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暖漪楚骧小说免费试读 霍暖漪楚骧第6章

霍暖漪楚骧小说免费试读 霍暖漪楚骧第6章

霍暖漪楚骧是作者安白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下面看精彩试读!上辈子霍暖漪是被继母养废的嫡长女,专业作死,给父兄带来数不尽的麻烦,终于在十七岁时成功作死了自己!重来一世,霍暖漪百般隐忍钻研医术,只想平淡安稳的过一生,找个忠犬夫君,给父兄添些助力。怎想到看走了眼,夫君忠犬属性满点,却带着她与平淡安稳的生活渐行渐远。

《炮灰重生后只想岁月静好》 第6章 义子秦骧! 免费试读

萧氏等人都跟着站了起来。一声声问安的声音后,门帘一掀,霍铎沉稳肃穆的脸首先露了出来,刚从边关军营回来的人,煞气袭人。原本望眼欲穿的女眷被他的气势震慑,竟愣住,完全忘了该如何动作。霍铎年轻时容貌刚毅端方,年纪渐长,身上的威严气质愈加的浓重,健硕魁梧,敏锐威严,浑身散发着寻常人都进不得身的距离感。他身后跟着两个青年,比霍铎还要高些许。除却世子霍祈,还有霍铎的义子秦骧,秦骧五官深刻,眼角眉梢似挂着冰封,冷的让人不寒而栗。不同于霍家父子身上的威猛煞气,他更多的,是让人觉得漠然冰冷,似乎世间一切都不被他看在眼中,那种目空一切的轻视感着实令人胆寒。还是暖漪先发应过来,飞一般地扑向镇北侯世子霍祈,声音已然带了哭腔:“哥哥!”世子霍祈身材高大,常年在军中勤加操练,身体坚硬似铁,见暖漪不管不顾地扑过来,原本冷酷的表情龟裂开来,急忙伸手护着,声音中夹着满满的关爱:“你慢点,女孩子家家的,要是摔着可怎么好?”根本顾不上这些,暖漪只将头埋在霍祈的怀里,眼泪跟决了堤一样。她的哥哥原本浓眉大眼,最是好看不过的,现如今脸上却多了一道疤,从眼尾到唇边,泛着狰狞的红色。原本高大威猛气势慑人的男子,如今有了这倒疤,竟变的残酷可怖起来。暖漪呜呜咽咽的哭,霍祈想拍拍暖漪安慰她,可抬起手,发现自己的手掌都够暖漪的半个后背大了,到底没敢拍下去,恐伤了暖漪,只虚虚的置在半空中,轻声劝慰:“没事的,哥哥不痛。”他知道暖漪是不会嫌弃他的,只会为他心疼。生母早逝,这个妹妹从小就像个小管家婆,事事都要顾念他这个哥哥,让他即便从小受着父亲严苛的训练,却也不觉得日子那么难熬。缓过最初的震惊心疼,暖漪就瞪向霍祈斜后方的人,只恍然见了个影子,眼睛就被霍祈给捂上了,“别瞅阿骧,要不是他替我挡了一刀,你哥哥现在怕已经没命了,他伤的重,原是该在路上养好了才回来的。”暖漪其实也不是真的就要怪谁,她只不过是为着霍祈的受伤有些怒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才会看秦骧。秦骧是暖漪三岁跟着父亲外出时救回来的孤儿,那时候秦骧倒在城外破庙里,带回府里就高烧不退,郎中说怕是救不活了。暖漪没放弃,亲自守着,盯着人硬是将药灌下去,这般持续了三个月,秦骧才活了过来。从那之后秦骧就跟在暖漪身边,霍铎私下询问了秦骧的家人背景后,亲自入宫了一趟。君臣不知如何说的,从那之后,对外霍铎只说秦镶是他牺牲部下之子,被他收做义子抚养。秦骧在暖漪身边呆了些日子,可毕竟男女七岁不同席,霍铎觉得秦骧是可用之才,便将他跟霍祈放在一起教导。霍祈从前是独子,身边没有玩伴儿,有个秦骧,便将他当兄弟待,这些年两人好的简直要穿一条裤子。错过一步就见秦骧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他的身高是跟霍祈相同,不过体格到底差一些,不知是不是因为小时候那一场病,显得有些清瘦。