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寒古怪免费阅读小说 张寒古怪第二十章

张寒古怪免费阅读小说 张寒古怪第二十章

张寒古怪是著名作者林中狼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她的心跳在加剧,她差点叫了起来,但是她强忍着,她知道,不能,在这里不能叫,至少在这个时候她还不能叫……原来,这两人虽然是人的手,人的身子,但是他们却是蛇的头颅……

《情人游击队》 第二十章 020 免费试读

离河岸边;

两人并排而立;

离河的水还是依旧,那河的两岸充满着绿色,这绿色的世界给这里带来了勃勃的生机;

沿着离河的河道,一路品尝着春天里的风景,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何因对着这自然的美景,一路向前,毫无疑问,这自然的春色荡條着他的心灵,他望了一眼这离河的四周围,缓缓道,“这里的地方还真的是人间仙境。”

这时候河道上来往的人不多,准确的说,能够见到几个打鱼的人之外,还真的就除了他们两人已经找不到了其他的任何人;

此时的张寒拉着何因的手,问,“何因,我们已经来到了这离河之畔,你得说说,这离河究竟有什么来头?”

这时候的两人站在河道上的一株白杨树下,他们朝着这离河的水面,何因此时捏了一下张寒的手,他回过头来,一双狡黠的眼睛看着张寒,“你真的要听?”

何因说这话的眼神,张寒看在眼中,她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期待,但又似乎觉得这何因的话里有话,所以她问,“你怎么了?”

何因这时候笑容满面,“没什么啊。”

张寒这时候眼睛眨了眨,然后哎了一声,道,“没什么就没什么啊,我现在正好奇着,你就说来听听啊。”

何因这时候将嘴巴凑到张寒的耳朵边,轻轻说道,“这可是一件恐怖的事情,你要是听了,你可不要害怕啊。”

何因的神秘,张寒将他一推,然后将双手插在腰际,道,“我说何因,你以为我张寒十三岁的小孩吗?不就是一个故事吗?我张寒还能有什么好害怕的啊?”

张寒说着,踢了何因一脚,然后扬起眉毛,“何因,快点说吧,不要拖拖拉拉。”

何因微微的笑了一笑,然后到,“好,我这就说。”

何因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道,“从前,这里是一片村庄,这条河当时候还没有名字,不知道何时,这条河的河水变成了红色,这条河本来就是这个村庄的生命之源,你想想啊,这水一变红,不就是没有人敢吃了吗?”

张寒看着何因,看着何因的那个神情,她道,“废话,变了质的水自然不能喝,那还用说吗?”

何因继续说道,“自这河水变红了之后,这村庄的人一片大乱,这个村庄叫做离庄,且说这离庄的村长自这条河水变红了之后,第二天便将全村人招在了一起,让大伙商量着该怎么办?大伙儿你一句他一句的都说不出个所有然来,就在众人感到彷徨的时候,有一个年长站出来说道,{咱们离庄还有一口井呢,这河水不能喝了,咱们还能喝井里的水。}

这位长者的话音一落,就有人反对,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人站了起来,他道,{这井里的水有限,全村四五百人,这口井只能供几十人的吃喝,我们大多数人还得用河水。}众人商量来,商量去,说都没有一个着落。最后村长感到无奈,他道,{这河里的水我想还是能喝的,只是这河里的水变了颜色而已。}

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试想,一个村就那么一口井,众人还不是不得依靠这河里的水来度日?”

“众人没有什么办法,他们见村长这一说,便都散了开去,可是,只有一个晚上的事情,就有人来报告村长,凡是喝了这河里水的人,只要是那些身体稍微虚弱的人都得了疾病,没奈何,第二天,村长又只得将众人聚在了一起,大家在一起商量对策,谁也拿不出什么方案来;

当然,不是什么方案没有,而是,谁也弄不清楚是什么原因;

村长道,{大家都看到了,这河水人吃了会有问题,但是我们不得不去碰他,众位,我们是不是想着找出其中的原因?}

众人一阵沉默,谁也没有说话,但是可以看到,众人那焦急的神情;

