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俞祁轩白嘉妤的小说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小说免费看

主角叫俞祁轩白嘉妤的小说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小说免费看

精品好书《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由知名作者芝芝莓莓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俞祁轩白嘉妤,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母亲突然病逝,父亲火速再娶,她被打发乡下。原本在乡下和亲亲师父种花养草,学习中医,十分惬意。没想到一通电话,她嫁给了举世皆知的病弱贵公子俞祁轩。好嘛,正和她意,调查母亲死亡真相,打脸渣男贱女,日子那叫一个风生水起。不过她这个老公哪里病弱了!谣言,都是谣言!明明这么身强体壮!诶诶诶,你别过来啊!俞祁轩一把搂过这个女人,轻咬着她娇嫩的脸蛋,“我的。”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 第五章 今天我买单 免费试读

俞鸿飞把手中的东西放在门口,径直走到了白嘉妤的身边:“呦,二叔昨天都没来的及跟你打招呼,你就是小祁媳妇吧,真漂亮。”

老爷子和妹妹的态度都有些微妙,白嘉妤一时摸不准这二叔是什么来头,只轻轻一点头:“嗯,二叔好。”

“好好好,真懂事,小祁昨天头疼发作的时候你在旁边啊,医生怎么说?”

上来就问病情啊,白嘉妤错开眼神看了俞祁轩一眼,这人却自顾自的喝着茶一点反应都没有。

尽管如此,白嘉妤还是多留了个心眼没有全盘托出,只模糊敷衍道:“我也不清楚,不过医生说情况比之前要严重,整宿都没能合眼,也没能拿出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案。”

其实方案已经在她心里了,她就是故意往重了说,直觉告诉她应该这么做。

果然,这话一出口,俞鸿飞的眼中浮现出一抹一闪而过的笑意,白嘉妤当然没有错过,意外的挑了挑眉。

这俞祁轩的二叔,心思看起来可不像他长相那么憨厚。

一旁坐着的俞祁轩也无声的轻笑了下,白嘉妤这夸张的说辞,可和昨晚上自信安抚自己的口吻截然不同,不过……正合他意。

“哎,没事,相信医生,都会好的。”俞鸿飞拍了拍白嘉妤的肩膀:“今天准备做什么去,要不要二叔带你转转?”

“不用了,我打算去看看俞……祁轩的药。”

白嘉妤下意识的不想靠这个人这么近,没有犹豫就拒绝了他。俞鸿飞听见白嘉妤这么着急去拿药,对俞祁轩的病情更加深信不疑了,嘴角一时没忍住都露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不急,我带你去商场买些日常用的东西吧。”

俞祁轩终于出声了,他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白嘉妤,俞佳妍虽然提前也准备了些,但是未必合白嘉妤的口味,还是亲自挑选的好。

“那你们去吧,二叔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反正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俞鸿飞也不再找借口留下,嘱咐了俞爷爷记得吃自己带来的保健品,就离开了老宅。

“我们也走吧。”

俞祁轩也跟着起身,拿着车钥匙走在前面,驱车带白嘉妤去了俞家旗下的商场。

“想要什么不用客气,今天我买单。”

俞祁轩今天没有拿手杖,单手插兜微微笑着跟在白嘉妤的身后。

白嘉妤当然不会拒绝,刷俞祁轩的卡一点都不手软,买的差不多了,她看着手中的袋子状似无意的提起:“你和你二叔的关系怎么样?”

“怎么突然问这个?”俞祁轩侧目看过去,双眸中蕴藏着些试探。

“嗯……算是这些的谢礼吧。”白嘉妤举了举手中的袋子:“我今天可以把你的病情说的严重了,你那二叔的反应,可有些难人寻味啊。”

她没有说明,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俞祁轩一眼,漂亮的眸子映着商场炫目的光。

看着俞祁轩陷入了沉思,白嘉妤觉得自己不用在多说了,耸耸肩拐进了服装店。

“女士您眼光真好,这条裙子是我们品牌今年的限量款,整个A市就只有我们店拿到了这么一件呢。”

白嘉妤在外面时就看中了这条裙子,既然尺码也合适,她没什么犹豫的就让店员包起来。

接过天不遂人愿,偏偏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等等,这条裙子我出双倍买了。”

白甜橙仰着下巴走进店内,恨不得拿鼻孔对人,讥讽的打量着白嘉妤:“你配穿这条裙子吗,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村姑一个,心里没数吗?”

真是冤家路窄啊,白嘉妤烦躁的叹了口气,毫不退让的回视她,目光中充满了审视:“你的水桶腰就合适了?”

“你!你说谁呢!”白甜橙脸瞬间涨红了,但是却下意识的吸气了肚子:“一点礼数也不懂,我看你就是没人管也惯了,好好学学再出来丢人现眼吧!”

“你说的不丢人就是你现在这个泼妇样吗,那我还是不了,多难看啊。”

白嘉妤啧啧摇头,眼神中满含的不屑像针一样戳进了白甜橙的心里。她大口的喘着气,却不知道怎么骂回去。

“怎么了?”

注意到这边动静的俞祁轩把俞鸿飞的事情抛到脑后,慢慢的走了过来。白甜橙一看见他的脸就惊艳的瞪圆了眼睛,这个男人也太帅了。

她不甘心的握紧了拳头,凭什么白嘉妤一回来就能找到这么帅的小白脸?

“你还有脸说我,昨天刚嫁人今天就这么招摇的带着小白脸出来晃悠,还有人能比你更不要脸吗!”

小白脸?看来这白甜橙还真是对俞家一点了解都没有啊。

白嘉妤怜悯的看向白甜橙,光看俞祁轩现在的脸色就知道,这件事估计是用不着她出手解决了。

俞祁轩脸色漆黑,这么“特别”的称呼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看着面前沾沾自喜的女人露出一个冰冷的笑意:“谁是负责人。”

一旁的店员在听到白甜橙骂自己老板的时候,冷汗就一个劲的往外冒,这会儿立刻恭敬的走过来:“俞总,需要我帮您处理吗?”

“我不想再在这里看见她。”

俞祁轩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扔下一句话后就拉着白嘉妤转身离开。

白甜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白嘉妤要逃跑,张牙舞爪的就要扑过来:“你跑什么,被我说中了心虚了,丢人现眼的……你们是谁,抓***什么!”

只是还没有碰到白嘉妤的衣角,两个高大的保安就出现一左一右架住了她,不容置疑的把她往门外拖。

“这位女士,请您离开,本商场今后拒绝为您开放。”

白甜橙懵逼的看着这一切,无论怎么歇斯底里的挣扎都没能逃脱保安的控制,被无情的丢出了大门。

“不用我跟着一起吗?”

出门前,俞祁轩靠在老宅门口看着车上的白嘉妤,再次确认了一遍。

今天是白嘉妤回门的日子,按说他是应该跟着一起去的,但是白嘉妤主动提出想要独自回去,还是拿他的病当做借口。

“不用,我一会儿就回来。”

白嘉妤迫不及待的拧着油门,回来后她还是第一次能回到那个家,她有很多事情要做,带着俞祁轩反而会碍手碍脚。

她知道白平雄的书房里有个保险柜,里面一定有她想知道的东西——母亲当年去世的真相。

再次回到阔别多年的“家”,白嘉妤心中并没有什么感慨,反而生出一股厌恶感来。

“来的真是时候,正好凑饭点,快来吃饭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