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李恪王莽免费阅读第12章

(抖音小说)李恪王莽免费阅读第12章

李恪王莽是作者雨时江南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愿来世不生帝王家!”现代白领一朝魂穿古代,运气爆棚,成了逍遥王爷。没等他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却悚然发现,他有一个残忍好杀,猜忌到极点的皇帝老子。历任太子,死于非命。而他刚被册封为新太子。李恪哭了,他真不想做太子。于是,大雍朝野哗然,新太子竟然弃位而逃……

《我真不想做太子》 第12章 太医院的冷漠 免费试读

“什么?让我们辅助太子防瘟?”

“这不是坑人吗?瘟疫哪有那么好防啊?”

“就是啊,反正我是不去。”

“这谁敢去啊,说不定防瘟的自己就遭了瘟。”

“哎,这可怎么办?”

……

雍帝的旨意刚到,太医院里就炸了锅,从上到下全都忧心忡忡的,议论纷纷。

坐在上首的李恪有些不悦,几次拿眼去看身侧的太医院令徐洪,这老头却都装作没发现,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做派,让人看了心里就有气。

眼看着下面的太医们越说越不像话,李恪只好轻咳一声,等议论的声音安静下来之后,直入主题的问道:

“接陇西郡急报,其下长川和渭源两地都有瘟疫发生。父皇有旨,令吾暂领太医院,与诸位共议陇西防瘟事宜。不知诸位有何良策,还请教吾!”

李恪说完之后,目光中带着些希翼的看着众人。

整个太医院从最上面的太医院令,到太医院丞,再到博士,医师,医工等,总计一百三十余人,汇集了此时全天下名望最高的所有医生。

应该说,太医院是此时全天下医术汇集之地,更兼其不但负有为皇亲国戚们提供医疗服务的责任,还兼具医书编纂,医术教学传播等功能,可说是代表着这个时代的医疗最高水平。

李恪虽然在后世的时候就已经是当地水平最高的医生之一,而且是中西医结合,但对这个时代的中医学权威,却始终保持着一份敬畏的心理。

在他看来,这次领太医院防瘟,应该能够见识一下这个时代的顶尖医学家的风采。

但是让李恪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说完之后,太医院里就陷入了让人难堪的沉默当中,不管是太医院令陈洪,还是最底下的医工,没有任何人接口,仿佛嘴巴上都贴上了透明胶一样。

突然的冷场让李恪十分尴尬,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太医都闭口不言。

按道理来说,这是他们难得的表现机会,不是应该哭着喊着上来抱自己的大腿的吗?

“吾可是太子啊!”

等了一会还是没人说话,李恪有些不悦的追问道:

“陇西防瘟事关重大,难道太医院就没有一点有效的措施么?”

这相当于问责,太医院的人面面相觑,全都看向太医院令陈洪。

陈洪心头着恼,有些不快的说道:

“‘瘟疫,众人一般病者是,又谓之天行时疫。’此乃天谴,非人力所能及也,与我等何干?”

李恪听的目瞪口呆,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听之任之?”

徐洪眼底闪过一丝轻蔑,脸上也是面无表情,十分敷衍的一拱手道:

“听说太子殿下此前曾经去拜访过民间名医,想来已经腹有良策,不如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听一听如何?”

这老儿态度轻浮,说话的时候也阴阳怪气的,尤其是说到“民间名医”的时候,更是有意的咬文嚼字,极尽讽刺之能事。

李恪心头大怒,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冷冷的盯着徐洪,也不说话,太医院里的气温似乎也降了下来。

徐洪心头没来由的一慌,然后马上镇定下来:“不过是太子而已,谁不知道这个无权无势的废物只是陛下用来堵塞悠悠众口的?有什么好怕的?”

太医院的其他太医也全都安静下来,一个个缩手缩脚的,生怕被卷进去。

李恪环视一圈,心头又是愤怒又是失望,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他刚一走出太医院的门,就听见身后一片嗤笑之声,心里头怒火几乎控制不住。

好在他在后世的医院里也见多了职场上的各种勾心斗角,还能忍住回头发作的冲动。

只是李恪心头疑惑,想不通一个小小的正五品太医院令为什么敢如此嚣张,公然不给他这个当朝太子面子。

似乎听到李恪的心声,一瘸一拐的王莽跟了上来,悄声说道:

“徐洪出身东海徐氏。”

李恪有些不明白,脚步也慢了下来。

王莽只好再次补充道:

“德妃娘娘也是东海徐氏……”

李恪这才恍然:“原来是八皇兄的母家!”

这样一来就不奇怪了,雍帝十子当中,唯一母妃出身低贱的,恐怕就只有他李恪的生母,只是惠妃带进宫来的一个侍女。

更何况惠妃早在十几年前,随着前太子李旭(皇长子)下狱吞金***之后,早就被打进冷宫,偶然听人说起,也是说惠妃已经疯癫了。

而相反的是,德妃不但出身东海徐氏,父兄皆为朝中重臣,这些人全都是秦王李恢的天然后盾,把持一个太医院完全不值一提。

李恪想明白这一点,心里更是灰心,刚生出来一点的身为太子的豪情也瞬间消失殆尽。

不知不觉间,李恪已经走出了皇城,身前身后却多出了许多精悍之人,显然是鉴于他曾经“离宫出走”的恶例,这些人负有监视看管他的使命。

李恪也懒得去计较这些,闷着头胡乱的溜达。

“殿下,到了。”

王莽的声音把李恪惊醒,他抬头一看,居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永昌坊,而且还站在慈心堂不远的街口。

说起来,上次被那个老太监抓回宫里的时候,李恪招呼都没来得及打,也不知道陈悦薇和小包子有没有担心。

李恪心里刚这样想着,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啊,你干什么……”

李恪听的分明,这是小包子的声音,心里顿时一急,抬脚就往前跑去。

他刚闯进慈心堂,就看见一个矮胖的背影,正嚣张的嘿嘿淫笑:

“干什么?没看到这白纸黑字的写着么?你们慈心堂糟蹋了钱员外的这批药材,难道不应该赔钱吗?”

小包子苦着一张脸,纠结的呶呶叽叽:

“我们钱不够……”

“没用的小包子。”

陈悦薇柳眉倒竖,打断小包子的话:

“说吧,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李恪发现这才短短半天时间没见,这个倔强的丫头已经是满脸憔悴,眼中更是饱含着疲惫和绝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