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止颜宫呈毓小说 玉止颜宫呈毓免费全文阅读

玉止颜宫呈毓小说 玉止颜宫呈毓免费全文阅读

玉止颜宫呈毓是著名作者鬼月幽灵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咱们接着往下看不老仙医嫡传弟子玉止颜一朝重生,刚生下孩子丈夫就要将孩子喂狼,她抱着孩子这一世绝对不让任何人再伤害他。

《重生医妃千千岁》 第8章 [ 不和离却分家] 免费试读

皇上这才道:“母后,这夫妻吵架再正常不过,您没必要跟这些不懂事的孩子一般计较。”说完又看向玉止颜,说道:“四皇子妃,你说对不对。”让她说对不对?她敢说皇上说的不对么?玉止颜没有办法回答,她暗暗咬唇然后上前一步跪着。当众解开衣带,将自己的后背完全露出。此刻她根本就不管什么礼义廉耻,她只想揭穿宫呈毓的嘴脸,让他们看看这所谓的温润君子是什么狗样。皇上的话瞬间卡在喉咙里,任谁看到那样的伤,都说不出违心的话。老太后心疼的赶紧将玉止颜的衣服给她披好,眼角还留着泪,说道:“孩子,你受委屈了。”玉止颜道:“当初定亲是指腹为婚,皇上亲自下的圣旨,四皇子若不甘愿大可以请皇上退亲便可,何必用我破坏你与玲珑的爱情作为借口来凌.辱我?”说白了,当初四皇子还不是想要丞相府的助力,想在皇上面前留下好印象,所以不退亲只将一切的错都怪在她身上。她站起来看向宫呈毓问:“可我又有什么错呢?是我想被调换去农家受苦?还是我只能一辈子将自己的身份让给别人才算如你们心意?”“我被丢在冷梅园无人问津,可只要玉侧妃有半点不适你就前来不分青红皂白将我痛打,可我连冷梅园都出不去,又如何去伤害她?”“你可以不喜我,可孩子是你的亲骨肉,你怎忍心将他喂狼,你还有人性么?”玉止颜可谓是将前世的委屈都办法出来,吼的歇斯底里。宫呈毓抬眸,就见玉止颜的冰眸泛红,委屈又倔犟的发泄。这个女人与之前相比真的太不一样了,他从来不知那个唯唯诺诺只会小心讨好自己的玉止颜竟然也有如此血性的一面。太后听着都跟着哭了,实在可怜这个孩子。从小被恶人故意调包,好不容易回来,可自己的未婚夫只心心念念喜欢一个冒牌货。她扶着玉止颜道:“丫头,你别太伤心,皇祖母一定帮你狠狠责他。”说完,她就看向皇上:“你的好儿子,你看看他做的都是什么事?”皇上也气的不行,怒道:“来人,将四皇子绑起来,狠狠的打。”四皇子面色难看,被侍卫带出去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怡妃真是心疼坏了,跪在皇上面前道:“皇上,我们毓儿又有什么错呢,他明明跟玲珑丫头从小青梅竹马,谁知突然有一天半路杀出一个玉止颜。”她哭道:“我们毓儿也是受害者啊呜呜呜……”玉止颜简直服了这怡妃的不要脸程度,她道:“他既然不喜当初大可以退婚不娶,谁也没有求着他去娶。”当初她虽然十分只心悦宫呈毓,可也只是遵循圣旨,嫁给他罢了。她唯一错的时,父亲想要请求皇上收回圣旨退婚,她求着父亲不要退婚仅此而已。怡妃狠狠瞪了玉止颜一眼,可玉止颜的话让她无从反驳。外面鞭打结束,宫呈毓进来时,身上已经渗出血可依旧站的笔直,只是浑身气压都透着嗜血的冷。他一进来就瞪着玉止颜说道:“玉止颜你现在满意了。”太后气的伸手又捶打他两下,直到宫呈毓发出疼痛的闷哼声,太后才停手。到底是自己的亲孙子,她心里肯定是心疼的,于是责怪道:“你不要怪你媳妇,要不是我看到她脖子上的伤痕,她一个字都不会说。”宫呈毓冷哼一声,看玉止颜的眼神仿佛在看死物,那明显拉低的领口他一眼便看出,真是个有心机的女人。玉止颜心里感觉不安,跪下道:“既然四皇子并不喜我,儿媳恳请父皇允许我们和离。”宫呈毓诧异玉止颜竟然敢说和离,不过想想后,只觉得这女人在欲擒故纵又想耍新把戏来引起自己的注意。与是不屑道:“儿臣也实在厌恶玉止颜,请父皇成全儿臣休妻。”皇上沉思片刻,如果是以前,这个儿媳不要也没有关系。可是现在,玉止颜那一身医术,加上是不老医仙的徒弟,光是这个身份就不能放。虽然不老医仙多年不见,可说不定哪一日就想起这个徒弟了。再三考虑后,皇上板着脸道:“简直胡闹,和离岂是儿戏,你们夫妻可是育有儿子,你难不成想丢下儿子离开。”这句话让玉止颜心里警铃大响,皇上的意思是,自己和离是不能带走儿子的。想想也是,皇家子嗣又怎能流落在外,恐怕皇上死也不会答应。宫呈毓道:“父皇,儿臣实在不喜这个女人,她根本配不上四皇子妃之位。”“混账。”皇上怒道:“孤,看你这个四皇子也是不想当了?”宫呈毓皱了皱眉,利弊之后并未再说与玉止颜和离之事。玉止颜心里嘲讽,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渣滓,既然与玉玲珑那么相爱,为什么不能放弃四皇子之位与玉玲珑双宿双飞。玉止颜嘲讽的表情,刺.激到了宫呈毓,宫呈毓双拳紧握恨不得现在就弄死这个该死的女人。皇上道:“四皇子妃,人也打了气也出了,你可消气?”玉止颜心里不服,她的委屈岂是打两下就能解决的?可现在势比人强,她只能委屈求全,先想办法给父亲洗刷冤屈,所以现在必须讨好皇上。她忍着不甘,说道:“儿媳有一个条件。”皇上道:“你说。”玉止颜道:“四皇子不能再限制儿媳自由,不能随意打骂儿媳,儿媳与四皇子不离却分,如此可行?”前面两个要求属于正常范围,皇上根本没有理由拒绝。只是最后一个:“不离却分是什么意思?”玉止颜解释道:“既然四皇子不喜我,我自然也不愿意去他与玉侧妃面前添堵,儿媳只想带着儿子过自己的日子,与四皇子不和离但分家。”这种事还真是前所未有,皇上都犯了难。太后心疼道:“孩子,只要能挽回男人的心,这日子才能过的好。”玉止颜坚定道:“破镜难圆,孙媳不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更不想那些脏物来恶心我的眼睛。”宫呈毓真是气的浑身颤抖,好一个破镜难圆,好一个脏物。他愤怒道:“玉止颜你有种,有本事这辈子你别来求我。”说完他看向皇上道:“父皇,儿臣也有条件,她占了四皇子妃之位,那世子之位儿臣也不退让。”玉止颜轻哼一声:“四皇子府世子之位我儿并不稀罕,你爱给谁就给谁。”宫呈毓见惯了玉止颜伏低做小的样子,哪里见过她如此牙尖嘴利的样子?一时间被气的够呛,指着玉止颜道:“你自己说的,以后别后悔。”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