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重生后只想岁月静好全文目录 (霍暖漪楚骧)小说无广告阅读

炮灰重生后只想岁月静好全文目录 (霍暖漪楚骧)小说无广告阅读

热门好书《炮灰重生后只想岁月静好》由知名作者安白著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霍暖漪楚骧,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上辈子霍暖漪是被继母养废的嫡长女,专业作死,给父兄带来数不尽的麻烦,终于在十七岁时成功作死了自己!重来一世,霍暖漪百般隐忍钻研医术,只想平淡安稳的过一生,找个忠犬夫君,给父兄添些助力。怎想到看走了眼,夫君忠犬属性满点,却带着她与平淡安稳的生活渐行渐远。

《炮灰重生后只想岁月静好》 第7章 别委屈了她 免费试读

暖漪不想让哥哥失望,随即笑起来,拉着霍祈亲亲热热的小声说话,“我给你们准备了好多东西,等会儿给你们瞧。”霍祈被妹妹拉着,满脸是笑的挑眉对秦骧。秦骧沉默的站在一旁,不知在想什么。小董氏是寡妇不能抛头露面,曲葇求了老夫人偷偷趴在屏风后偷看,她眼神在霍祈与秦骧身上流转多次,最后定在秦骧身上。老夫人怀抱着胖乎乎的霍祐,不住地夸赞:“这孩子生的好,这小胳膊小腿壮实的紧,一看就是个小壮丁。难为你跟着侯爷东奔西跑的还能生出这般结实的孩子,论功行赏,你论首功。”牡氏低着头,站在边上,样子温顺的不像话。老夫人越看这牡氏越顺眼,抱着孩子不撒手不说,还跟霍铎要求说:“你房中几房妾氏,照说皇上赏的地位最高。只如今牡氏生了儿子,到底要跟她们分出个不同来。再者说,牡氏原本就是良家子,便是做个贵妾都是使得的,你说是不是?”“全凭母亲吩咐就是。”霍铎金刀铁马的坐着,便是如此恭顺的话,由他口中说出来,都听不出半分的示弱,带着金割玉器的果决。萧氏额头上青筋都跳了出来。暖漪眼睛盯着萧氏,伸手去端茶杯,感觉有异,扭头去看,见秦骧站在她身后,手里端着她要的茶杯,正抬手递给她。偏这个人脸上没有半分不同,冷着脸根本看不出他此时的心情。“不是受伤了吗?好好坐下歇歇吧。”“好。”秦骧勾唇,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曲葇突兀的声音响起来,“秦哥哥受伤了?可严重?既是受伤了,怎么还做这些下人做的事。漪妹妹,你可不能这么作***。”“放肆!”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萧氏已经出声呵斥,重重地将手中的茶盏放在桌上,发出‘叮’的声响。她表情严肃,厉声说:“虽你姓曲,可好歹在侯府也是住了些年头的,那些先生嬷嬷教的规矩,都学到什么地方去了。还是说老夫人给了你脸面,就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真以为什么事都能做,什么话都能说了不成!”这话里不无指责老夫人的意思,毕竟今日曲葇能出现在这里,谁开了后门,不言而喻。自霍铎露面,萧氏一直都是温顺持家的模样,此时突然发难,着实令人惊诧。但她到底是这府里的侯夫人,而曲葇的确行为举止不妥当,谁也说不出个错来。况,这个家里,也没有真的会为曲葇出头的人。曲葇被萧氏当着阖府人的面落了面子,眼泪珠子小溪似的沿着脸颊往下流,那幅楚楚可怜的样子,倒是真有几分西子捧心的娇弱,一双眼睛兔子般的扫过坐在主位的老夫人,以及表情肃穆的镇北侯。“舅母……”小姑娘声音嫩着,如此作态自然能让心软的人心疼到骨子里去。