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宠夫:女王妈咪美又飒无弹窗全本阅读(白舒音裴司衍小说)

娇妻宠夫:女王妈咪美又飒无弹窗全本阅读(白舒音裴司衍小说)

经典美文《娇妻宠夫:女王妈咪美又飒》由知名作者桃小简著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舒音裴司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白舒音从随身的包包里开始翻文件,蒋坤却突然凑了过来,在她鬓角猛吸了一口,贪婪陶醉的道:“别找了,你就是我要做的正事。”“白总,你好香啊。”白舒音强忍恶心,一把将蒋坤推开:“看来蒋总没有跟我合作的诚意,既然如此,就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了。”

《娇妻宠夫:女王妈咪美又飒》 第2章 随便刷 免费试读

听着记者们对自己的谩骂,白舒虞脸上刻意维系的甜美表情变得狰狞:“不!不是的,你们别听这个服务生胡说八道,一定是我姐姐给了他钱他才会这么说的!”

裴司衍眼眸微眯,大步走向白舒虞,周身所散发出摄人的气场,令白舒虞惊恐到脸色苍白,小腿打颤:“你……你别过来,难不成……你还想打女人?”

“打你,脏了我的手。”

他眸光阴戾的看着白舒虞,伸手从床头柜子上拿过白舒音的手机,“音音本来不想把事情做绝,但既然你步步紧逼,那也没有给你们遮羞的必要了。”

他轻车熟路的解开锁屏,将一张白舒虞跟顾澈在床上的私照摆在记者的镜头前。

白舒音一愣,怎么会?她昨天明明没有拍过这样的照片。

记者们纷纷两眼放光,比方才拍摄白舒音时,还要卖力的按动快门,拍下那张照片。

白舒虞怒不可遏,终于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不是的!是白舒音陷害我,照片是p的!”

记者哪里会相信她的话,扛着摄像机镜头朝她围堵而来。

顾澈自觉脸面荡然无存,生怕白舒虞这个蠢货再说错话连累自己,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往外拖:“够了!你还嫌不够丢人是吗?赶紧走。”

记者们也都不依不饶的追了出去。

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裴司衍收敛了锋利,扭头冲白舒音人畜无害一笑:“怎么样,没给你丢人吧?”

白舒音从他手里夺过自己的手机,面色肃冷的看着他:“你怎么会知道我的锁屏密码,还有,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他径直在白舒音身边坐下:“你忘了?”

白舒音防备的挪动身体:“你究竟是谁的人?”

裴司衍委屈的叹了一口气:“昨天晚上,你问我多少钱一夜的时候,亲口告诉我你的锁屏密码,还告诉我手机里的钱随便刷。”

白舒音面子有些挂不住,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

“那照片……”

“也是你给我看的,你当时喝多了,大概不记得了吧。”

“不可能。”白舒音只觉得匪夷所思,“我昨天根本没有拍过他们的照片。”

裴司衍耸了耸肩:“那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是在你手机里的。”

见鬼了,白舒音吃痛的揉着脑袋,难道是因为她昨晚喝多了,连断片儿之前的记忆都忘了?

“音音,”他的低唤声犹如恋人耳鬓厮磨间的缱绻,将白舒音拉回到现实,“现在该谈谈我们的事了。”

“别叫我音音,”她秀眉紧蹙,“恶心的很。”

“不要以为你刚才帮了我,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现在看来,你是不是白舒虞的人,还不好说。”

否则,她怎么刚一醒来,白舒虞就带着记者闯进来了呢?

“那么多记者都看到我们躺在同一张床上,音音,我现在可是你的人。”

他似笑非笑的睨着白舒音,“听闻白家书香世家,注重礼节,如果传出大小姐始乱终弃,不负责任……”

“你威胁我?”

裴司衍无辜的摇头。

白舒虞既然带了记者过来,那么今天的事情一定会很快传到父母那里。

白舒音看了一眼裴司衍,咬了咬牙:“穿好衣服,马上跟我走。”

“去哪儿?”

“回家。”

十分钟后,黄色卡宴停入地下车库。

白舒音解下安全带:“我爸妈思想守旧,接受不了女儿闹出花边绯闻。你对外宣称是我男朋友,每个月我给你五十万,等三个月过后,风波过去,我们就分道扬镳。”

这女人,不会真的想要包养他吧?

裴司衍唇畔露出一抹玩味的弧度:“好啊,不过我吃穿用度都很贵,而且如果你需要其他服务……”

他突然凑到白舒音身旁,声音暧昧的压低,嗓音沉到有些沙哑:“得加钱。”

白舒音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推开裴司衍,逃也似的下了车:“不需要。”

裴司衍低笑出声,下了车,双手插兜慢悠悠的跟上白舒音。

出了地下车库,一只白糯糯的小团子突然飞奔而来,直挺挺撞进裴司衍怀里:“爸爸!”

裴司衍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剑眉狠狠蹙起。

这臭小子,是专程来坏他好事的吧?

白舒音看着这一幕,吐字艰难的询问裴司衍:“这……是你儿子?”

裴司衍皮笑肉不笑的揉着裴安年的后脑勺:“音音,我的情况可能比你想象当中,还要复杂一些。”

裴安年扭过头来,看向白舒音,脸上突然露出激动兴奋的表情:“妈咪!”

“小朋友,别乱叫。”

白舒音太阳穴“突突”直跳,四下查看没有记者跟着,这才松了一口气,“我不是你妈咪。”

“你就是,我看到过你的照……”

裴司衍一把捂住安年的小嘴,“这孩子从小没妈,极度缺乏母爱,见了谁都叫妈,你别介意。”

父亲的荒唐,累及儿子,这孩子也是可怜。

不过,白舒音突然想起了什么。

这混蛋不是说第一次给了自己吗?

儿子都这么大了,真拿她当人傻钱多的脑残了吧!

压下怒气,白舒音沉声道:“先跟我上车。”

没多久,就到了白舒音的别墅。

父子俩跟着她走了进去,关上门,白舒音坐上沙发,高贵冷艳的翘起双腿:“一个星期以内,你得把这孩子安顿好,不然你们爷俩一起卷铺盖走人。”

如果被记者拍到孩子,那她更是解释不清了。

裴司衍偷偷掐了一把裴安年,安年会意,红润的小嘴一扁,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顿时氤氲出泪水:“妈咪,你不要赶小年走好不好?小年吃的少,能干活,什么活儿都能干。”

白舒音有些心软,按了按眉心:“两个星期,不能再多了。我这儿不是收养所,养不起孩子。”

“另外,先前不知道你有孩子才开价五十万,既然你是这种情况,每月只能减到二十五万。”

裴司衍答应的痛快:“没问题。”

裴安年圆溜溜的眼珠偷偷转动,打量着四周陈设。

虽然比爸爸的宅子小了些,但装潢的足够漂亮有品,他喜欢!

不过妈妈似乎把他跟爸爸都忘记了,他们想要在妈咪家立足,恐怕真的得多干活少吃饭才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