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止颜宫呈毓免费阅读第6章 玉止颜宫呈毓大结局

玉止颜宫呈毓免费阅读第6章 玉止颜宫呈毓大结局

玉止颜宫呈毓是作者鬼月幽灵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的那男主玉止颜宫呈毓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玉止颜宫呈毓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不老仙医嫡传弟子玉止颜一朝重生,刚生下孩子丈夫就要将孩子喂狼,她抱着孩子这一世绝对不让任何人再伤害他。

《重生医妃千千岁》 第6章 [ 装病的七皇叔] 免费试读

这病症与太医所说一样,是邪风入体,因为太后年龄偏大恢复缓慢久治不愈而最终至死。可玉止颜清楚的看到太后娘娘体内似乎有些黑色雾气笼罩五胀六腑。找到真正的病因后,玉止颜才放开太后娘娘的手道:“止颜开一药方,太后娘娘只需吃上七日便可痊愈。”这句话让众人一惊,皇上道:“你说的可当真。”玉止颜点头:“不敢有半句谎言。”刘院首赶紧道:“你可查出太后何病?”玉止颜道:“风毒入体。”那刘院首问:“风毒不就是邪风。”玉止颜摇头:“风毒与邪风并不同,风毒是在邪风入体后产生的风毒,如此普通的伤风药剂根本无用。”刘院首立刻拱手,此刻看向玉止颜更加恭敬。玉止颜拿起笔墨开出药方,刘院首立刻拿起来一看,顿时眼前一亮。“秒,秒极,之前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么绝妙的药方啊?”其他几位太医听完,也都纷纷上前,一双双眼睛都瞅着那药方。什么叫做醍醐灌顶,那么此刻就是明显的写照。从几位太医激动的眼神中便可以看出,玉止颜的药方有用。皇上现在一边急的不行,偏偏这群太医小老头沉寂自我之中,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不得不出声询问:“药方可行?”刘院首这才反应过来,立刻跪下道:“启禀皇上,此药方开的绝妙,可以立刻让人去抓。”皇上摆摆手:“那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刘院首有些兴奋,此刻也顾不上架子,亲自拿着药方去抓药。外面众人听到太后被四皇子妃救醒的消息,一个个都惊的快掉了下巴。怡妃皱眉道:“一个乡下来的丫头竟有这本事?”宫呈毓那对好看的剑眉此刻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玉止颜会医术他竟然丝毫不知?这会,太监传话道:“皇上有旨,请诸位王公贵臣都先回去,太后身体虚弱不方便被打扰。”众人带着好奇只能离开,宫呈毓想要进去,太监嘿嘿一笑讨好道:“四皇子放心,四皇子妃在宫里会被好生照顾,您只管回去便是。”四皇子哪里是等玉止颜,他只是想进去看看真假,毕竟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可众人都走了,他也只能离开。太后娘娘吃了玉止颜开的汤药,此刻已经睡着。外殿内,玉止颜终可休息时,就从七皇叔的怀里接过孩子。不知为何,众人可感觉到,七皇叔竟然不讨厌这女人跟孩子的触碰。内侍接到皇上的眼神,赶紧过来道:“七皇叔可沐浴更衣。”内侍的一句话让玉止颜瞬间僵硬,她怎么忘了,七皇叔虽是战神更是吃人喝血的杀神。凡是得罪他或者触碰到他的人,都被七皇叔给弄死了。天,她跟孩子这时从鬼门关里走一圈么?就在她机械的转身,生怕七皇叔弄死她们母子时,男子带着病态却磁性好听的声音响起:“不用。”玉止颜这才如释重负,坐在角落里静静等待,只要太后病愈她就能告状。皇上惊讶七皇叔的态度,那也只是惊讶一会。很快,看向玉止颜就问道:“老四媳妇,你怎懂医术?”玉止颜不能说前世的事,于是就谎称道:“在乡下跟师父学的。”“乡下师父?”皇上狐疑:“乡下有如此高医术之人?”刘院首憋在心里很久一直想问,于是道:“四皇子妃,不知您师父是何许人也?”玉止颜想起前世遇到师父的场景,就说道:“师父无名无姓,只在夜里会出现教我医术,天亮时分就会离开。”刘院首追问:“那您的师父什么模样?”玉止颜这才诚实道:“师父鹤发童颜,说他居住九阳山顶之上。”众人瞬间领悟,能住在九阳山顶之上的人,只有不老医仙。加上四皇妃的医术,还有她所描述的特征都对上了。皇上立刻变得激动起来,如果能够跟不老医仙那里得到不老神药延年益寿最最之好。于是笑道:“老四媳妇,你可还见过你师父?”玉止颜知道到达九阳山顶的唯一出路,这世上能够找到不老医仙的人恐怕也只有她一人。皇上的心思玉止颜猜出大概,她摇头道:“自从师父说儿媳出师之后,就再未出现过。”皇上有些失落,不过还不死心的问道:“你师父难道没有教你不老之术?长寿秘诀?”玉止颜当然学过,不过摇头道:“没有,师父从未提过,如果世上真有这两种医术儿媳又怎愿父母衰老。”皇上一听,觉得甚是有道理。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一直靠坐在那里的七皇叔,眼神微闪。看向玉止颜道:“既然你师承医仙,可有把握治好孤的七弟?”前世七皇叔死时才二十五岁,真可谓是英年早逝。她道:“可否诊脉?”七皇叔直接伸出左手,身体仍然慵懒的靠在那。他白皙肌肤的透着病态,五官棱角分明冷俊又带着傲气。深邃的眼眸看过来时,无形中给人一种压力,与危险的感觉。随便一个动作,都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即使沉默寡言都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内侍将干净的锦帕放在七皇叔的手腕上,玉止颜单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帮七皇叔诊脉。如此靠近,只见七皇叔嘴角微微勾起。她下意识发现,七皇叔的脉相十分正常,并没有任何病症之样子。她惊讶的去看七皇叔,只见那勾起的唇角不知何时已经恢复正常,此刻就如同冷硬俊美的猎豹一般,等待自己的回答。一时间玉止颜只觉自己的呼吸都跟着紧张慌乱几分。难道是自己诊错了,她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七皇叔的经络脉搏还有生命力。浓浓的不同颜色的毒雾想伤害七皇叔的五脏六腑,可有白色的气体将那不同颜色的毒雾隔绝在肺腑之外。这是毒,那毒的颜色是兽毒,而且有上百种兽毒,可这百种兽毒并没有伤害道七皇叔的身体,所以导致七皇叔现在是健康的状态。如此,现在只有一种说法,就是七皇叔在装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