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舒音裴司衍的小说 白舒音裴司衍全文免费阅读

白舒音裴司衍的小说 白舒音裴司衍全文免费阅读

白舒音裴司衍是著名作者桃小简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白舒音从随身的包包里开始翻文件,蒋坤却突然凑了过来,在她鬓角猛吸了一口,贪婪陶醉的道:“别找了,你就是我要做的正事。”“白总,你好香啊。”白舒音强忍恶心,一把将蒋坤推开:“看来蒋总没有跟我合作的诚意,既然如此,就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了。”

《娇妻宠夫:女王妈咪美又飒》 第4章 虚张声势 免费试读

“他们都说,是你不知道容忍顾澈,激怒了顾家,才导致了他们解约。”

Amy气愤不已,“还说,干脆推白舒虞上位,这样兴许顾家就又回心转意了。”

白舒音的脸上瞬间冷了下来。

董事会那群老家伙,没几个不背着老婆在外面偷腥的,能说出这种话来,也不奇怪。

思忖间,会议室的大门出现在眼前。

“早就说这个白舒音是废物,公司交给她,星河湾的项目也交给她,现在怎么样,都砸了吧!”

“也不知道她有什么资格跟顾澈退婚,自己都是个被服务生玩剩下的。”

“就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到现在也不见她的人影,不会是还跟那个小白脸在床上吧?”

薄薄的一层玻璃门后,传来恶劣猥琐的哄笑声。

Amy看着白舒音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道:“舒音姐,你别把他们的话……”

不等Amy把话说完,白舒音用力推开了门。

“咚”的一声,门板撞击墙壁,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

偌大的会议室瞬间鸦雀无声。

“说啊,怎么都不说了?”

白舒音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声音平稳却不怒自威:“诸位董事的本事,就只有像长舌妇一样在背后嚼人舌根吗?”

众人脸色难看,但都是生意场上久混的,这点脸皮算得了什么。

向来与白舒音不和的赵董笑盈盈的站了起来:“白总,我们嚼你舌根,只是在就你今早上爆出的丑闻就事论事而已。”

“你去会所跟服务生……实在有伤风化,而且因为这件事还惹的顾家从星河湾的项目撤资,我们董事会一致决定,更换执行总裁。”

白舒音挑起一边眉毛,踩着高跟,慢悠悠走到赵董身后。

“董事会一致决定?”她俯下身来冷笑一声,惊的赵董背后出了一层冷汗。

“没……没错,白总你也别怪我们。”

“你们董事会,又算什么东西。”

白舒音倨傲的扬起下颌,嘴角带点戏谑的弧度:“只我一个人手上就在白氏占股权百分之七十,你们加起来还不足百分之十,也配跟我提更换执行总裁?”

“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我们在座的这些人都是跟着你父亲打江山的,都是你的长辈!”

赵董被打了脸,面子上过不去,梗起脖子看着白舒音:“你别忘了你手上的股权是怎么来的,刚刚我们跟你父亲视频会议,你父亲已经同意如果你保不住星河湾的项目,就把执行总裁更换成你妹妹白舒虞!”

白舒音眸光一凝,垂在身侧的双手用力攥紧成拳,尖锐的指甲深深没进了皮肉。

难道,连父亲也要放弃她了么。

“白总……哦不,白大小姐,你与其在这儿跟我们怄气,不如赶紧回办公室收拾自己东西,给你妹妹腾地方。”

白舒音眸色猩红,狠剜他一眼。

赵董被吓到了,当即噤了声。

“父亲给出更换执行总裁的条件,是我保不住星河湾的项目。”

“顾家已经撤资,明早开始星河湾就会失去顾家所有支持,如果今天不能拉到新的投资,星河湾这个项目就彻底玩完了。”

赵董得意道,“就算你有手眼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一天之内拉到注资吧?”

“乾坤未定,赵董又怎么知道我做不到呢。”

白舒音冷笑一声,转身留给众人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电梯里,Amy崇拜朝白舒音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我学姐,你刚才真的太飒了!”

“舒音姐,你是不是早就找到注资来填补顾氏的空缺了?”

白舒音苦笑一声:“星河湾耗资巨大,风险也不小,投资哪里是那么容易拉到的。”

“我刚才不过是虚张声势,震一震他们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舒音姐你也别太担心了,你毕竟是老先生的亲女儿,他不会对你太绝情的。”

“但愿吧。”白舒音垂下眼睫,掩住眼底的愁绪。

自从她回国以后,就发现自己这个亲生女儿,远不及白舒虞一个养女在父母心里的位置了。

“对了舒音姐,连森昨天晚上表现的怎么样?”Amy突然凑到白舒音的面前,一脸暧昧的表情,“我听会所里的人说,连森是第一次。”

“连森?”她默默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原来他叫连森啊。”

“学姐,到底怎么样嘛,你快告诉我。”

“骗子,”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白舒音推开Amy走了出去,冷冷说道:“孩子都四五岁了,还第一次,也就骗骗你们这种无知的小姑娘?”

“什么?连森才二十二,孩子都那么大了?这不可能吧……哎学姐你等等我!”

白舒音一整天都在忙着拉投资的事情,问了多家公司,却没有一家愿意接星河湾的烂摊子。

天刚擦黑,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

白舒音有些惊喜,刚划下接听键,满腔的热血便被一盆兜头浇下来的冷水给冻冰了。

“音音。”听筒里传来裴司衍动听的声音,“饭已经做好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吃?”

“不用等我了,你们先吃吧。”白舒音烦躁的摁着眉心,“我有很重要的工作没处理完,别再打给我了。”

刚挂断电话,手机铃声不依不饶的响了起来,白舒音忍无可忍的接起:“我跟你说了别再打给我……”

“白总,蒋某是哪里得罪你了吗?”

白舒音看了一眼号码,歉意道:“不好意思蒋总,我以为是我一个朋友。”

“没关系白总,我听说你四处在找人投资星河湾的项目,或许蒋某可以帮你。”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略带点压抑的低笑,“今晚八点,金柜会所301号包厢,我们好好谈谈合作。”

圈内皆知,蒋坤是色中饿鬼,他找白舒音去金柜那种地方,肯定没安好心。

白舒音握着手机的五指用力收紧,但这或许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

夜色弥漫。

八点整的金柜会所衣香鬓影,歌舞升平。

白舒音刚到门口就被门童拦下,门童用意味不清的目光将她上下打量一番,随后递给她一套日式学生制服:“穿上才能进。”

白舒音不由得皱眉:“我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我们这儿不接待女客,进去的女人,都得穿这个。”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