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俞祁轩白嘉妤的小说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在线免费阅读

主角叫俞祁轩白嘉妤的小说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在线免费阅读

精品好书《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是来自作者芝芝莓莓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俞祁轩白嘉妤,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母亲突然病逝,父亲火速再娶,她被打发乡下。原本在乡下和亲亲师父种花养草,学习中医,十分惬意。没想到一通电话,她嫁给了举世皆知的病弱贵公子俞祁轩。好嘛,正和她意,调查母亲死亡真相,打脸渣男贱女,日子那叫一个风生水起。不过她这个老公哪里病弱了!谣言,都是谣言!明明这么身强体壮!诶诶诶,你别过来啊!俞祁轩一把搂过这个女人,轻咬着她娇嫩的脸蛋,“我的。”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 第二章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免费试读

在他身后,男人如宇宙般深邃的双眸出现了一丝诧异,看着白嘉妤行云流水一般的身手,很快就变成了欣赏。

他紧紧攥着手杖的五指松了松,看来,不用自己出手了。

有了白嘉妤的加入,战局基本是一边倒的,很快就帮着那些西装男把那些黑衣人全部绑在了路边。

白嘉妤出了一口气,踩上自己的高跟鞋就准备走人,但那病弱男却拦在了她上车的路上。

她看着男人递过来的一张银行卡,微微勾唇嘴角浮现了一抹笑意。

“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终于出声了,金属质感声音像是在白嘉妤心脏上重重的敲了一下。

“这是今天的谢礼,希望你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白嘉妤的视线扫过那银行卡又扫过男人的脸,眼珠转了转,微微勾唇伸手收下了那张卡。

“那我就不客气了,走了。”

她本就不愿意掺和到这件事中,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为什么不拿呢?

……

几天后,白嘉妤坐在新娘休息室里任由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抹勾画,自己面无表情的刷着新闻。

“哎,有些人就是天生的煞星,克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不说,眼看着连未婚夫都要克死了,啧啧啧,真是晦气死了。”

白甜橙裹着一件短的不能再断的镂花小礼服裙,自以为风情万种的走进了白嘉妤的化妆室,浑身上下散发着卖弄的风尘气,偏偏她自己还毫无察觉,自我感觉良好地冲着白嘉妤出言嘲讽,声音又尖又细,像是刚出生的小老鼠似的。

白嘉妤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她这个妹妹还真是…..让人无语。

看见白嘉妤不理自己,白甜橙更加得寸进尺了,抱着胳膊靠在了化妆台上,讥讽的看着白嘉妤。

“能嫁到俞家是你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别在这里一副死人相,真是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乖乖嫁了,还算你这乡下来的废物有点用。”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

白嘉妤冷笑一声,风轻云淡的开口道。

“你!”白甜橙被她这反问问的一愣,等反应过来时脸都气红了,气急败坏的大吼道:“乡下来的野丫头就是没规矩!你以为这是你住的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吗,谁给你的胆子跟我这么说话!”

好吵,白嘉妤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自己,确认已经没有什么不妥,然后看都不看白甜橙一眼,自顾自走出了房间。

留下面色狰狞的白甜橙,一个人在房间中破口大骂。

白甜橙的骂声把白嘉妤的思绪拉回到几年前,那时白嘉妤母亲的病情刚有好转,大家都以为有治愈希望时,没想到却突然收到了死亡通知,等白嘉妤赶到医院时,母亲的尸身都已经冰凉。

这对于当年尚且天真的她来说简直就是毁灭的打击,她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吴彩凤就大摇大摆的进了白家的大门。

白嘉妤不愿意见到狼狈为奸的白平雄和吴彩凤,心如死灰的她带着妈妈的骨灰回了老家生活,不过也因因祸得福,学到了功夫和医术。

白嘉妤拨弄了下头上的白纱,华丽的暗纹下隐隐约约的晃动出她精雕细琢般的完美的容貌,她有双漂亮的眼睛,走动间冷漠的映照着楼下喧闹的人群。

小时候不懂事,大了才觉出不对劲来。她正愁找个什么借口回来调查当年的那些事,吴彩凤就自己送上门了。

“呦,我家女儿来了,快快,车都在等着了。”

吴彩凤在楼下左右逢源招待着来宾,看见缓步下来的白嘉妤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而后把那情绪藏了个干干净净,热络的挽起白嘉妤的胳膊。

这女人还真是能装,但不得不承认能走到这一步她确实有点本事。

那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比比谁能装,白嘉妤施施然的抬头,困惑的看向吴彩凤:“妈,怎么不见新郎来啊。”

轻轻的一句话却有宛如千斤般的重量砸在人群中,现场在这一刹那陷入了诡异的安静,然后想起了碎碎的低语。

“怎么回事,她难道不知道?”

“我就说,怎么会有人愿意嫁给那么个药罐子,原来是这样。”

“啧啧啧,这不就是卖女儿吗!”

众宾客得眼光逐渐变的鄙夷起来,吴彩凤咬牙切齿的盯着面不改色的白嘉妤,这小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白嘉妤疑惑又羞涩地回望吴彩凤,神情看上去无辜又纯净,和吴彩凤尴尬到发红发涨的脸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时间宾客们的心里都有了杆秤,多多少少开始有些心疼这个被吴彩凤嫁给病秧子的年轻女孩。

要记得做好表情管理啊,白嘉妤在心里冷笑。

“误会误会,新郎今天身体抱恙突然来不了了,不过已经在新房等着了。”

白平雄就在这时打着哈哈上前,二话不说就把白嘉妤往车里推,边说边暗中瞪着白嘉妤压低了声音:“你给我老实一点!”

不得不说这婚礼办得真是敷衍,没有宣誓,没有交换戒指,没有新郎从父亲的手里接过白嘉妤的手,只是一个华丽的空壳,做给别人看的面子功夫罢了。

白嘉妤不过去婚礼现场亮了个像,便被司机驱车带去了俞家的老宅里等着,她的婚宴完全沦为了白家的商业酒会,

“把这个带上。”

领着白嘉妤进房间的人把一块红布扔在她身上,白嘉妤皱着眉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是一个红盖头。

一路上也没看见俞家的人,大约都还在婚礼现场应酬着,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洁白的西式婚纱,觉得这俞家的人有够奇怪的,这是要搞中西结合?也不知道那俞祁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两指捏着那红盖头盖在自己的头上,很快就听到房门吱呀一声,房间中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外面的喧闹好像在这一瞬间和她相隔了一个银河,明明就近在咫尺,但是却让人觉得怎么都够不到。

大概,是对这个地方没有归属感吧,白嘉妤清楚的知道,这里不属于她。

俞家为了俞祁轩的婚事重新做了装修,看起来倒是喜庆,只是白平雄说的本应在婚房中等待的新郎官,却并不见人影。这是什么,下马威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白嘉妤都快打瞌睡了,房门突然又响了一声,很快,一阵一深一浅的脚步声缓缓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