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你的过客苏小小封泽寒未删节在线阅读

我只是你的过客苏小小封泽寒未删节在线阅读

独家新书《我只是你的过客》由知名作者暖心小可著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小小封泽寒,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曾经相濡以沫的感情相忘于江湖。母亲病重,父亲逼她卖身。一纸契约,令她……

《我只是你的过客》 第十九章 故意疏远 免费试读

秦晓……

封泽寒现在都已经开始直接叫自己的本名了,可就在一个月之前他还是亲密的称呼自己“晓晓”的!

明明是青梅竹马的两个人,现在却已经形同陌路,这样的结果是秦晓所不能够接受的。

秦晓很失落,她不明白为什么封泽寒对自己态度的前后转变会差这么多,难道就是因为家里给自己安排了相亲吗?可是那场相亲的出现又不是她能够左右的啊!

“寒哥哥,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晓晓,晓晓会改的!”

秦晓委屈的看着封泽寒,脸上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为之动容,再不忍心责备。

封泽寒别过头,喉结动了动,却没说话。

他知道,如果自己此时开口,那么说出的话语一定是带着怒火的,他不想让在场的三个人都觉得难堪。

偏偏秦晓错意了封泽寒的隐忍,她以为男人不看自己是因为对自己再没有了感情,这种可能性让她不由自主的慌乱起来。

“寒哥哥,之前的那次相亲我也是被逼无奈的!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从来都没有脚踩两只船的意思,我心里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

秦晓的话让封泽寒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怒火,再次飙升到了极点。

他转回头,深邃的眸子中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着,一种痛苦的情绪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直到将他整个人的身上都渲染出哀伤。

“秦晓,你骗人的伎俩应该再提升一下,即便是敷衍也请用点心,这样至少还能让我找到一个不恨你的理由。”

封泽寒说完就拉着苏小小向外走,就在两人快要走出包间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一眼还在原地啜泣的秦晓。

“对了,真的要感谢你送来的人,很合我的口味。为了报答你,从今天起她就会成为我的新女友了。”

“送来的人?寒哥哥你在说什么啊?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不要走,我们说明白好不好?”

秦晓还在苦苦的恳求着,她的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柔弱的身子就像一株被露水打湿了的桃花,看上去就带着些诱惑的意味。

她的手攀上了封泽寒的袖子,可是下一秒就被男人扯了下去。

“秦小姐,我们之间已经很清楚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最好不要再来招惹我,因为我的女朋友很容易吃醋。”

封泽寒说完就拉着苏小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站在原地的秦晓不明所以,封泽寒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明白。

送女人?自己什么时候给他送去过女人啊?

这两天她因为家里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还一直没有腾出空来和封泽寒见上一面呢,可谁知道今天一遇见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自己这就算被甩了吗?

秦晓心里有说不出的憋闷,本来都快跟她订婚了的男人,现在却挽着别人的手和自己道别,而且连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自己。

秦晓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一个苦涩的笑。

说到底,还是她一厢情愿了吧,总是以为封泽寒会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不离不弃。

秦晓知道,自己不够勇敢更不够坚定,本来是一份心照不宣的爱情,可她偏偏不愿意说清。

她一直觉得人生的道路太漫长,自己的世界里总还会发生很多的奇遇,如果就这样轻易地定下了自己的感情,那么就会和很多美丽的意外失之交臂。

可是等到真的失去封泽寒的那一天,秦晓才看清楚自己曾经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和可笑。

她想用自己的青春来赌博一场充满惊喜的浪漫,却没想到,那个一直默默守护着自己的男人提前选择了离去……

另一边的苏小小只觉得自己的手要废掉了。

封泽寒从带着苏小小走出包间的那一刻起,手就没有离开过她的手臂。

男人的大手本来就结实有力,再加上刚才心中积攒的怒气还未消散,无处发泄的他正好将苏小小当成了出气筒。

“嘶——”苏小小疼的皱了皱眉,抱怨道:“我说你就不能轻一点吗,我这胳膊就快被你拽断了!”

封泽寒没有回应,苏小小看见男人的脸色很是不好,也不敢再开口,任由男人拉着她向前走去。

其实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苏小小才是全场最混乱的人。

自己跟秦晓从没打过照面,怎么可能是被她送到封泽寒身边的呢?而自己跟封泽寒才认识了不到三天,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成了他的女朋友呢?

事实上苏小小很清楚,封泽寒之所以会用这种称呼向秦晓介绍自己,不过是为了让她心生嫉妒而已,毕竟没有什么比被爱情抛弃更令人伤心的事了。

可即便是心里明白,她还是会感到很不舒服。

苏小小对于爱情是很执着的,她不愿意被人无端的当成挡箭牌,尤其当那个人是封泽寒的时候。

苏小小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明明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却只能沦落成为被人操控的棋子,这样的感觉着实让她心里难受。

苏小小的目光,无意间落在自己被封泽寒拽起的那只手上。镶嵌着宝石的戒指,在灯光的辅助下显得熠熠生辉、美丽非常。

她突然不想要回这枚戒指了,封泽寒之前说过,这是一枚婚戒,它的意义不只是价值连城那么简单的。

苏小小甚至能想象到,那个男人在挑选这枚戒指的时候,心中怀着的是一种怎样的喜悦和激动。

如果自己把它交给苏文,那么和侮辱一段感情有什么两样?!她的手里还有些钱,用来给母亲换一家医院应该也是足够的,这样自己也不用再担心苏文会来找他们的麻烦了。

封泽寒和苏小小走的很匆忙,谁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一台相机悄无声息的记录下了他们并肩而行的全过程。

“能在这里堵到如此惊人的一幕,昨晚住店的钱真是没白花啊!”

一个长相猥琐的记者难掩心中的喜悦,又是几个连拍之后,才满意的停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