此时脸上带着不健康的白,高额浓眉,与霍家人典型的大眼睛相比,秦骧的眼型偏细长,高挺的鼻梁,上薄下厚的唇,线条明显的下颌骨,星子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暖漪,眸底是深邃的墨色。暖漪没好气说:“受伤就养着,你的院子已经收拾出来了。”秦骧穿着玄色的骑马装,长身玉立,比上霍祈的粗旷勇猛,他身上倒是多了几分书卷气,微挑起眉头颚首冷淡道:“多谢。”他从来话少,小时候暖漪还以为那一场高烧将他烧成了傻子。也曾仗着年纪小不会受罚,特意逗过他一段时间,最喜欢看他想发怒却忍着的样子,实在忍不住时,他才会对着暖漪蹦几个字出来,换得暖漪的捧腹大笑。“咳咳。”霍铎已经拜见过老夫人,此时转头过来瞧着暖漪,“可见爹爹现如今是没有地位的了。”暖漪哈哈一笑,扭身就要往霍铎身上扑,她几乎是霍铎揣在怀里抱大的。暖漪刚重生回来的时候粘霍铎的不得了,无论霍铎去哪里都哭闹着要跟,偏霍铎疼这个女儿入骨,不忍拒绝女儿的要求。铮铮威武大将军,外出骑马怀里还护着一个奶娃娃,不知被多少同僚嗤笑过,他却我行我素。只是女儿长大了,就跟爹爹不亲了,霍铎多少有些心酸。没等暖漪扑过去,萧氏已经挡在了霍铎身前,拿出规矩来说事儿:“漪姐儿如今长大了,不能在如此毛毛躁躁,侯爷这般宠着她,是害她呢。”被挡下的暖漪有些气恼,扭着身子往霍祈身边去了,霍祈最见不得妹妹不高兴,眉头跟着皱起来。他这几年脾气收敛许多,才没冒然开口。只不过霍祈脸上的疤痕实在狰狞,沉下脸来的样子,让除了暖漪之外的女眷都心脏抖了抖,霍盼溪更是直往萧氏身后躲。她与暖漪不同,从小在父兄身边的机会甚少,对父兄惧怕的厉害,她接触到的男子无论是宫中皇子或是舅舅家表哥无一不是温文儒雅,像父兄这样战场杀出来的人,身上的那股子戾气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霍铎本就是个严肃的人,能对女儿说句软话已经是极限,面对萧氏自有他一家之主的威严,沉声说道:“牡氏这次我带回来了,你给她安排好住处,这些年跟我在外奔波,她受了不少罪。”等牡氏的马车到了二门,她亲自抱着孩子进了府门往老夫人这慈安堂来,府里的下人纷纷瞪大了眼睛。见到孩子,最先高兴起来的是老夫人,拉着霍铎的手臂急急地问:“可是儿子?”“是,母亲,已经满半岁。”老夫人高兴的见牙不见眼,这些年她一直耿耿于怀霍铎的子嗣太少,只有霍祈一个儿子,虽说优秀,可到底单薄不是,又是日日在战场上刀剑无眼的,若是真的出个什么意外,霍铎将来就要无人送终了。“好好好好。”老夫人已经喜的说不出旁的什么了,竟身体前倾,作势要走下去好好看看她的小孙儿。可这样的动作落在旁人眼里,无疑是老夫人要抬举牡氏这个妾氏,竟亲自迎她。萧氏沉着脸扶上老夫人的手臂,轻声说:“母亲,她本该先向咱们行礼,您乱了规矩,让外面人见到了,要笑话的。”老夫人有些扫兴,不过一看萧氏的脸色,又高兴起来,只说:“好,好,多少年家里没有增人添口了,都沾沾喜气。”霍铎与萧氏一左一右扶着老夫人坐在上位,等着牡氏恭恭敬敬的磕头请安。暖漪站在兄长身边,眼神在牡氏以及她怀里探出头来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儿身上转了转,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兄长的胳膊。对于父亲又有了一个孩子,暖漪虽明白其中的道理,心理上却还是有些难受。“别想那些虚头八脑的。”霍祈两根指头弹了下暖漪光洁的额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