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舒音裴司衍免费阅读 白舒音裴司衍最新章节目录

白舒音裴司衍免费阅读 白舒音裴司衍最新章节目录

白舒音裴司衍是著名作者桃小简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下面看精彩试读!白舒音从随身的包包里开始翻文件,蒋坤却突然凑了过来,在她鬓角猛吸了一口,贪婪陶醉的道:“别找了,你就是我要做的正事。”“白总,你好香啊。”白舒音强忍恶心,一把将蒋坤推开:“看来蒋总没有跟我合作的诚意,既然如此,就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了。”

《娇妻宠夫:女王妈咪美又飒》 第6章 你小子又是谁 免费试读

被从后方袭来的冲力压倒,白舒音狼狈地被蒋坤压在身下。

蒋坤身上散发出的烟酒恶臭弥漫在周身,差点没让白舒音当场呕出来。

白舒音厌恶地蹙起眉头,感到一双肥手正往她胸前拢去,当机立断地把碎酒瓶往那手上扎去。

“啊——”蒋坤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声。

趁这个机会白舒音推开蒋坤,紧接着从沙发上起身朝门外奔去。

“蒋总,那女人想跑!”

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白舒音捏紧了拳头,忍着全身的不适疯狂往门外逃窜。

“呼呼呼……”

明明金柜会所就那么大,但在这争分夺秒的时刻,白舒音却觉得永无尽头一样。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敢扎我手,等我抓住你给我等着瞧!”

“蒋总她就在前面!”

“快跟上,快跟上!”

急促的脚步声和男人群里嘈杂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

白舒音的呼吸又急促了几分,没想到他们那么快就跟上来了。

连头都没回,白舒音快步到达大厅,顶着路人惊讶的目光向大门跑去。

白舒音好不容易来到大门口,身体却被门童拦下。

“你这是……”门童盯着她浑身的狼狈和手上的血迹,惊疑不定。

“少废话!快放我出去!”时间紧急,白舒音不由得来了火气。

白舒音和门童正僵持着,人群却发出一阵阵的哄闹声。

白舒音循声望去,果然是蒋坤那群人渣。

蒋坤的手上还滴着血,肥脸上满是狰狞,抖着全身的肥肉狞笑起来:“跑啊?继续跑,我看你还能逃出我这五指山不成?”

白舒音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门童,门童心虚地低下头去。

蒋坤乐呵呵地看着白舒音,满脸得意,“这不是怕出现这种情况,提前防了一手嘛。”

白舒音冷哼一声,“老狐狸,是我小看你了。”

“是我小看了白总才对。”蒋坤抖了抖手上的血水,咬牙切齿道,“白总,你把我的手弄成这样,总得有个解释吧?”

“解释?”白舒音不屑,故意挑衅道,“我的解释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俗称——活该!”

蒋坤闻言,气得脸上的横肉都抖了起来,浑身发抖地怒喝:“把她给我拿下!”

蒋坤身后的跟班顿时朝着白舒音围过来。

白舒音立马全身戒备,目光环绕着那群人,试图找出一个突破口。

“我看谁敢动她!”

一个熟悉的声音乍然响起,不复初识的清越动听,却犹如寒潭般冷冽。

白舒音猛地回头,印象里笑意吟吟的男人此刻冷着一张俊脸,连带着他周身的气压似乎都低了几度

“是你?”白舒音疑惑地看着裴司衍朝她走过来,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音音别怕。”裴司衍朝她露出安慰的笑意,随后将她护在身后。

白舒音伸手捏住裴司衍的衣角,低声提醒道:“他们人多,你不要逞强。”

裴司衍拍了拍白舒音的手,低声调笑道,“这是在关心我吗?音音……”

那声音音被他喊得温柔缱绻,白舒音抬起头,秀眉紧蹙,“都说了别叫我音音,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裴司衍的嘴角露出些许戏谑,“他们,不够我打。”

白舒音不信地挑起半边眉,好笑地调侃:“这么自信啊,连森。”

裴司衍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秒,随即尴尬地干笑了几声。

“你们搁这儿聊天呢!”蒋坤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

“蒋总。”白舒音冷静下来,试图沟通,“现在我们在大厅,人多眼杂的你要好好想清楚。”

蒋坤被手上的伤口痛得呲牙咧嘴,恨恨道:“***,别想让我放过你,这一片儿都被我买通了。”

白舒音的心又沉落到谷底。

该死的,等她出去了,一定好好查一查这地方。

“你说这地方被你买通了?”裴司衍突然出声,表情似笑非笑。

“是又怎样?你小子又是谁?”

蒋坤疑惑地用目光上下扫视裴司衍。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有麻烦了。”裴司衍嘴角翘起一抹冷笑,意味不明地说道。

白舒音不明白裴司衍的意思,正想开口去问,身体突然一轻,居然被裴司衍打横抱了起来。

“你干嘛?”失重的感觉让白舒音抬手抱住裴司衍,仰头看向男人的侧颜,还不忘用拳头轻轻锤了他几下。

裴司衍的嗓音带着些心疼:“音音你的腿都受伤了,就让我抱着吧。”

白舒音一愣,看向自己的腿,白净的双腿不知何时被划了几道血淋淋的伤口,格外显眼。

刚刚跑得太急,白舒音居然都没感觉到。

就这一会的时间,白舒音发现她居然已经被裴司衍抱到了门外。

“别想走!”

是蒋坤怒不可遏的声音。

但蒋坤始终没有追出来。

白舒音疑惑地往大门那边探头,发现蒋坤居然被一大群黑压压的保镖拦在了里面,她甚至快看不清人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为什么,白舒音本能地觉得,这件事可能跟裴司衍有关。

裴司衍却摇摇头,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哪个英俊多金的大佬看不过去了吧。”

白舒音心里疑惑着,但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至于连森……

他就是个服务生而已,她刚刚居然会怀疑到他头上。

白舒音摇摇头,不再去想那件事情,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了。

“我的车停在那边。”白舒音用手指着她停车的地方,示意裴司衍过去。

裴司衍听话地抱着白舒音过去,两人都是外貌出众的人,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压马路的小情侣啊?”裴司衍低头凝视白舒音,眼神魅惑带着些妖冶。

白舒音瘪了瘪嘴,没好气道,“像个头像,赶紧开车送我回家。”

“遵命!”

裴司衍低声笑了笑,宠溺地看了白舒音一眼,突然单手抱住白舒音,另一只手向她伸出手来。

白舒音心里暗道,裴司衍撩人真有一套,一边矜持地将手放到了裴司衍的大手上。

“我拿车钥匙。”耳边传来裴司衍的闷笑声。

轰的一下,白舒音的脸色顿时爆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