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寒古怪免费小说 张寒古怪全文阅读目录

张寒古怪免费小说 张寒古怪全文阅读目录

张寒古怪是作者林中狼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咱们接着往下看她的心跳在加剧,她差点叫了起来,但是她强忍着,她知道,不能,在这里不能叫,至少在这个时候她还不能叫……原来,这两人虽然是人的手,人的身子,但是他们却是蛇的头颅……

《情人游击队》 第十七章 017 免费试读

单说王晴,这年边上的工作非常的忙碌,她根本就无暇的顾及何因与张寒两人的微妙关系;

转眼之间,已经到了腊月二十八,她正准备跟何因商量着回娘家去看看,谁知道,她却找不到了何因在什么地方,打他的手机发现已经关机;无奈之下,她给张寒打了一个电话;

张寒此时正在与何因缠绵,自然,当那甜蜜蜜的电话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两人都有些扫兴,张寒拿过手机一看是王晴的电话,她很有些不高兴,但,她还是接了王晴打过来的电话;

“喂,王晴。”张寒说话有些心不在焉,还打着一个哈欠,“你打电话干嘛啊?”

张寒那打哈欠的声音传到了王晴的耳朵里,她有些好笑,“我说张寒,这大白天的干嘛打哈欠啊?”

张寒感到有些窘态,她笑了笑,“我还在睡觉呢。”

电话里传来了王晴的笑声,这声音有些吃惊的模样,“睡觉?”

王晴传来的话音有些吃惊的样子,然此时的张寒心中有愧,不过她还是得有一副镇定的姿态,“是啊,一个人没有什么事情,就只有睡觉了。”

王晴传来了朗爽的笑声,“我说张寒,出来走走吧,你瞧,今天都已经28了,明天可就是除夕,你不回家啊?”

张寒正在情郎的怀抱之中,此一刻又怎么会想到与家人团聚,她答道,“不回去了,这回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啊。”

“那倒也是,”王晴说着便问起了何因的事情来,“哦,对了,张寒,这两天我忙着工作,你见到了何因没有啊?”

张寒一怔,转过头来看了何因一眼,随即一笑,“哎呦,我说王晴,这何因是你的男人,你瞧我,我……”

张寒说了数个我字,王晴道,“没事了,张寒,我就问一问而已。”

张寒这时候再次的看了看何因,只见何因一副赖洋洋的样子,张寒心中一乐,“你可以打他的电话啊。”

王晴传来了一声叹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他的手机关机了。”

何因的手机关机,两人心照不宣的自然知道其中的原因,当然,这样的原因张寒不会将他说出来,这时候的她感到了一丝惭愧,她沉默片刻,道,“你待会儿再打啊,你瞧,这会儿说不定他的手机没有了电。”

“我想也是吧,”王晴说着叮嘱道,“张寒,你要是看见了他,叫他赶快来找我啊。”

“没事……”

张寒挂了电话,重新来到了何因的身旁,她与他之间的缠绵还没有清醒过来,她依然的沉浸于他的温柔梦中;

这时候张寒重新躺在了何因的怀里;

她继续的享受着何因那男子汉的气息;

何因将张寒抱在怀里,问,“刚才是王晴打来的电话吧?”

张寒笑了笑,“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张寒这时候说着勾紧了何因的脖子,“你说王晴这时候叫你干什么?”

何因没有回答,而是在此刻推开了张寒,张寒一惊,双眼看着何因,“何因,你这是?”

这时候的何因整理了一下衣裳,又用手拢了拢头发,道,“张寒,我想我今天该离开你了。”

何因的话音刚落,张寒站起身来挡在了他的前面,她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慌乱,“何因,你在说什么啊?”

何因叹了一口气,然后到,“张寒,我和王晴已经是法律上的夫妻,我想我这几天,我……”

张寒望着何因,语气中有些凄凉,“你去了,那我呢?”

何因站在那里,双手剪在了背后,道,“张寒,你放心,我不会舍弃与你,只是目前,你也知道,我和王晴……”

何因说着便朝门外走去;

此时的张寒显得有些匆忙,其实,她这匆忙的心更多的是慌乱,她一把将何因给拉住,“何因,你可是说过,要娶我为妻子,你可不要食言。”

何因转过身来,一把将张寒给楼住,他笑道,“张寒,你瞧,咱们如此的恩爱,我又怎么会将你舍弃?”

“那你这是……”张寒紧锁着双眉,她问道,“你这就是要离我而去吗?”

其实,这样的事情已经不需要在做任何的说明,王晴的电话来临,就将要注定是什么样的事情;至少一点,何因那短暂的离别已经不可避免;

何因在张寒的脸上亲了一口,笑道,“我的傻瓜,你瞧,我回去只是短暂的,将来的日子,那不是还很长吗?”

张寒被何因的一阵亲热,脑子里一阵热乎,她的手挽住了何因的肩膀,娇声道,“我想,何因你不是那种负心的人,我相信你。”

“那是,”何因这时候将张寒放了下来,道,“我何因是何种样的人,你以后会知道,”

何因停顿了一下又道,“我这次跟王晴回去,有不得已的事情,你瞧,都已经要过年了,我可不能够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跟王晴摊牌啊。”

何因的话没有错,张寒看着他,她知道一个的年关意味着什么,况且,何因本身就是王晴的男人,就算自己再有万般的理由,也是不可能阻止何因在这个时候回到王晴的身边;况且自己与王晴之间还是非常要好的姐妹,只是,现在,现在可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男人;

张寒念及此处,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就这件事情来说,这可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至少一点来说,自己来抢夺闺蜜的男人,那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但,当一个人爱情来临的时候,可不是什么道德事情所能迁就;

张寒想了一下,然后问道,“何因,你打算什么时候跟王晴摊牌啊?”

张寒的询问,何因笑了笑,随机又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张寒,这个时候,我想你先不要来询问,你瞧,我都给你承诺了,我会跟她摊牌,只是,我需要适当的时机。”

“不,

”张寒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何因,“何因,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期限,不然,你说你要等一年,十年,百年,我难道也需要等待如此的时间吗?”

“哈哈。”何因忍不住笑了起来,他重新的走到了张寒的身边,然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张寒,请你放心,我就三个月的时间将此事解决。”

张寒见何因说出了时间,顿时喜笑颜开,这个时候,她也不需要理会这三个月之后的事情究竟会如何?

人,在有的时候,在甜言蜜语这碗毒药的灌输之下,是什么都会相信的;

想想那今后幸福的日子,想想那今后再也没有亲人的催逼,想想那……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的就只有3个月?”张寒这时候偏着脑袋,她的双眼充满着期待;

“真的。”何因说道,“张寒,我会将我不再爱王晴的讯息传递给她,你知道,我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我既然爱上了你,我又岂能脚踏两条船?我那样做的话,岂不是害了王晴?”

张寒见何因说的意切切,她点了点头,“是的,你既然不爱她了,就应该尽可能早的告诉她,这样的话,让她也好及早的找到属于她的爱人。”

何因点了一下头,又重新的复述了一遍,最后说道,“张寒,我要走了,不过,你放心,等过完年,我又会回到你的身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