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重生追妻记APP内免费阅读完整版(容姝燕淮小说全集)

将军重生追妻记APP内免费阅读完整版(容姝燕淮小说全集)

精品好书《将军重生追妻记》由知名作者花谢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容姝燕淮,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承恩侯府嫡女容姝,某天做了一场噩梦,梦见大将军燕淮害死她娘,又逼死自己。所以,每次见到他,她都避如蛇蝎。重生一次的燕淮腹诽:上辈子伤及无辜,这辈子便护她一程。孰料,悉心照顾的小娇娇突然要订亲了。他蹙眉:心神不宁是怎么回事?

《将军重生追妻记》 第2章 免费试读

侯夫人洪氏听闻女儿身体不适,慌忙赶来看她。

容姝靠坐在床头,看到母亲,瞬间想起梦里的场景,双眼一红,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却被洪氏制止住了。她上前探了探女儿的额头,一边低声呵斥旁边的婢女小溪:“你是怎么伺候小姐的?小姐病了都不知道请大夫?”

“奴婢该死!请夫人责罚!”小溪惊慌地跪了下去。

容姝缓过神,拉着母亲的手,小声辩解道:“不关小溪的事,是我不让她请大夫的。我没事,就是做了一个噩梦。”

“阿姝别怕,娘在这里。”听说做了噩梦,洪氏心疼地搂着她,温声说道。

容姝靠在母亲怀里,心情却久久地不能平复。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这个梦好像发生过似的,特别真实。可是,爹娘感情一直很好,庶姐和姨娘老实本份,又怎么会变成那副境地呢?

“娘,我梦见爹把咱俩都赶出了府——”容姝说着,咬着小嘴唇,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讲。倒是洪氏听了她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抬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一边笑道:“你呀你呀,当真是胡思乱想,你爹怎么可能把咱们赶出去?行了,别乱想了,好好睡一觉,回头让厨房熬点安神药。”

还以为女儿做了什么噩梦,不想竟是这种玩笑话。洪氏不以为意,帮女儿掖好被子便笑着摇了摇头。

容姝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算了,或许真的是她胡思乱想了。她闭上眼睛,脑海里却浮现出燕淮那张冷硬的脸。她猛地睁开眼睛,见到母亲已经走了出去,想喊住她又止住了话。

一旁伺候的小溪见状,赶紧上前问道:“小姐,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容姝摇了摇头,想了想还是问道:“小溪,你说燕淮是好人吗?”

听到燕淮的名字,小溪用力点点头,声音扬高了几分:“当然啦!他可是庆国最年轻的将军呢!”

哎,梦到一个人人仰慕的大英雄迫害自己,还真是憋屈。容姝叹了口气,一把拉过被子遮住了小脑袋。

小溪不解地看着小姐,最终轻手轻脚地退到了门外。

过了几日,朝中收到边关传来的捷报,道是燕淮领兵有方,大败辽真人,又机智过人,识破辽真将领多那的诡计,抵挡了他的夜袭,并将辽真大军打得落花流水。这场战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赢了。而燕淮等人不日便将凯旋进京。

容姝听到这个消息时,正是小溪向她汇报的。自从上次小姐问过燕淮之后,小溪更加留意燕淮的事迹了,这会儿听到这个大消息,第一时间便来告诉小姐了。

听到燕淮的名字,容姝手里的糕点不小心撒在了桌上。她微微蹙了蹙眉,那个梦里,燕淮跟辽真人这场仗打了一年多,没想到现实竟然提前了一年。看来,那个梦真的就是荒诞的梦罢了。

“小姐,大小姐来看你来了。”门口伺候的婢女进来禀报道。

容婧?

容姝拿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糕点碎屑。她让人将她请进来,虽然一直提醒自己梦里那些当不得真,可见到容婧时还是不由想起了她睥睨的神情和冷漠的语气。

以至于容婧进来关切地想拉她的手时,被她刻意地收了回去。

容婧神情微变,却很快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她从袖口里取了一道平安符,温声说道:“这是我去寺里求的平安符,送给妹妹。”说着,双手递了过来。

容姝接过,心生感动,回道:“谢谢姐姐。”说来她和姐姐的关系素来要好,她着实不应该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境就与她生了隔阂。

“你无需与我客气。”容婧温柔地笑道。

容姝点了点头:“对了,明日一起去玉满楼选首饰吧。”

容婧想了想,柔声回道:“那得向母亲请示一下才行。”

“行,等会儿吃晚饭就跟她说。”选首饰倒是其次,容姝是想出去溜达一下。她性子脱跳,整日呆在府里闷得慌。

容婧离开后,容姝看了看手里的平安符。想了想,从自己的首饰盒里先了一支漂亮的发钗,拿给小溪,让她送去给大姐:“怨我刚刚没想到,这也算礼尚往来了。”

小溪刚伸出手准备接,却见小姐又收了回去,只听她小声嘀咕道:“算了,我自己送去。”说着拿着发叉就跑了出去。

容婧与姨娘秦氏住在翠荷院,平日里俩人低调,除了必要的请安之类也不在主院中走动。容姝极少来这翠荷院,这会儿过来倒是多看了两眼。院子虽然不如她的静姝院,不过景致也不算差了。院中有一座假山,修得很是别致。这假山她有印象,是她母亲请人筑的。

见到容婧背对着她,她正欲开口唤她,却听她说道:“姨娘,我去请个大夫来给你看看?”

