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宪柯白俞免费阅读第十五章 周宪柯白俞大结局

周宪柯白俞免费阅读第十五章 周宪柯白俞大结局

这本现代言情佳作主要讲述的是周宪柯白俞的故事,整本小说并非单一枯燥的情节,而是险象环生环环相扣,妙趣横生,一个接着一个紧密联系,彼此穿插,却又互相照应。

《首席记者小娇妻:总裁有情报》 第十五章:工作室危机 免费试读

“白小姐真是好酒量,我也敬你一杯。”见设计师安完全不把白俞放在眼里,周宪柯有些心疼的帮她解围,看着白俞将手中的酒如数喝下,心中倒也是增加了一抹敬佩,她豪放的样子依然让人觉得非常可爱。

“周总,我觉得……”

“对了,我想去一下卫生间,我相信你们有很多话可以聊。”设计师安准备说什么周宪柯心中早已明了,临走时递给白俞一个温柔的微笑后,便转身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白小姐,你刚刚没听说今天是宪柯哥约我吃饭吗?为了欢迎我回国,我好像没有邀请你过来。”

设计师安娜早就有所耳闻白俞,上次新闻发布会的事情,还不是多亏了周宪柯挺身相助,这样的小角色,她断然不会放在心上。

“安小姐,我是受了周总的邀请,才来的。”虽然安娜的语气另白俞听了很不舒服,但是白俞还是给与了很礼貌的回答。

“如果我是白小姐,我肯定会现在离开的,毕竟,人都是要脸面的。”安娜看了看白俞,然后若无其事的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开始轻轻摇晃,指甲的嫣红配上红酒的红,隔着玻璃杯倒是有种说不出的融洽感。

没想到这个安娜才真正的狠角色,表面上看上去美艳无害,而说出的每一个字却都是掷地有声,讽刺意味十足。

“但是你毕竟不是我,不是吗?”白俞也不生气,对安娜回以微笑。

“你……”很显然安娜对白俞的回答有些诧异,“白小姐,在这里我必须好心的提醒你,像你这样长相平平,身材平平的女人,充其量只能当宪柯的玩物,还是不要自讨苦吃为好。”

本以为白俞是什么美的不可芳物的女子,如今一见也就这般,不过是小嘴伶牙俐齿些罢了。

“我的事情,还不劳安小姐操心,我这次来也就是为了一件事而来,事情办完了,安小姐让我离开,我便离开。”

白俞也不想和安娜在这里斗嘴,只好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是吗?你是一个记者,莫不是想采访我和宪柯哥吃饭的过程?”说罢,安娜便兀自笑了起来。

“我知道安小姐这次回国是为了什么……”白俞无视安娜对自己的嘲笑,顿了顿,“我来也不过是想采访安娜小姐。相信安小姐如果接受我的采访,那肯定对您百利而无一害的。”

说罢,白俞打开自己的手机里的文件,微笑着递到了安娜的红酒杯旁。

原本笑意正浓的安娜看到白俞的手机,脸色瞬间变得有些惨白,“你怎么知道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白俞拿回自己的手机,回以微笑道,“只要安小姐接受我的访问,这件事我就会闭口不提,并且烂到自己的肚子里。”

……

“那我就不打扰了。”白俞将刚拍摄好的摄像机放进自己的包里,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

“啊……”却没想到一个得意忘形,撞到了正从洗手间回来的周宪柯身上。

“你慌什么?”周宪柯看到白俞跌进自己的怀里还有些重心不稳,便伸出自己的胳膊直接将白俞抱在了怀中,语气略带宠溺。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周宪柯却故意做给安娜看的一般,抱着白俞语气透着满满的温柔与关心。

“我没事我没事。”白俞立即从周宪柯的怀里挣脱开来,急忙说道。

“宪柯,白小姐说她有重要的急事,就让她先走吧……”

这一举动可把安娜给气坏了,她认识周宪柯那么久以来,他都是对自己不冷不热,对自己的心意也是避而不谈,以好友相称,没想到忽然出现一个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的女子,周宪柯却如此在意。

“周总,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情,必须得先走了。”

白俞说罢直接往电梯口逃也似的离开了,毕竟东西到手了,也就不虚此行了。

看着白俞匆匆离去的身影,周宪柯已经知道白俞拿到了她想要的,心中不觉对白俞有些改观,看来他还是有点小看白俞了。

“谢谢安小姐今天的到访,我公司还有些急事,实在是不好意思。”周宪柯说罢朝着安娜笑笑,也直接转身离开了。

“宪柯……”

安娜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周宪柯的身影已经走远,不禁怒上心头,直接将桌子上的桌布大力一扯,随着一阵碎玻璃声,地上已经一片狼藉,各色杯具已经碎裂得不堪入目,红酒洒在雪白的桌布上也甚是明显,就仿佛是真的鲜血一般让人看了不觉脊背发凉。

“白俞!下次我要你好看!”

