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舒音裴司衍小说 白舒音裴司衍完整版免费阅读

白舒音裴司衍小说 白舒音裴司衍完整版免费阅读

白舒音裴司衍是著名作者桃小简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咱们接着往下看白舒音从随身的包包里开始翻文件,蒋坤却突然凑了过来,在她鬓角猛吸了一口,贪婪陶醉的道:“别找了,你就是我要做的正事。”“白总,你好香啊。”白舒音强忍恶心,一把将蒋坤推开:“看来蒋总没有跟我合作的诚意,既然如此,就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了。”

《娇妻宠夫:女王妈咪美又飒》 第3章 连饭都不会做 免费试读

“你跟你儿子以后就住一楼,那儿就是你们的房间。”白舒音伸手指向客厅旁的一间卧室,“家里东西你们都能用,但记住一点,二楼上我书房里的设计作品,千万别碰。”

裴司衍白舒音倒是不担心,但他儿子这古灵机怪的模样,一看就是个小闯祸精!

裴安年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扯了扯裴司衍的衣角,天真的问道:“爸爸妈妈不睡一间房吗?”

噗。

白舒音喉咙里一哽,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裴司衍将她的窘态尽收眼底,笑眯眯的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压低声音道:“放心吧儿子,没几天我就能住进你妈房间里了。”

“吹牛。”裴安年挺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迈开小短腿跑到白舒音的身边,“妈咪,既然你晚上不跟爸爸睡,那可不可以跟我一起睡?”

“不行。”

白舒音拒绝的干脆,她睡眠浅,跟旁人一张床会睡不安稳,“还有,别再叫我妈咪。”

裴安年小脸一皱,鼻尖通红,眼泪说来就来:“我从小就没有跟妈咪一起睡过,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咪搂,我只能跟爸爸睡。”

“爸爸睡觉打呼又磨牙,还跟我抢被子,这么冷的天气我一定会感冒的,呜呜呜……”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他***的小脸蛋上滚落,委屈的小奶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听的白舒音心里猫抓一样的难受。

她一贯不喜欢小孩子,可鬼使神差的,她竟下意识伸手将裴安年抱紧怀里,眼眶发紧,居然也有想要落泪的冲动:“别哭……别哭了。”

她笨拙的安慰着裴安年,轻轻拍抚着他的后背。

可安年的哭声更大了,白舒音手足无措起来:“只要你不哭……”她如壮士断腕般深吸了一口气,“晚上,我可以搂你睡觉。”

裴安年也给面子,哭声戛然而止,“那我们打钩钩。”

他伸出小拇指来,肩膀哭的一耸一耸的。

白舒音看着他这幅小可怜的模样,觉得刚刚拒绝他的自己真是个坏人,她毫不犹豫的用小拇指勾住裴安年的手指,跟他拉钩。

盖完章,裴安年委屈巴巴的缩进白舒音怀里,回头却得意的冲裴司衍微笑。

看来爸爸在妈咪心里的地位不高呀!

感受到怀里的小人儿不再抽噎的那么厉害,白舒音放开他,站起身来走到裴司衍面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睡觉打呼磨牙,确实是个挺不好的习惯。”

“我认识一个医生,治疗这方面很有一手,有时间去看看吧。”

“音音你别听他瞎说,我……”

白舒音没给他解释的机会,不由分说将一张名片塞入他衬衫口袋里,接着便转身上楼换衣服。

看着“罪魁祸首”在沙发上笑的直打滚,裴司衍气到目眦欲裂:“裴!安!年!你信不信不用两周,今晚我就把你送回家!”

白舒音换上一身干练白色西装下楼,原本如海藻一般浓密披散的长卷发被乖顺的低绑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

扫了一层淡妆的脸蛋越发精致明艳,只是眼眶下彰显着昨夜的青紫色,却是薄薄的粉底遮不住的。

父子俩正在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碗碟锅盖碎了一地,吸油烟机没开,油锅里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裴司衍专注的抿紧薄唇,要知道,谈几十亿项目的时候,他都没有此刻这么紧张。

他握着鸡蛋,小心翼翼的在锅沿磕碎,正要将蛋清蛋白倒进锅里,手上一滑,连同都掉进了锅里。

裴司衍烦躁的皱眉,伸出手就要去捞。

白舒音刚好看到这一幕,神色一凛,飞快冲过去,从身后环住裴司衍的腰,关了瓦斯的同时,一把将裴司衍的胳膊拽了回来。

“挺大的人了,怎么一点儿常识也没有!”

她抓起裴司衍的手腕,查看他的手指,“怎么样,有没有被烫伤?”

裴司衍的食指指尖被热油溅红了一团,可他却仿佛察觉不到痛楚一般,笑眯眯的看着白舒音:“音音,你在关心我啊。”

白舒音一怔,反应过来,用力甩开了他的手臂:“神经病。”

“我看就是会所里那些富婆把你给养傻了,连饭都不会做。”

嘴上这么说,她还是从抽屉里找出了烫伤药和创可贴。

“裴司衍,我们的约法三章里再加一条,以后你不许进厨房!”

白舒音头疼的按着眉心,如果不是她下来的及时,这父子俩非要把她的厨房拆了不可。

裴司衍活学活用,模仿着刚才裴安年委屈的语气道:“音音,我也是怕你饿着了才进厨房的。不过你放心,以后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我会为了你好好学做菜。”

白舒音掀了掀唇,数落的话却不好再开口。

“公司那边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你们实在饿的话,就点外卖吃好了。”

“音音,那你晚上早点回来,我学做好吃的……”

“砰”的一声,房门被用力关上。

裴司衍话没说完,表情一僵。

裴安年在一旁无情嘲笑:“爸爸,你刚刚的样子真的好像一只舔狗哦。”

裴司衍皮笑肉不笑的看他一眼:“能舔到也是种本事,不像你连舔的机会都没有。”

“我要是舔狗,你就是只眺望狗。”

……

公司楼下,早已经被记者给围的水泄不通。

白舒音把车停在后门,Amy在门口接她。

“舒音姐,你可算来了,董事会那边都快要吵翻天了。”

白舒音边走边问:“怎么回事?”

“顾氏半个小时之前,突然以你不忠于顾澈为由,单方面要与白氏解约星河湾的开发项目,并且要将资金全部撤出。”

星河湾是现如今白氏最重要的地产项目,项目占地面积一两千亩,大概有个小镇那么大,投入的资金,更是不计其数。

当初之所以与顾氏合作,是因为白舒音觉得因着自己与顾澈的关系,顾家一定是最可靠的合作伙伴。

眼看星河湾已经建设大半,这个时候倘若顾家撤资,无异于将白氏推入深渊。

这个结果,从白舒音看到顾澈与白舒虞睡在一起,决定解除婚约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

“白氏又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不过就是解约而已,大不了再找新的合作伙伴。”

白舒音蹙紧眉头,“董事会那边有什么可吵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