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初然傅景辰小说 江初然傅景辰完整版免费阅读

江初然傅景辰小说 江初然傅景辰完整版免费阅读

江初然傅景辰是著名作者桃枝枝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那么江初然傅景辰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五年前,所有人都知道江初然是傅景辰的掌心宠,傅爷恨不得把天上星星都摘下来哄他的女人。而五年后,江初然站在原地,看到男人身边站着的是她的妹妹,而她拼死生下的孩子也成了他们的儿子。“江初然,你以为我还会再信你吗?”男人把她逼到角落,强势地圈住她,让她无处可逃,眼里的疯狂如野兽,要将她撕扯嚼碎。傅景辰,傅景辰,傅景辰……江初然抱着他,一直喊着这个名字,不敢再忘。

《婚宠情深:傅先生请克制》 第2章 你没资格 免费试读

  江初然面色一变,她根本没想过会在这里遇见傅景辰,来之前她已经打听过了,郊区的别墅是孩子和江雪薇居住的地方,傅景辰很少过来,所以她才没有顾忌来这里想要看孩子一眼,却没想到竟然会遇见他。他和五年前好像一模一样,和记忆里温润的样子如出一辙,除了……他眼底无法抑制的恨意之外。“傅总,是我们的错,我们这就赶她走!”眼见着傅景辰发怒,一旁的保安赶紧跑了过来就要拽她离开。江初然用力的挣扎着,强忍着疼痛扑到了他的车窗前:“景……傅总,求您,求您让我见雪薇一面,好吗?我是真的有话跟她说……”再也不是她俏皮的喊他景辰的时候了,如今只有冰冷疏离的傅总。傅景辰的目光掠过她额头上的伤不由得皱眉,又在片刻恢复了冷漠:“若我知道门口的人是你,刚刚就该直接撞过去。”毫无情分可言。森冷的话让江初然心头一颤,原本已经止住的眼泪再度涌出,连声音都是颤抖的:“傅总就这么恨我入骨?”“江小姐,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男人冷笑一声,不带感情的话比这漫天风雪更让人心冷:“就凭你,也配?”闻言,江初然的瞳孔猛地收缩,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连呼吸都觉得生疼,是啊,她也配?寒风呜呜的吹过,卷起车顶的飞雪落在她身上,江初然颓然的后退了两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江雪薇说的不错,要是真的让傅景辰知道了那孩子是她生的,后果怕是她根本无法想到,毕竟,这个男人现在对她,除了恨,早就没了半点感情可言。“傅总,我知道您不想见我,可是我求求您就让我见雪薇一面,我见了她就走,求您了。”傅景辰,求求你,看在我那么艰难才生下了孩子的份上,就让我进去,我只想看他一眼,只要见了他我就走,再也不会打扰你们的阖家团圆。她咬着嘴唇垂下了头低声请求,可车里的男人却根本不把她的卑微放在眼中,语气里尽是厌恶:“傅家的门谁都可以进,除了你,你要是再不滚,我不介意撞你出去。”傅景辰斜睥她一眼,狭长的眸子里满是讥诮:“我想江小姐应该还没有感受过被车撞的滋味吧?”“傅……”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傅景辰已经无情的打断了她的话,声音里带着冷然的恨意:“是了,你当然不知道车祸有多痛,只知道策划车祸多么简单,对不对?”“不是这样的……”“你以为我深度昏迷了是吗?你错了江初然,你向我母亲坦白的时候我已经醒了,你的每一句每一字都深深的烙印在我心里,无法忘怀。”“如果没有雪薇的话,恐怕我已经遂了你的意不在这个人世了。”“不,傅总,当年我真的没有害你,我……”“够了!”男人低喝一声,伴随着车窗升起,男人冷冷丢下一句话:“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见了你,我恶心。”没有感情的话语狠戾的像是一道炸起的惊雷在江初然耳边轰鸣,周身的寒意止不住的扩散,却也冷不过她千疮百孔的心。她怎么会不知道车祸的痛苦呢?可她……却什么都不能说。“我这就走,不会让傅总再看到我了……”她扯出一个苍白的笑意,看着紧闭的车窗喃喃低语。男人推开车门从车上下来,江初然缓缓转头看了他一眼,拖着疼痛的身子艰难的在雪地里前行,只是还不等她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了江雪薇颤抖的呼喊声——“景辰不好了,小屿受伤了!”原本一脸阴沉的傅景辰听到呼喊立刻变了脸色,快步走进了别墅。傅氏集团私人医院。手术室外,满手都是血的医生推门而出,急匆匆的走到了傅景辰身前:“傅总,小少爷伤到了腿上的动脉,情况危急需要输血,护士已经去血库取血了,这是手术同意书,需要您签字。”傅景辰锁着眉头接过快速签了字,目光从血型栏扫过,手中的笔尖一滞,大步走到楼梯的拐角处扯着江初然往手术门口走。他一早就看到了跟着他们过来的江初然,只是不知道她来医院是做什么,索性便也没有点破她,可刚才一看到傅森屿的血型他立刻记了起来,江初然也是O型血。“不用麻烦护士去血库了,就用她的。”男人死死的钳制着江初然的手臂似乎生怕她跑了,却没想到听到这话的女人忽然尖叫一声:“不,不能用我的血!”她满脸泪痕的看着傅景辰,惨白的脸上是无法掩饰的惊恐。“给我一个理由。”傅景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话。江初然不停的摇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是孩子的生母,一旦为孩子输血,很容易导致孩子换上移植物抗宿主病,那可是要命的啊!只是,她却无法说出这个理由,江雪薇就在傅景辰身边,江初然几乎能够想象到,一旦她说了真相,还在重症监护室的母亲恐怕会立刻被停掉所有的药物。她不敢拿母亲的生命去赌。“呵,江初然,你果然跟从前一样自私!”男人怒吼的声音振聋发聩,让江初然几欲眩晕:“五年前我没有死在你手里,你是不是不甘心,所以现在想来害我的儿子?”“不!傅总,我真的没有……我是担心小屿他……”“我儿子的名字你没资格喊!”傅景辰森然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却意外的发现那张惨白如纸的面容除了担忧和焦急之外没有半点其他的情绪。心中不禁疑惑,却也只是片刻,他倒是忘了,这女人的演技都能拿上一座奥斯卡小金人了。“今天这血,你不同意我也要抽。”说完,傅景辰对着身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两个大汉立刻上前一步拉住了江初然的手臂。眼看着就要被拖进抽血室,江初然把心一横,忽大声叫道:“傅景辰!你既然那么恨我,难道你愿意你儿子的身体里流的是我的血吗?”男人面无表情的低头对上她猩红的双眼,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她身上,遮住了头顶刺目的白炽灯。他勾起嘴角,泠然说道:“也对,你这种人的血,怎么配给我儿子用?”“既然如此,小屿今天需要用多少血,你就抽出多少。”他的冰冷如同吐着信子的蛇缠在她的四肢百骸,冷的她连牙齿都在颤抖,她抬眸,凄然看向他,在他嫌恶的目光里缓缓点头:“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