

《恐怖笔记》 第四章 恐怖宿舍楼 免费试读

嘶~

楼下好像有一抹黑影闪过。

我赶紧跟紧爷爷和陈皮子,当我们到达三楼的时候,周围越来越凉,我把陈皮子给我的铁锥子紧紧握住。

“就这里吧。”到了四楼,陈皮子选中一个废弃宿舍间。

这栋宿舍楼废弃了好几年。

宿舍间只有几张生锈的铁架床。

因为这里地处通风又干燥,木板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灰,墙壁上也不知道是红油漆还是血,写了一些警告和恐怖的画。

“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事别出声,记住,千万别出声,你一旦出声就完了。”陈皮子让我盘膝坐在废弃宿舍间的地上,看着我脸色异常凝重。

我已经把陈皮子当成了救命稻草。

对他说的话言听必从。

爷爷在地上摆了一个纸人,剪下我的头发和指甲烧成灰,倒上糯米水和朱砂搅拌均匀,在纸人上写下我的生辰八字。

然后。

陈皮子走到宿舍门口,把柳枝一根根铺好,从宿舍门口一直铺到我面前的纸人,然后再在柳枝上洒了一些木屑。

忙完这一切。

陈皮子在宿舍墙上贴了很多符,又不放心的把随身带的精致短刀挂在铁架上,方便紧急使用。

沙……

沙……

就在这时。

宿舍外面走廊突然传来些许动静。

那声音,就像一个人拖着拖鞋走路,每走一步都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它已经知道我们来了,快!”

“小甲,记住,别出声。”

我嗯了一声。

嘎吱!

门口的柳枝突然轻微凹陷。

木屑上出现一个脚印。

脚印在门口停住了,而后就像看到了什么速度突然加快,一个个脚印踩在柳枝上朝我快速逼近。

我屏住呼吸用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出声。

虽然跟在爷爷身边干白事,可哪见过这种闹灵事件紧紧盯着宿舍门口,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了,裤裆一阵湿热,我吓尿了。

“停!”

就在脚印距离我不到两米的时候。

陈皮子抽出两张黄符挡在脚印面前。

脚印果然没有再往前。

陈皮子单膝跪在地上,恭敬道:“我家小子那夜酒醉无意冒犯,如果有惊扰到你的地方,我替他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再缠着他。”

“回去后,我会让我家小子每月初一十五,在楼下点火盆烧香烛。”

咯吱……

柳枝上的脚印用力沉了下去。

轰——

宿舍外狂风大气,吹得宿舍灰尘漫天,眯得我忍不住闭眼又不敢闭眼。

噗轰!

纸人突然燃起熊熊烈火。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陈皮子起身抽出桃木剑,他一手持剑一手持符:“我对你是客气的,要不是看在你枉死有冤的份上可怜,你真当我不敢对你动手吗!”

陈皮子亮出手中红符。

我发现他这张符和普通符不一样,一般的符是黄色,而他这张红的吓人,上面复杂的符文透露着一股十分强悍的气息。

柳枝上的脚印迅速后退。

显然十分忌惮陈皮子的红符。

周围安静极了。

按道理说很反常。

这时,墙壁上开始渗血,出现一行字:他答应我的事没做成。

陈皮子立即瞪着我:“你个臭小子,你答应人家什么了!”

我也一头雾水。

“我答应你什么了?”我问。

然而当我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炸出一身冷汗。

陈皮子也触电似得僵住了。

爷爷一脸惊恐。

轰——

整栋大楼突然阴风大作,宿舍楼的天空被乌云遮住,不透一丝阳光,天地都黯然失色黑了下来。

墙壁上的符被吹地散成粉末……

铁架床吱吱嘎嘎疯狂抖动……

天花板溢出大片大片的血液……

“完了……”我心都凉了半截,陈皮子气地跳脚:“不是让你别出声!这下糟了!老奇!快带你孙子走!”

陈皮子抽出精致短剑。

他一手持桃木剑一手持短剑,抓出一把符散在空中,飘在空中的符顿时燃气熊熊烈火。

“老家伙!”爷爷抓着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陈皮子头也不回,声音歇斯底里:“快走!”

“这家伙怨气太重我坚持不了多久。”

“如果不想你孙子在这殒命,就快带他走。”

“小子,我欠你爷爷一个人情,今个儿老夫为你拼一把。”陈皮子回过头看我手里的铁锥子笑了:“这可是我最喜欢的宝贝,可惜了,带上它你们应该能走。”

“快走!”

陈皮子把我和爷爷推出了宿舍楼。

砰!

他把我和爷爷推出来的刹那。

宿舍门猛烈地重重关上。

“啊——”随后宿舍里响起陈皮子凄惨的惨叫。

“老家伙!”爷爷红了眼:“我们走!”

我大脑一片空白。

只知道一路被爷爷拉着走。

我们一直跑,眼看就要冲出宿舍大楼,宿舍大楼的铁门砰地一声居然关上了。

爷爷面如死灰:“完了。”

我也呆住了,看向手里的铁锥子,不知是哪来的勇气,举起铁锥子一声嘶吼砸过去。

砰——

铁门炸了开来。

我欣喜不已,和爷爷狂奔跑出去,跑到面包车这里才停下。

“啊——”

一声惨叫划破天空。

我看过去陈皮子的身体从宿舍楼里飞了出来,砰地一声重重砸在地上,我弹了一下。

呆呆看着陈皮子坠落的地方。

两条腿灌了铅一样重。

“陈爷爷……”

“陈爷爷!”

我再也顾不上害怕跑过去。

我和爷爷跑近的时候怔住了,陈皮子已经死了,死状极其残忍。脑袋一百八十度扭到了后背,身体被一根木刺贯穿,四肢扭曲。摔地四分五裂都成肉泥了,瞪着一双眼睛,像是死前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呕!

我再也忍不住趴在地上干呕起来。

“老东西……”

“这里不能久留,我们快走。”爷爷把我拽起来塞进面包车。

他一脚油门迅速开车离开。

我在车里意识一片空白,晕死了过去,等我再度醒来已经回到村子了,躺在房间的床上。

“爷爷!”

“陈爷爷呢!”我爬起来抓住爷爷的手臂,爷爷叹息一声,看向床头柜。

床头柜上。

陈皮子的桃木剑已经断成了两截,上面满是顿口。

精致的短剑上沾满了猩红的血迹。

“老东西为了救你,被那东西给害死了。”我从没见过爷爷落泪,这一次,我清晰的看到他眼角流出一滴浑浊的泪水。

我的拳头死死抓在一起。

我和陈皮子并不熟,只知道他是爷爷的至交,两个人经常在家里喝酒。

这一次。

他因为救我惨死。

“陈爷爷,我一定帮你报仇……”

这一刻。

我不再害怕,像是解脱了一般,很轻松。

“这段时间好好在家休息,学校那边我已经请过假了。”

“我不知道你答应了那东西什么,不过我知道,你要是不达成它是永远不会放过你的。”

“我也不会放过它。”我看着爷爷。

爷爷愣了一下。

他没说什么,收好陈皮子的东西,下楼去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