只是在场的人,哪里有真的心性软弱之人。霍铎见曲葇这般做派,心中不喜,他是战场上杀出来的男人,凡事都喜欢杀伐决断,对女子的惺惺作态,很是反感。不过他不会插手女人们之间的事情,只眼神往暖漪那里看了一眼,见女儿没有被曲葇这样的给带坏,此时正细心的观察着兄长的伤口,便彻底将曲葇无视,站起身准备离开。大户人家哪有男子白日里窝在内宅的道理。老夫人对这些规矩厌烦的紧,她是跟儿子相依为命过来的,现如今却不能跟儿子多相处一会儿实在是不适应。口中说道:“你说这是规矩,那便按着规矩办。只是晚上吃饭总要咱们一家坐在一起吃,规矩里是不是还说过不让人吃团圆饭。”“是,晚上一定来陪母亲用膳。”霍铎恭声应了,私底下他对母亲还是尽可能的顺从些。霍铎入京就直接带着儿子进宫面圣,一路风尘,这时候总归要沐浴更衣,松泛松泛才是。萧氏收起刚才的凌厉,跟着站起身,作势要跟着霍铎一起走。霍祈与秦骧还是未成婚的毛头小子,自管去前院自己的院子里打点休息。镇北侯霍铎却是不同的,萧氏与侯爷夫妻分离这么久,照理说这种时候是该跟在霍铎身旁伺候。偏偏霍铎似乎看不出萧氏的心意,对她说:“我自行去前面书房,你使人给我送两身换洗衣物便是。再者,让人给我们送些好克化的东西来,想吃些热的。”“可前院都是些小厮…….”那些人根本就不会伺候人沐浴,萧氏脸色有些泛红,“哪里比得上正院里舒适。”“我在外习惯了,并不需要人伺候。”霍铎显然不打算改变主意,最后还不忘交待说:“牡氏你安顿好,别委屈了她。”萧氏一噎,眼睁睁的看着霍铎带着儿子以及秦骧走了。老夫人才不管这些事,只抱着昏昏欲睡的祐哥儿,让萧氏带着牡氏去安顿,孩子先放在她房里照顾着。从慈安堂出来的时候,萧氏走路带风,霍盼溪几乎是小跑步地跟上,将牡氏远远的甩在后面。牡氏倒也乖觉,半点没有追的意思,竟就真的慢慢跺着步,那节奏神态,像是在欣赏院中景色。暖漪站在台阶之上,眯着眼睛望着这些人的背影,心知府里这两年多的平静怕是要打破了。回到暖香坞,夏兰站在院门口,见到暖漪回来,眼睛一亮,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回话,“主子,争春姐姐被她嫂子叫回去了,走了半个时辰,还未见回来。”暖漪身边春夏秋冬四个丫鬟,今日身边带着忍冬还有秋叶,夏兰是四个中年纪最小的,平时多是留她在院子里看家。“可打问是为了什么事?”“说是表姑奶奶前儿个找过她那嫂子,具体交待了什么事情,还不清楚。”争春、夏兰都是家生子,娘老子哥哥姐姐的都是府里的下人,表姑奶奶私下里找了争春的嫂子过去,这事根本瞒不住。暖漪知道争春不是个好的,这人呐,脑子太活泛儿,并未见得就是好事了。四个丫头里,数争春最聪明,嘴又甜,可论起忠心人品,那是跟其他三个不能比的。进了花厅,忍冬问暖漪:“主子,要不将争春撵出去吧。”这样没有规矩又存着外心的丫鬟,实在不该留在身边。暖漪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发落了争春,只是…….“将她打发了不难,只她走了,还有第二个第三个被安插/进来,到时候咱们才是真的防不住。”她只有上辈子的经验,明白身边谁是不可靠的,将争春撵出去,再添补进来的人,谁能保证就是好的了。再者,让争春在这儿,也是为了让那人放心。消除了那人的戒心,暖漪才能安安稳稳的过这些年。忍冬抿抿唇,她本不是多话的人,今日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瞧着这些日子争春实在是不像话。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