“行了,我没事——”

“你到底怕什么?这么多年就缩在这个院子里!我都受够了!你为什么不能争一争?洪氏和容姝未必是咱们母女的对手,何必像现在这样——”

“住口!”秦姨娘喝止住她,四周打量了一下,然后将她拉回了屋里。

假山后的容姝已经彻底怔住了。容婧刚刚语气里的抱怨与她梦里梦见的一模一样!她失魂落魄地回了静姝院。

小溪见小姐神情不对,关切地问道:“小姐,您这是怎么了?”说着看向她手里的发钗,疑惑她怎么没送出去。

容姝随着她的视线看向发钗,随即扔给了小溪:“送你了。”

“小姐——”

“别吵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容姝觉得自己脑袋里乱哄哄的。她坐在床上抱着膝盖,一张小脸布满了惊骇和茫然。

第二日,本来约好一起去玉满楼的,容姝也提不起劲了。倒是容婧过来寻她,整个人神色温柔,一派姐姐的作风,半点没有昨日与秦姨娘说话的疾言厉色。

“那就去吧。”容姝突然改了主意。她倒要看看她这个好姐姐到底有多能忍。

容婧含笑地点了点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提醒道:“妹妹平日里出门不是喜欢穿男装吗?”

对呀,以前跟她一起出去,她都是着男装,还不是她这个好姐姐拾掇她的。现在想想,她还真是个小傻子,被她耍得团团转。整个京城都知道承恩侯府有二姝,最出色的不是嫡女容姝,而是庶女容婧,相貌才情皆是上等,比之一般嫡女也是不差的。记得有回她穿男装遇见了几位贵夫人,被识破了身份,容婧护着她,替她辩解,结果那几位夫人都道容婧可惜了。现在想想,她们可惜容婧不是嫡女吧。此刻的容姝可以用醍醐灌顶来形容,像是突然想通了许多。她暗自哼了一声,面上还是让小溪给她准备了一身男装。

玉满楼是京城最大的首饰铺子,专供达官贵人。容姝进了铺子便选了几样成色上好的玉饰,见容婧正不急不缓地选着簪子,她突然开口道:“姐姐,我看这几样都挺适合你的。”

她此刻穿着男装,满头青丝都束了起来,一张莹白的小脸唇红齿白,倒像是个小少年郎似的。只是店里的伙计认识她,知道她是承恩侯府嫡女容姝,早就见怪不怪了。

倒是容婧,一身粉色烟罗裙,踩着小碎步子,说话含笑,一脸温柔,倒真真是吸引了旁人的目光。

听见容姝的话,她笑了笑,柔声说道:“我喜欢素雅一点的,这些不太适合我。”

“素雅的是吧?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可以。”容姝伸着葱白的小手一指,不容分说地让老板包起来。

打包完后,她一脸求表扬地看着容婧,笑道:“姐姐是不是很喜欢?既然喜欢,那就付钱走吧。”

付钱?

容婧脸色微僵。她与容姝出来买东西从来没有花过银子,全是由容姝掏腰包。她是侯府嫡女,承恩侯和夫人洪氏都宠着她,府里的银子由着她支取,而她就不同了,她只是个庶女,除去平日的开支,她根本就攒不到什么银子。这些年手头宽裕,还是全占了容姝的便宜。可是这会儿她叫她付钱——她顿了一下,开口道:“妹妹今日出来没有带银子吗?”

听了她的话,容姝一张小脸疑惑地看着她,脆声回道:“带了呀,可是,姐姐,这些首饰是你的,当然得你自己付钱了。”

她这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竟让人挑不出半分错。

容婧一噎,她紧了紧袖子里的手指,才含笑道:“我用不了这么多首饰,就买这一支吧。”

老板刚刚已经全部都包好了,这会儿听她这样一说,看了她一眼,倒是没说什么。可就算是这样,容婧觉得自己的脸色烧得慌。

“姐姐,我还想去前面买一些东西,你要一起吗?”容姝像是没看见她的难堪似的,问道。

容婧哪能没看出来她是故意的!她按捺住自己的怒意,笑着摇了摇头。她身上的银子不多,付了簪子钱便没什么多余的。

出了玉满楼,容姝心情颇好,见大家都往路上挤,她好奇地问身后的小溪:“她们都干嘛呢?”

“燕将军进城啦!”回答她的是一个老汉,语气里满满的自豪。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