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姝燕淮免费阅读目录 容姝燕淮小说全文

容姝燕淮免费阅读目录 容姝燕淮小说全文

容姝燕淮是著名作者花谢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那么容姝燕淮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承恩侯府嫡女容姝,某天做了一场噩梦,梦见大将军燕淮害死她娘,又逼死自己。所以,每次见到他,她都避如蛇蝎。重生一次的燕淮腹诽:上辈子伤及无辜,这辈子便护她一程。孰料,悉心照顾的小娇娇突然要订亲了。他蹙眉:心神不宁是怎么回事?

《将军重生追妻记》 第3章 免费试读

燕淮?

容姝起了好奇之心,她到想看看燕淮与她梦里那个燕淮有何不同。她拉着小溪挤到了路边,只看见围观的百姓人头攒动。好一会儿才见大军缓缓进城,为首穿着银白色盔甲的正是燕淮。他双目如炬地看着前方,剑眉微蹙,然后低声对身后的将士说了什么。那将士立即驱马上前,扬声让围观的大伙儿让让,别挡在路中间。

大家顿时往后挤,好不容易清了一条道出来。容姝仗着个子娇小,挤到了前面,她仰头看着马上的燕淮,一脸严肃。完了完了,这人跟她梦里看见的神情一模一样!再联想到庶姐容婧的所做所为,她此刻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梦里悲惨的下场。到了这一刻,她才觉得,这个梦一定是老天爷给她的预警。

“阿宝——”妇人惊心动魄的叫喊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容姝回神便看见一个小男孩茫然无措地站在道路中间,迎面驶来一辆豪华马车,速度极快,眼看就要撞上了。容姝来不及多想,上前一把将小孩推到了路边,回头一看,几乎看见白色骏马正往她身上踏来。电石火花之间,她被一股大力揽了过去,随即便感到如铁的坚硬。

“没事吧?”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容姝后怕地盯开眼睛,抬头一看,竟然是燕淮救了自己,此刻她正被他揽在怀里。相离得如此近,看清他冷硬的面庞,让她心里陡然一惊,似乎回到了梦里那场大雨中,她竟不由觉得冷了。她立即推开他,站了起来,半响说不出话来。

燕淮眼里闪过疑惑,她似乎在害怕自己?这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见她,她还是一如继往地喜欢穿男装,只是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一下便让她暴露了。

“燕将军,二公主特意赶来相迎!”对面的豪华马车里突然传出了清脆的女声,话落便见一名容色出众的婢女下了马车。随即掀起车帘,扶着一身华服的二公主。

二公主楚玲珑是已故杨皇后所出,也是柳国公府嫡次媳,只是一年前柳国公嫡次子病逝,她便回了宫。虽然嫁过人,可如今也不过十八岁。

容姝暗自往边上退了几步,她听说二公主中意燕淮,一直想让他当驸马,可惜皇上没同意。没想到她今日会明目张胆地来迎燕淮,看来还没死心呢。

燕淮扫了容姝一眼,便看向对面的二公主,沉声说道:“臣等该进宫了,劳烦二公主的马车让一让。”说完,也不管二公主的脸色多么难看,他继续说道,“若非刚刚相救及时,只怕已出了人命,二公主还是谨慎些为好。”

二公主不由恼怒,这个燕淮当真是不解风情,她心急火燎地赶过来,还不是为了早点见到他!她看了一眼边上的容姝,见她男子打扮,以为是名男子,便忽略燕淮刚刚抱她那茬了。

“刚刚是本公主心急了,阿葵,给他赏一百两银子。”她傲慢地吩咐身边的侍女。

侍女得令,拿了一张银票给容姝。当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容姝微微垂着脑袋,生怕被二公主认出来,听说她极为记仇,眼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二公主似乎觉得自己的举动很不错,扬着笑脸看向燕淮。燕淮只是暗自看了一眼容姝,不再与公主多说,径直飞身上马,而后驱马前行。

“还不快走!”二公主见他对自己视若无睹,恼羞成怒地催促着车夫跟上。

等大军过去了,容姝才看了看手里的银票,然后将它给了刚刚差点被撞的小孩的娘亲:“给小孩买点好吃的压压惊。”

那妇人一脸震惊,拿着银票的手微颤,然后一个劲地道谢。

“小姐,你没事吧?!”小溪跑了过来,刚刚差点吓死她了,要是小姐出个三长两短,她也活不成了。

见到了梦里的大恶人,容姝什么玩的心情都没了。她没精打采地摆摆手:“没事没事,算了,咱们回府吧。”

“嗯嗯!”小溪点头,缓了一会儿才想起什么来似的,兴奋道:“小姐,刚刚是燕将军救了你呢!”