安娜看着电梯口的方向,好看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怒气,看了一眼地上的残骸,还是不解气的用高跟鞋重重地踩在了地上的鲜花上,直到花已经严重变形,她才离去。

第二天天刚亮,白俞便早早的起来了。

“周总这几日外出繁忙,就把我们叫回来照顾你。”

才七点,周宪柯家的佣人们却早已开始工作,秦姨看到白俞后,依然是标准的微笑,然后问着白俞想吃什么。

不用多想,白俞的回答依然是面,本就不喜欢麻烦的人,在吃上面自然是没有那么讲究的。

没几分钟白俞便将一碗面下肚,向秦姨道声谢后便坐上了周宪柯准备的车里,直接来到了工作室。

正当白俞兴高采烈的打开工作室的大门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竟然是一片狼藉。资料散落一地,吊灯等家具也都如数被打烂,而曾经的电脑桌电脑椅也不知所踪,最严重的是办公室内侧玻璃窗,也全部被砸破了。

难道是遭贼了?白俞第一时间脑袋一蒙,随即觉得可能是遭贼了,现在的贼可真是敢明目张胆的,竟然直接敲碎了窗户将里面的东西给搬走。

“喂……小兰,工作室这是什么情况啊。”白俞随即拿出电话打给自己的助理。

“白经理,总算联系上你了。”小兰听到来电的正是白经理,心里松了一口气,“前阵子您不在,你的姐妹胡阳阳来公司借钱了,我当时想打电话给您确认,可是没打通,她又缠着我说急用,我就先借给她了。可没想到她在外面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务,她还说什么您的工作室是他的,昨天就有一帮追债的人前来,把工作室给砸了。我太害怕,就先回家了。”

听到小兰的解释,白俞惊讶万分。本以为胡阳阳来医院看望自己是已经悔改,却没想到她竟然在医院直接害自己,更没想到她竟然明目张胆的打起了自己工作室的主意。借钱就算了,还让人把工作室给砸烂了。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白俞想找胡阳阳理论,却发现她的电话早已经打不通,白俞望着空空如也的工作室,以及被毁之一旦的心血,无奈的摇摇头,就当是自己送给胡阳阳最后的礼物吧,从此以后,两个人便形同陌路。

“喂,是白经理吗?”助理小兰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怎么了小兰。”白俞听到小兰电话里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我发了一条消息给你,你看一下。”小兰说罢便挂断了电话。

这怎么回事?

白俞打开小兰发给自己的新闻页面,看到那条新闻的内容不觉一惊,上面写着:某工作室因欠债被砸,其经理为挽救工作室的存亡,不惜与天宇集团总裁暧昧不清,疑似被包养……

疑似被包养……

看到这的时候,白俞的心情仿佛跌落到了谷底,再一看新闻稿的发布人,正是那个贺琴。

又是贺琴……

白俞顶着怒气,二话不说直接坐车前往贺琴所在的周刊门口。

“哎呦,我当是谁来了呢,原来是这期八卦绯闻的女主角啊。”

白俞还没进公司的门,便正巧碰到了准备出门的贺琴。

“贺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诋毁我,我是可以告你的。”白俞有些生气,她诋毁自己什么不好非得诋毁自己最在意的清白。

“告我?上次天宇集团总裁周总帮你那次,我就知道你已经勾搭上他了,你还死不承认,没想到现在照片有了,你住在他家也是事实,你还有什么好控告我的?而且我也不怕你控告。”

贺琴用一种阴阳怪气地声音朝着白俞说道,上次那件事已经让贺琴在业界名声大臭,说话都不敢大声。不过这次白俞的新闻一爆料出来,贺琴又在公司可以趾高气扬地说话了,并且那些照片资料也不算自己瞎编的,是有人拍到给自己的,所以现在她也不怕白俞来控诉自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