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祁轩白嘉妤小说在哪里看 俞祁轩白嘉妤在线阅读第七章

俞祁轩白嘉妤小说在哪里看 俞祁轩白嘉妤在线阅读第七章

俞祁轩白嘉妤是著名作者芝芝莓莓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的那男主俞祁轩白嘉妤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下面看精彩试读!母亲突然病逝,父亲火速再娶,她被打发乡下。原本在乡下和亲亲师父种花养草,学习中医,十分惬意。没想到一通电话,她嫁给了举世皆知的病弱贵公子俞祁轩。好嘛,正和她意,调查母亲死亡真相,打脸渣男贱女,日子那叫一个风生水起。不过她这个老公哪里病弱了!谣言,都是谣言!明明这么身强体壮!诶诶诶,你别过来啊!俞祁轩一把搂过这个女人,轻咬着她娇嫩的脸蛋,“我的。”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 第七章 被玷污的滋味不好受吧 免费试读

从病情好转到宣告死亡,速度快的令人咂舌,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如今恐怕也只有他们知道了。

白嘉妤的神色凛然,目光如炬,似乎要穿透手里薄薄的一沓诊断书。

来不及细究,她迅速拿出手机,把每一页都清清楚楚拍了下来。

一切准备就绪,白嘉妤重新返回房间。

楼下的母女俩显然没有觉察到任何异常。

白嘉妤已经被迷晕了,那个乡下来的蠢女人被她们摆弄了一次又一次,根本无还手之力。

想到这,吴彩凤面上难免有些掩藏不住的得意之色。

她迫切地想看白嘉妤狼狈的样子,脸上堆满谄媚的笑意,看着钱总把高脚杯里昂贵的红酒喝完,小心催促道:“钱总,您赶快上去吧!这小丫头虽说是乡下来的,但也有几分姿色,还是个雏儿……”

钱总抬头朝二楼看了一下,后背的凉意闷了一大口酒才算散了一些。

这女人,一身的杀伐果决,冷意骇人,实在惹不起,这次他可算是被吴彩凤母女给害惨了!

钱总把这笔账悄悄记在了心里,但脸上毫无异常,甚至露出一个迫不及待的笑容,对吴彩凤吩咐道:“我待会儿要好好玩玩,你们俩可别上来打扰我办正事。”

吴彩凤慌不迭的点头应好,直到目送着钱总扭着肥硕的身体一头钻进白嘉妤的房间里。

白甜橙解气的哼了一声,一张脸上净是卑劣的得意。

而吴彩凤母女预想中的香艳画面此刻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发生。

钱总青白相间的脸色昭示着这场阴谋甫一开始就溃不成军。

“白小姐,我已经把那母女俩打发走了,您……您能不能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钱总小心的搓着手,试探性地跟白嘉妤商量。

毕竟高跟鞋踩着他颈上大动脉的痛感和恐惧还未散去,跟这个女孩讲条件让他本能的发怵。

闻言,白嘉妤略一抬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目光里笼着一层寒意。

她清了清嗓子,半靠在不远处的书桌上,姿态慵懒随意,随口问道:“吴彩凤跟你怎么说的?”

钱总没料到她会这么问,眼珠子躲在聋拉的眼皮里转了一圈,刚准备瞒过去,就被一声略带威胁的声音吓了一抖。

“想好了再说。”

他任何一点细微的小动作都瞒不过白嘉妤的眼睛。

那双琉璃一样通透的眸子,似乎时时刻刻都在敏锐捕捉着周围的一切动态。

“白小姐,我说,我说……吴彩凤她不但让我玷……玷污您,还让我用手机把您的不雅照拍下来,以便日后用这些照片来威胁您……”

钱总被白嘉妤周身凛冽的气势震慑住,竟然不由自主的对面前的年轻女孩用了敬称。

白嘉妤的脸上倏然闪过一丝微不可闻的笑意。

按停手机的录音键,然后从相册中传了一张照片给钱总。

“打开看看。”

她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面前的男人,谁知道钱总刚看了一眼,立刻表情僵硬的把脸扭开了,有些为难的看着白嘉妤。

白嘉妤没想给他解释,只交代他一会儿把这张P过的“不雅照”发给吴彩凤。

钱总不敢多问,点头答应下来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白嘉妤又在房间里短暂停留了一会儿。

等她离开的时候,靠窗的大床上,俨然一副激战过后的混乱模样。

吴彩凤母女趁着这会儿时间,去商场里用黑卡一顿扫购。

心情一好,购物的欲望也空前强烈,尤其是在收到钱总的照片后,吴彩凤高兴的就差当场笑出来了。

她堆了满脸恶毒得意的笑,迅速去二楼的房间查看了一番。

白嘉妤已经走了,房间里满目狼藉,想也知道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在被迷晕之后遭遇了什么。

白甜橙也跟着上来,一想到白嘉妤以后就要变成她手里的一只蚂蚱,她就兴奋的近乎癫狂。

她抑制不住内心的得意,迅速拨通了白嘉妤的电话。

白嘉妤看着手机上的来电,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划开了接听键。

对面恶毒讽刺的声音立刻就传了过来。

“白嘉妤,你现在肯定不知道在哪躲着哭吧!啧啧啧,被人玷污的滋味应该很不好受,可惜妈妈跟我都不在家,不然怎么着也会念在一点情分上出手救你,也不至于让你现在这么惨。

不过……钱总可是大人物,我们白家惹不起,没人会替你伸张正义的,还有你这张不知道从哪偷来的黑卡,就由我和妈妈暂为保存了!”

白嘉妤不用想也知道对面是怎样一张小人得志的嘴脸。

她勾了勾嘴角,眼神冷冽薄凉,但出口却是带着一点哭腔的悲愤音色。

“就算我被人侮辱了又能怎么样,只要我自己不承认,谁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再说了,即便你们把这件事情捅出去,也没人相信钱总会莫名其妙的来了白家对我做出那种事!”

白嘉妤一副想把这桩丑事神不知鬼不觉瞒下去的态度彻底激怒了白甜橙和吴彩凤。

她们母女被成功算计了白嘉妤的喜悦冲昏了头,丝毫没有品出这句话里的坑来。

吴彩凤一把抢到白甜橙手里的电话,得意洋洋的叫嚣道。

“你以为这件事是你想瞒就能瞒过去的吗?钱总当然不是莫名其妙来了白家,是我叫来的!

我不但给他创造机会玷污了你,还让他拍下了你的不雅照!你的把柄现在就捏在我的手里,白嘉妤我劝你以后最好乖乖听话!不然的话,哼哼……”

“你,卑鄙……”

白嘉妤佯装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这让吴彩凤母女更加笃定,她们握着这张照片,一定能把白嘉妤牢牢控制在手里!

而另一边,白嘉妤轻轻笑了一声,摁下了录音结束键。

像吴彩凤母女这样卑劣又愚蠢的对手,实在不值得白嘉妤过多费心,寥寥几句话就让她们把什么事都交代了。

白嘉妤回了房间,为了确认的确把吴彩凤“供述”的那段话录了下来,她又把录音原原本本听了一遍。

大概是太过认真,白嘉妤丝毫没有注意到,从录音第二遍播放开始之前,房门就被人轻巧的打开了。

那人靠在门框上,嘴角微微噙着一点笑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