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在上:战神王爷休想逃楚容九傅青玄无弹窗全文资源阅读

公主在上:战神王爷休想逃楚容九傅青玄无弹窗全文资源阅读

经典美文《公主在上:战神王爷休想逃》由著名作者白日梦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楚容九傅青玄,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前世的她真心错付,换来尸骨无存,国破家亡的下场。这一世,涅粱重生,浴火归来,她发誓要将那些人全部送入地狱。重生后,楚容九洗清革面开始从新做人,努力做一个无爱的渣女,谁知道渣着渣着,就渣到某王爷的心。王爷:“公主,该交房租了?公主:“别讹本宫,本宫又没有住你房子,交什么房租?”王爷拉着她的手按在自己胸口,压着声儿道:“心房的租金更贵!”

《公主在上:战神王爷休想逃》 第3章 赶着来送死的吗? 免费试读

“公主就应该这样杀杀的宝灵郡主的锐气。”绿焦似乎很解气。

楚容九笑了笑,“你就那么讨厌宝灵郡主?”

绿蕉点头,“宝灵郡主惯会在公主面前装可怜,一出事情了,将所有的过错都推给公主,奴婢不喜欢她!”

“不喜欢就不喜欢吧。”楚容九捏了一块芙蓉糕放进嘴里,细细的品尝着,声音凌厉了许多,“她欠本宫的,日后都要还回来了!”

宝灵郡主跟她的年纪差不多,两个人又是表姊妹,自然就玩在一起去了。

上辈子她将宝灵郡主当表姐,当朋友,可是宝灵郡主回报她的是什么?

是背叛!

在她大婚前一夜,宝灵郡主穿着大红的嫁衣跟顾绵泽两个人在属于她的婚床上翻云覆雨。

这也是后面宝灵想要让她跟顾绵泽和离,故意说出来刺激她的。

楚容九毫不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因为,她洞房那天晚上,在床上枕头下面抹了一只耳环。

顾绵泽当晚也没有碰她,不管她多热情,顾绵泽都没有反应,假装睡着了。

因为太恨了,楚容九不小心折断了一根手指甲,疼痛让她清醒过来。

绿焦慌忙跪下认错,“公主恕罪,奴婢胡乱说的,公主别生气了!”

楚容九伸出手,含笑着道:“全部都绞了吧!”她十根手指头纤细,匀长,在配上绚丽的指甲,手美的跟一幅画似的。

公主殿下最喜欢的就是这颜色绚丽的指甲,断上一根都要心疼好久,现在突然全部都要绞了?

绿焦有些迟疑了,“公主不留了吗?”

“不留了!”

只要是顾绵泽喜欢的东西,她一点都不会留了。

宣武门口

一顶软轿停在那里,软轿里面的人微微睁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楚容九会不让她去看了。

“你个狗奴才,看清楚了吗?这里坐着的可是宝灵郡主!”

小太监掬着身子,站在一旁,急忙告饶,“郡主殿下饶命啊,奴才就是认不得自个,也不会认不得郡主,可是九殿下说了,郡主腿不方便,还请郡主回去!”

小太监已经将话说的很委婉了,生怕这个宝灵郡主的降罪于自己。

九殿下一向都听宝灵郡主的话,要是惹怒了宝灵郡主,自个儿一准没好果子吃。

“冬云,不要为难小昌子了。”软轿里面传来柔柔声音,苏宝灵早就收起惊讶的表情,一脸无奈地说道,“五妹妹又跟顾世子闹脾气了,哪次她闹脾气都要我哄着,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冬云立马明白自己家郡主是什么意思,颇为得意对着小昌子说道:“你还不闪一边去,小心一会九殿下打你板子!”

小昌子吓的浑身一哆嗦,但是又不敢违抗九殿下的旨意。

只能挡在轿子前面,“郡主不要让奴才为难!”

冬云上前去将小昌子扯到一边上,那顶小软轿毫无阻拦地朝着凤凰宫去了。

十根指甲还没剪完,红桃气呼呼进来了,“公主,宝灵郡主已经到殿外了!”

楚容九带着笑意,笑意未达眼底,“这是赶着来送死的吗?”

正好她也想听听,这次宝灵郡主是怎样舌灿莲花劝自己改变主意的。

红桃小心翼翼看着她的反应,问道:“那公主现在怎么办?”

楚容九看着自己还没有剪完指甲手,“让她在殿外跪着吧,你去教教宝灵郡主规矩,让她知道以下犯上这几个字怎么写!”

红桃跟绿蕉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两个小丫头都高兴极了。

“是,殿下!”红桃急忙去找方姑姑了。

“怎么傻眼了?”楚容九笑着,“本宫的指甲还没剪完呢?”

绿蕉急忙又拿起小剪刀开始给她剪指甲,“奴婢觉得公主今天特有威严!”

之前很多次宝灵郡主都忤逆公主,公主都没有说什么,反而还讨好郡主,她们看着替公主不值得。

楚容九逗她,“那你说本公主以前没有威严了?”

“不是!”绿蕉急忙否认道,“奴婢是说,公主现在在宝灵郡主面前特别有威严了。”

楚容九也不否认,“以后会更有威严的!”

殿外面已经传来宝灵郡主的柔柔呼喊声,“五妹妹,五妹妹,我是你二姐姐呀!”

怪不得顾绵泽会那样喜欢她,听着这个委屈娇娇的声音,心都要软上三分了。

楚容九装作没有听到,继续盯着绞了指甲的手看着。

“五妹妹,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如果将气撒到二姐身上,你心里好受一些了,二姐姐便领罚。”

红桃气不过,与其争辩道:“宝灵郡主,您说这话好无礼,明明是您无视公主懿旨,九殿下这才罚你的!”

怎么就变成了公主拿她撒气了。

苏宝灵看着气的跳脚的小丫鬟,美目一斜,柔柔笑道,“主子的事情,你们这些丫鬟怎么知道!”软绵绵的话里面夹着细针,暗讽的红桃不是个丫鬟,也配揣摩主子的心意。

没有人能比她更了解楚容九的了。

红桃顿时被羞得面红耳赤的,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了,但是仍旧将楚容九的旨意执行到底。

“五妹妹,消消气,二姐姐给你跪下了!”苏宝灵也没有跪在桃红准备好的蒲垫上,而是跪在灰色的大理石上。

冬云立马惊呼道:“郡主,您腿上还有伤呢,这样跪下去,腿可都要废掉了!”

主仆两个人一唱一和,愣生生将自己的无理,变成楚容九的无理取闹了。

绿蕉有些沉不住气了,“公主,她们这分明是污蔑您,请允许奴婢去跟她们理论。”

“不急!”楚容九将双手放在眼前看了看,果然顺眼了许多,“反正罪名已经担下来了,那就让她多跪一会儿。”

苏宝灵这是掐准了她会心软了,所以故意跪在那里的。

可惜,她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楚容九了,跪了也白跪。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苏宝灵感觉自己膝盖都要废了,楚容九还没有要松口的意思,她咬咬牙,继续坚持的。

反正这件事情传出去了,楚容九的名声会更加狼藉,那顾绵泽就会更加厌恶她。

大殿里面竟然还传来了,楚容九的笑声,苏宝灵恨得牙痒痒,她给旁边的丫鬟使眼色,自己身形一晃,往旁边歪过去。

“郡主您这是怎么了?来人啊,郡主晕倒了!”冬云扶着苏宝灵大声哭喊着,惹得路过的宫女太监就朝这边看。

楚容九也听到,笑眯眯的起身,“绿蕉,去拿根又长又粗的绣花针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