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寒古怪小说 张寒古怪完整版免费阅读

张寒古怪小说 张寒古怪完整版免费阅读

张寒古怪是作者林中狼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她的心跳在加剧,她差点叫了起来,但是她强忍着,她知道,不能,在这里不能叫,至少在这个时候她还不能叫……原来,这两人虽然是人的手,人的身子,但是他们却是蛇的头颅……

《情人游击队》 第十四章 014 免费试读

对方的电话通了。张寒的心中涌出了一丝复杂的神情,她知道她是在做什么,她很想努力地将自己控制住,只是,这爱的毒来临的时刻,没有办法将其控制;

“喂,张寒。”这是何因的声音,他的声音传来是那样的令人激动;这个声音的传来让张寒的血液在奔流;

她没有说话,但她在倾听;

“喂,张寒,你怎么不说话啊?”何因在另一边催促着;

张寒听着他的声音,感到了一丝无地自容,她想将电话挂断,好将这心中杂念就此灭亡。只是,这鲜血奔腾的时刻,是那样的汹涌,那样的显得无助;

“喂,张寒,是你吗?”电话里再一次传来了何因的声音;

“是我,”她的回答显得一阵慌乱,“何因,是我,是我……”

一时之间的激动让她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你怎么了?”何因在电话的那一头关切的询问,“你说话怎么……”

“哦,没有什么,”张寒努力的让自己静下心来,“我刚才有一点不舒服。”

“不舒服?”

“是的,不舒服。”

“那我赶紧的过来将你送到医院。”

“哦,不需要了,”张寒知道这是自己所编制的理由,这样的理由在何因的到来一定会被戳穿,这穿帮的把戏可是一件不太好受的事情;

“为什么啊,既然不舒服,就该去医院啊。”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何因的关切;

“不,我现在好多了。”张寒终于给自己的谎言弄了一块遮羞布;

“如果是这样,那你就好好休息吧。”何因说着,接着又说了开来,“张寒啊,你瞧,我看你不舒服多半是喝了那烈性的白酒,以后啊,这烈性的白酒千万不要沾啊,不然,这酒伤身啊……”

“那是,那是……”张寒唯唯若若;

两人说着,何因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然后才挂断电话;

挂断了电话之后的张寒一人躺在床上,何因刚才那略带磁性的男人声音历历在目,那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在耳边不停地环绕。

“难道他真的就是我张寒生命中的男人?”她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问询自己;

“可是,这个男人是王晴的男人,我和王晴之间可是再要好不过的姐妹了,”这样的讯息又充斥着她的脑海;

两种不同的声音自然就是两种不同而结果;

毫无疑问,这两种不同的选择都会影响到她的人生;

她拍着自己的脑袋,“我该怎么办?”

她呼喊着,我该怎么办的声音充斥着这整个的房间;

没有人来回答她,如果有的话,那就只是这房间里的回音;

“哈哈,”她笑了起来,终于,她冷静了下来;

一边是爱的欲火浑身,一边是友情的折磨;

这爱的欲火现在还是单相思,这友情的世界可是已经多年;

单相思的世界能否成为现实?不知道;

这友情的世界,说断就会断掉……

张寒睡在床上沉思者,何因的身影,他的一举一动,无不在她的眼前浮动,这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一位优秀的男人难以遇见,既然已经遇见,这眼前的机缘又岂能就此错过?

对了,她自言自语道,“我何不去试探一下他,如果他真的能够坐怀不乱,那么从今往后,我就死了这条心,如果……”

“哎呀,”她叫了起来,躺在床上的她又跳将起来;

一个夜晚的时间是短暂的,这短暂世界的过去就是第二天的开端;

只是休息日,但是王晴还在上班,这给了她与何因的空间;

何因的住所离这里不远,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了张寒站在了他的面前;

何因首先的感觉是一阵意外,“张寒,你怎么在这里?”

“何因,”张寒微笑道,“今天王晴在上班,我请你吃顿饭可好?”

何因显得非常的兴奋,“哎哟,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从来就没有人请我吃饭,今天……”

他说着笑了起来,“我的耳朵不会听错吧?”

张寒下意识地走到他的身边,然后一把抓住了何因的手,“你在做梦呢,我还没吃饭,肚子正饿着,还是你来请我吃饭吧。”

何因一愣,“刚才可是你要请我吃饭的,怎么这一下子就要我出血啊?”

“哎呦,”张寒哎了一声,“我的帅哥哥,请我吃饭总不会那么小气吧?”

“我没钱啊,”何因摊开了双手;

“我就是没钱啊,”张寒叹了一口气,“所以我才来找你打秋风。”

“那怎么办啊?”何因的双眼扫了扫眼前的张寒;

张寒瞥见了何因的眼睛,这何因的眼睛自然是充满着一种令女孩心跳的神情;

“得了,”张寒双手往腰间一插,“算我倒霉,想必你还没有吃饭吧,今天这顿饭算我的了。”

何因大笑,“很好。”

张寒眯着双眼,“这下你得了便宜,那就走吧。”

两人吃完了饭,走在大街上,的张寒建议,“我说何因,咱俩吃完了饭,到哪儿去啊?”

“还哪儿去呢?”何因摇了摇头,“我哪儿知道啊,你看,你喜欢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张寒嗯了一声,她摇了摇头,“你这人真是的,一点都用不浪漫,也不知道王晴是怎么看上你的。”

何因的眼睛这时候睁得老大,“哎呦,我的天了,难道你是王晴派来监视我的?”

“那是自然了,”张寒的嘴角浮现了一出笑容,“何因,你说呢?”

何因似乎显得有些尴尬,不过这尴尬的神情很快的就用语言来掩盖,“我当什么事情呢?我还以为我交了桃花运,原来是……哈哈……不说了。”

“你……”张寒刚想说什么,只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这想到的话去了哪里;

这时候,何因打破了她的窘境,“要不,咱来去滑冰?”

“行,”张寒正求之不得,她高兴地跳了起来,“请……”

两人在滑冰场上玩了数十分钟,张寒揪住一个机会,她故意的朝何因撞去;

何因冷不防己的被撞了一下,一不留神倒在了滑冰场上,而张寒此时借故跌倒之力一把将他抱住;

“哎呦,”两人异口同声的一阵惊呼,双双的倒在了滑冰场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