村长见众人都不说话,又道,{这河里的原因,我们不能将它弄清楚,我们迟早都会死在这水上;}

此时人群中一个长者摇了摇脑袋,道,{村长,我看,这水里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长者的话音一落,众人又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但,议论来议论去,谁也弄不清是什么样的事情,谁也拿不出一个可行的方案;虽然事情处于绞着状态,但,这这水可是头等的大事,不能因为众人的不解而就此搁浅;

村长本来是一位极有主见的能干之人,这时候也禁不住一筹莫展,他想了一会儿,实在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就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村长13岁的孙女站了出来,她来到了村长的面前,问,“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村长自然的是摇了摇头,他说,“阿离,你不知道,这河水?”

阿离眨着眼睛,道,“爷爷,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啊,你派上几位会水的叔叔去河底下探一下究竟不就明白了?”

阿离的话得到了众人的共鸣,村长于是派了村中善水的阿松和阿柏去这河底看一下究竟;

再说阿松和阿柏刚进入水里,这条本来平静的河忽然怒吼起来;

不到一会儿功夫,只见一条像大蛇的家伙一跃而起,那怪物张着倾盆大口,一把将阿柏给抓住,然后一口便将他给吞了下去,众人一见这吃人的怪物,顿时吓了一大跳,好在阿松机警一点,他慌忙的来到了岸上;

那怪物见吃了阿柏,便幻化成了人的样子,不过,它还是没有离开那河水;

此时,众人见那怪物变成了人的样子,原先那惊恐的心都去了一部分,不过,对于这怪物的警惕之心还是没有放松,自然,众人对这怪物吃了阿柏的举动还是心有余悸;这时候的村长麻起胆子,他指着那个怪物,质问道,“你是什么怪物,怎么来我们这里吃人?”

众人见村长站了出来,便都同时指责了起来;

再说,那水里的化成人身人头的怪物冲着众人一声冷笑,“怎么。你们敢来质问我?就不怕我来吃了你们吗?”

这怪物说起话来声如洪钟,众人此时都是一惊,顷刻间便安静了下来;

再说这里的村长闻言也是一怔,不过,他是一村之长,所以,很多的事情还得需要前来解决;

他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了下来,道,“我知道你有吃人的本领,但是,我们不知道您是哪里来的上仙,我们这离庄的人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您?还有,这河水?”

那怪一听自然是哈哈大笑,“你是问这河水吗?”

那怪这时候又将人头转换成了蛇头,他那长长的蛇头在水里钻了一下,然后又昂了起来,“这水之所以变声黄色,那是我呼出来的气啊。”

那怪这一说,众人总算知道这河水为什么会变成黄色的原因了,但是,如此的一个怪物,而且一上来就吃掉了一个人,就算是众人知道其中的缘故,又有谁能够奈其何?所以众人全都看着村长,希望村长能够想出一个办法来;

村长望着众人,他明白众人的意思,他想了片刻,然后上前施礼道,“上仙,你看,这条河乃是我们全村人的水源,上仙您瞧,您还是发发慈悲,不要让这河水继续变黄了。”

“恩,”那怪倒也很朗爽,他道,“要我离开这里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村长见这怪物说有要求,便马上到,“只要上仙肯还我水源,我们全村的人保证四时给您进贡,绝不拖欠。”

“哈哈?”那怪笑了起来,“那好,我不要别的,只是每年要一位没有泄掉元阳的童子。”

村长一愣,随机醒悟过来,这不是要吃活人吗?而且还是孩子,他有些慌了,哀求道,“上仙,您能不能换一个条件啊,这个……”

那怪没有理睬,而是说道,“你们可要想清楚,你们只要依了我,我就不会将这河水变黄,还有,你们要是不依我的话,我就会一年在你们村里吃上十个八个人,你们想想吧,我可是一年只吃一个……”

那怪说着,又道,“我可是把话说完了,你们仔细的考虑清楚,我今天已经吃了一人,就不再跟你们啰嗦了,但是,请你们明白,等到了今年的3月初三,你们要不给我供奉一个小孩,我又会将这水变黄,还有,多吃你们村里的人。”

那怪说完,众人还没有弄明白怎么一回事情,便往水里一钻,不见了它踪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