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游击队全文阅读 张寒古怪小说无弹窗

情人游击队全文阅读 张寒古怪小说无弹窗

小说主人公是张寒古怪的名称为《情人游击队》,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林中狼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她的心跳在加剧,她差点叫了起来,但是她强忍着,她知道,不能,在这里不能叫,至少在这个时候她还不能叫……原来,这两人虽然是人的手,人的身子,但是他们却是蛇的头颅……

《情人游击队》 第九章 009 免费试读

张寒的询问,詹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琢磨的微笑,他道,“我知道你的名字这很正常。”

一个从来就没见过面的人,一见面就能道出人家的姓名,说很正常,这明显的就是一种谎言,一般来说,能够知道人家的名字,至少曾经听说过,除了听说过,至少还需要见到过,张寒在脑海里搜索着,想了半天,记忆里也没有浮出这个人的形象;

“不,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詹余笑了笑,“我们俩见过一面。”

张寒对于詹余的回答感到有些吃惊,虽说詹余容貌俊朗,气宇昂扬,但从来没有见到过,就是没有见到过,她问,“你是在某种场合下见到过我,并且听到过别人讲过我叫张寒,对吗?”

这是一种非常合理的解释,毕竟对于一位从来都没见过的人,这可能就是一个唯一的解释;

詹余摇了摇头,“不,我们俩面对面见过,你还曾经对我说过话。”

张寒对于詹余的回答可谓是一头雾水,张寒道,“我自问我的记忆里超强,就是童年的很多的片段,我都历历在目,可是,我对你,我明显的记不起。”

张寒的直白,詹余没有做任何的评价,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围,道,“我说我们说过话,当初你还拉过我的手,你知道吗,那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跟一个女孩子握手。”

拉过手,握过手?现在的,过去的,所有能够想起来的男人都想了过遍,可就是想不起一个叫詹余的人;张寒摇着头,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这个人从来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难道自己真的就如此的淡忘?还是?她无法的想起,

至少,这詹余的容颜在她的脑海里是陌生的;

张寒问,“詹余,你今年多大了?你以前叫什么名字?”

詹余正襟危坐,道,“我以前也就叫这个名字,我今年多大?我今年多大?我今年……”

詹余说了数个我今年多大,可就是没有说出自己的年龄;但说起话来依然是从容不迫;

张寒感到有些不耐烦了,“我说詹余,难道你连你的年龄都不知道了吗?”

詹余摇了摇头,道,“我自己的年纪,哦,我还在计算呢。”

张寒以为詹余在和自己捉迷藏,其实就詹余的外表来说,判断起年龄来,也就不过是30上下的样子,这么年轻人还用什么计算年龄?

她道,“我说詹余,你比我也大不了几岁,你应该不超过30岁吧?”

“30岁?”詹余摇了摇手,“不,不,不,我这人素不撒谎,我的实际年龄不止这个数;”

“那你多大了?”张寒耐着性子继续的询问;詹余说她的实际年纪不止这个数,张寒还真的有些不能相信,她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多大,”詹余摇了摇头,“我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了。”

张寒看着詹余的模样,只见他一副木木的样子,她感觉有些好笑,“得了,我不问你了,”张寒这时候又想起了什么,她问,“对了,你的家人呢?”

“我的家人?”詹余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是在问我?”

张寒甩了甩手,一副生气的样子,“得了,你要不说就算了,再说这是你的秘密,你有权利不让外人知道。”

“不,”詹余答道,“这不是什么秘密,你要知道,我说出来也未尝不可。”

张寒看着詹余,看到了他一脸真诚的样子,说实在,她也不忍心的逼问人家,只是感觉到这人间的仙境,这么偌大的一栋别墅,就只有他一人,这有些不太寻常;张寒放低了语调,问,

“其实我想知道,你的父母呢?你还有兄弟姐妹吗?”

詹余此时的脸面变得非常的严肃,这严肃之间,似乎又带着一种伤感;

过了片刻,他的神色才恢复自然,他道,“这是一件伤心的事情,我的兄弟姐妹甚多,可是,他们一一离我而去,还有,我的父母,他们也遭遇不测。”

詹余这一说,张寒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有些吃惊,她将手指向詹余的鼻子,“你说什么?你的兄弟姐妹,你的父母,全都……”

詹余点了点头,语气中带着伤感,“我本来有二十来个亲兄弟姐妹,可是他们被人给捉了去,还给活活的剥了皮,我也差点,差一点……”

“你有20来个亲兄弟姐妹?”张寒不明所以,詹余的话太不合常理,她问,“都是亲的?一个妈妈,一个爸爸?”

詹余点了点头;

张寒这时候惊叫了起来,“我说詹余,你有没有搞错?你一人都有这么多亲的一奶同胞的兄弟姐妹?可是,你看看我们,我们可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啊。”

张寒说的不错,现今的现实就是如此,一对夫妻一般只有一个孩子,有的就是想要第二个孩子,还唯恐养不起,所以来说,这詹余说的境况有些不同寻常,或者来说,这人说了大话,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情,但是看着詹余这样伤感的神情,又不像是说谎话的样子;

这时候张寒想起詹余说过他差一点被人剥了皮的事情,她问,“詹余,你刚才说了,你什么那个差一点被人家剥了皮,是怎么一回事情?”

詹余叹了一口气,道,“事情都已过去,往事只能回味,如今的再次的思念,只是徒增伤悲,那是在十年之前,我跟我的家人,被数人所猎杀,我被关在了笼子里,当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兄弟姐妹,我的父母被一个个活剥了皮,我,我……”

詹余的眼中噙着泪水,看得出来,他的伤悲没有丝毫的做作,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以为我完了,我也会跟我的家人一样,这时候一个女孩走来,她看到了我,她对那猎杀我的人说,她要买下我,那猎杀的我的人见到了那女孩,笑道,姑娘,这放可以,只是这可是要钱的,那女孩二话没说,就将手里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我看了看,大约就有那么三十块钱来吧,那人见了那女孩手里的钱,摇了摇头,太少了,那人说至少需要一百块,那女孩说我身上没有这么多钱,她说,就算你行行好,放一命那可是功德无量,那人一听倒是很大方,他说,我都杀了二十几个,这一个就放了吧。”

张寒感到不可思议,10年之前,这人难道是可以滥杀的吗?但是这一刻,她没有时间来细想,她盯着詹余,“那后来呢?”

詹余这时候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接下来的时光,我非常的难忘,那个女孩拉住我的手,对我说,走吧,以后躲远一点,不然。要是再让人碰到,我可就就不聊你了,张寒,你知道吗?这个女孩于我有救命之恩。我对她又是何止的难忘可言?只是,我当时十分的弱小,我害怕因此会丢掉我的性命,所以,我只得匆匆的离去。”

张寒听着,越来越感到了不可思议,她心道,“这个詹余尽说些摸不着边的话,再说这人岂是随便杀的?还有哪里救下一个人只需要几十块钱钱?这不是扯淡吗?”她这样想着,但是却不动声色,她问,“那那个女孩呢?”

詹余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道,“十年之后,她已经坐在了我的身边,她就在这里。”

张寒一愣,随机问,“詹余,你在说什么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