“行了行了,快点走吧。”容姝听到燕淮的名字就发憷,不由打断小溪的话。

回了府,门口的小厮说侯爷回来了,夫人刚刚还派人出去寻她。

“我爹回来了?”容姝听了高兴不已,加快了脚步往府里走。走了一段才猛然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男装,她小脸一皱,呀,还得回房去换一身衣服!他爹一直不喜欢她成天穿男装乱窜,这要是被他看见了,少不得一顿训。

想到这里,她正准备改道回自己的院子,便听见一声严肃的喊声:“阿姝——”

是她爹的声音。

容姝瞬间止了步子,她暗自撇了撇嘴,然后扬起脑袋,小脸上堆着笑容回道:“爹,您回来啦!阿姝可想您了!”说着,三两步跑了过去,拉着承恩侯的胳膊摇晃着。

承恩侯本来想摆着严肃的脸训一训女儿,可让她这么撒娇,顿时气消了一大半。他叹了口气,摇头道:“你让爹说你什么好?你看看满京城可有像你这般胡闹的贵女?你看看你穿的是什么东西?你今年十四岁了,李大人家的姑娘才十三岁就议了亲,你这——”说着说着,承恩侯头更疼了。

“好了爹,您这话都说了一百遍了。”容姝赶紧抱住他的胳膊,仰着小脸笑道。

女儿性子脱跳,他与夫人商量过了,日后给她寻一门家世清白的小官之家,只要她过得快活就行了。

见爹的气消了,容姝才搀扶着他爹往前院走,边走边说道:“爹,您还说我呢,您不知道我前几天做了个梦,梦见你把我和娘赶出了府——”

“胡说八道!”闻言,承恩侯停住脚步,低声呵斥道。他与夫人洪氏感情深厚,后院里除了秦姨娘,也没有旁的女人。饶是他膝下无子,也再未动过纳妾的心思,又怎么会将妻女赶出府呢?

容姝亦是觉得委屈,那场噩梦感觉可真实了。再加上识破了庶姐容婧的真面目,她更加觉得那场梦是老天爷给她的预警。

见女儿一脸委屈,想来是当真做了一场乱七八糟的梦,承恩侯握着她的手,放低了声音说道:“这梦当不得真,你说说爹平常待你不好吗?你和你娘是爹最珍重的人,爹怎么可能会赶你们出府呢?”即便是安慰女儿,承恩侯也觉得这梦委实荒唐了些!

容姝抿着小嘴不说话,哼,现在是最珍重她和娘,以后可难说了。也对,那场梦里,若非燕淮一心针对,又纵容秦姨娘母女陷害她娘,她爹应该不会赶她们出府。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应该提防着燕淮,以及盯着秦姨娘母女。

见女儿不说话,以为是想明白了,承恩侯才开口道:“对了,听说你今日是跟阿婧一起出府的,怎么没一起回来?”

提到容婧,容姝心里不喜,不过,对他爹来说,她和容婧都是他的女儿,她也不想让他左右为难,便含糊道:“在首饰铺子就分开了,我去看热闹了。”

承恩侯这才想起了什么,微微眯着眼睛说道:“是那个燕淮进京吧?这小子不错,年纪轻轻便立了如此战功。”

承恩侯虽然与燕淮并不熟识,不过并不妨碍他对他的赞赏。

容姝突然觉得心好累,为什么身边所有人都喜欢燕淮呢?若是可以,她真想把大家拉到那场梦里去瞧一瞧,根本就是个大恶人!

而此时她口中的大恶人正准备出宫。皇上召见众将士,纷纷给了一些奖赏,尤其是燕淮,封他为一品大将军。如今整个庆国,一品将军除了已故杨皇后的兄长杨显,还有平远大将军陆北唐。杨显虽然仍驻守边关,可毕竟年纪大了,至于陆北唐,谁人不道一声可惜。四年前,他风头正盛时,年仅三岁的幼子却突然失踪了,其夫人米氏受不住打击病倒了,听说罹患了癔症。于是,陆北唐索***了兵权,一心陪着生病的夫人养病,也鲜少与人来往。

也就是说,燕淮成了庆国最年轻最有前途的大将军。此消息一出,不少大臣有心劝皇上收回成命,只是,这几年燕淮所立的战功根本无法忽视,让他们一时也开不了口。如此一来,此事便成了定局。

燕淮与众将领刚准备出宫门,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燕将军,请留步!”

众将领听这声音便明了,原来是二公主楚玲珑,毕竟刚刚在宫外见过。楚玲珑正坐在软轿内,抬轿的宫人应该是听了她的命令,走得飞快。

几位将士纷纷与燕淮告别,然后离宫了。燕淮根本不想搭理楚玲珑,只是碍于她的身份,停下了步子。

软轿到了跟前,楚玲珑被婢女搀扶着下了轿子。她看着面前器宇轩昂的男子,他的容貌比京中世家子更出色,最重要的是,他的本事更是让人倾心,这么一想,更加坚定了想嫁他的决心。

“二公主若是无事,臣便出宫了。”燕淮沉声说道。

楚玲珑回过神,上前一步说道:“燕淮,我是真心喜欢你,我一定会让父皇下旨赐婚的!”

听了她的话,燕淮竟是低低笑了起来,只是笑意不达眼底,整个人神色更加冷冽了。他冷声回道:“是么?那臣便等着圣旨了。”说完,转身往宫外走。

楚玲珑被他的态度气到发抖,随即跺了跺脚往皇上的养心殿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