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解阳方婷小说名字 陈解阳方婷全文免费阅读

陈解阳方婷小说名字 陈解阳方婷全文免费阅读

陈解阳方婷是著名作者赵公明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文中陈解阳方婷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内容主要讲述我十岁那年,爷爷将自己活埋了……从此,诸天破碎,万界大乱!

《龙之墓》 第 12 章 斩阴差 免费试读

当下。

我怒从心中来,拿出铁剑,对着锁魂链狠狠砍去。

咔嚓一声!

锁魂链应声而断。

场面瞬间寂静。

阴差停下脚步,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我。

生铁能隔绝阴阳,斩杀阴物。

用生铁铸成的刀剑,若杀生多,还能积累煞气,煞可累积,越是年代久远的大凶之物,

对阴物的效果越好,那拘魂链自然也属阴物的范畴。

而如果是斩杀过“星宿”兵器,则煞气更是大的没边。

所谓星宿,就是古代的大人物。在古代,达官贵人,均被敬称为星宿下凡

此类兵器,比之桃木剑等阳气重的法器,对阴物的杀伤力更大。

我这把生铁剑,是爷爷传下来的,虽然表面上已锈迹斑斑,切肉都费劲,但却是青衣派驱邪降妖的不二法器。

这一点,从锁魂链被轻松砍断,可窥一二。

而锁魂链虽被砍断,但马伯阳的身体,也直直的倒下了,能清楚的看到他站在阴差前,惊恐的冲我伸手叫喊。

毫无疑问,此刻是最坏的局面。

原本我布置地气图,是想要趁着逆乱阴阳,阴差迷失之际将马平生的魂魄和尸体一并带走,等第二天天亮,再作法让他的魂魄归体,可现在一切都完了。

阴差发出质问的语气,如闷雷一般作响,回音不绝。

我知道这是下面的语言,也是第一次亲耳听到,只是我听不懂。

是退,还是进?

我陷入两难之境。

我知道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不然马伯阳就救不回来了。

但眼下,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把他救回来呢?

正在我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那阴差一甩手,拘魂链向我套过来。

还想拘我?

我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就地一滚躲开,从兜里掏出一张遮阳符贴在身上。

遮阳符能遮蔽身上的阳气,效果虽不如直接把身体浸在水中,但我刚从水里出来,毛孔还未张开,阳气泄漏不多,又不曾出汗,所以用遮阳符加上憋气,是可以暂时隐去身形的。

果然,那阴差瞬间失去了目标,但隐隐好似又能察觉,追踪我位置的时候,会慢一拍。

“陈解阳,救我……”

这时,马伯阳喊着我的名字,在阴差的手底下猛烈的挣扎着。

我暗道遭了,如果阴差不知道我的名字还好,过了今晚我尚且还有活路,但如今名字泄露,怕是躲不过去了。

以后的我将再没有安宁之日!

果然,阴差好似发出了大笑声,拿出哭丧棒对着马伯阳就是一顿好打。

马伯阳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叫声,眨眼就昏迷过去!

妈的!

名字泄漏,我知道躲不过去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遮阳符还有效,绕到阴差身后,手起剑落,一剑斩去它的首级。

钝剑如切豆腐般,将阴差的首级收割。

“哇——”

我仿佛听到了阴差的惨叫,如一群蝙蝠拍打着翅膀从我周围飞过。

同时。

天上陡然划过一道雷电。

一声炸雷,将我的耳膜震的“嗡嗡”作响。

不消片刻,阴差便化作黑烟消散。

随着阴差消失,我连忙念安魂咒,稳住马伯阳的魂魄,引导着送入他的肉身当中,手虽稳,心却乱。

因为我知道,我摊上大事了!

刚才那声闷雷,就是最好的佐证!

但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恐怕依旧会这么做。

陈家后人,怎可因害怕而畏首畏尾!

因为马伯阳断气时间较长,我怕魂魄会无法稳固,于是贴上镇魂符,帮助他让魂魄与肉身完成融合。

马伯阳也昏迷了,我却不怎么担心,他顶多是身体虚弱,但马平生我就不敢保证了。

如果他醒不来,魂魄又被我用镇魂符禁锢在肉身中,时间久了,保不准会变成一具凶尸。

这是我第一次出手,经验不足,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好在到了中午,马伯阳醒了过来,马平生依旧没任何动静。

“我怎么……睡着了?”这是马伯阳醒来后的第一句话,而后他突然惊醒,喊道,“阴差呢?我梦到被它勾走了魂魄,我爸怎么样了?”

“还没醒来。”我摇了摇头。

“你不是说能救活他吗?”马伯阳气道,想要站起来,却是双腿一软,摔倒在地。

“你魂魄刚刚回归,气虚较弱,好好躺着。”我说道。

“我爸呢?他怎么样了,到底救活没有啊?”

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你什么意思?”

“我已经让你爸的魂魄入体,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至今还没有醒来。”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马伯阳彻底慌了。

希望破灭之后的绝望,最是折磨人心。

“只有等,别无他法。”我叹了口气。

“陈解阳!”马伯阳眼中闪过厉色,“我之前说过,如果你不能把我爸救回来,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我虽然打不过你,我今天不弄死你……”

我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马伯阳叫嚣。

我知道他心中的悲痛。

而就在这时,让我没想到的是,躺在木板上的马平生发出一声巨大的吸气声,悠悠的醒了过来。

“我这是……”

马平生坐起身来,疑惑道。

“爸——”看到自己的父亲醒了,马伯阳连忙扑了过去,“爸,你没事吧?”

“没事。”马平生说道,“臭小子,你干什么呢?”

“没事就好,呜呜呜……”马伯阳抱着自己的父亲哭了出来。

哭了一会,马伯阳又一脸羞涩的向我看来,眼神也不敢直视我,一边挠头,一边走到我面前。

我正寻思这家伙到底怎么了,只见他好似下了某种决心,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砰、砰、砰的,就是三个响头!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好家伙,这嘴改得可够快的。

看到马伯阳终于肯认我这个师父,我心里还是比较欣慰。

不过这代价,也实在是有点大。

为了救他们,我居然斩杀了一名阴差!

现在想想,我都觉得有点疯狂。

也不知道接下来,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屏息,刨除掉这些想法,我走到马平生身旁:“马道长,可感觉身体有不适之处?”

马平生摇了摇头,疑惑道:“少主,我记得我已经死了,为什么却……”

“爸,是师父从阴差手里把你救了回来。”马伯阳抢答道。

“哦?”马伯阳一愣,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想不到,你居然有这等本事,陈半仙后继有人了。”

“为此,他还杀了阴差……”

“什么!”

马伯阳的话还没说完,其父马平生便震惊了,连说话的嗓音都变的尖锐刺耳起来:“少主,你,你……你居然为了救我杀了阴差?不值得啊!不值得啊……这可是要大祸临头的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