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姝燕淮小说最新章节 容姝燕淮免费阅读

容姝燕淮小说最新章节 容姝燕淮免费阅读

容姝燕淮是著名作者花谢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咱们接着往下看承恩侯府嫡女容姝,某天做了一场噩梦,梦见大将军燕淮害死她娘,又逼死自己。所以,每次见到他,她都避如蛇蝎。重生一次的燕淮腹诽:上辈子伤及无辜,这辈子便护她一程。孰料,悉心照顾的小娇娇突然要订亲了。他蹙眉:心神不宁是怎么回事?

《将军重生追妻记》 第4章 免费试读

燕淮根本就没将楚玲珑的话放在心上。以她守寡之身,若非他开口求娶,皇上万不可能赐婚。且不说她的夫家柳国公面上无光,便说朝中武将青黄不接,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就算皇上再宠爱她,也断不会在这种时候让他尚驸马。

至于娶妻一事,上辈子他为了报仇,假意求娶容姝,临近婚期突然悔婚,换娶她的庶姐容婧,害她成为京中笑话,最后更因他的所作所为而寻了死路。重活一次,他不想再伤及无辜。想到今日见她身着男装的模样,不由勾了勾唇角。罢了罢了,这辈子就护她一程,也算是弥补了上辈子所犯的错误。

六米早就牵着马在宫门口侯着将军了,刚刚二公主说话时,他分明感觉到将军生气了。可现在怎么觉得将军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

“将军,您没事吧?”六米说着,一边将手中的缰绳递给燕淮。

燕淮伸手接过,翻身上马,才道:“没事,先回府。”说完,轻呵一声,便飞奔离去。见状,六米赶紧上马追上。

当晚,容姝突然发起了高烧。这可把承恩侯和夫人洪氏吓坏了,连夜请了太夫看诊,大夫把了脉,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大约是受了风寒所致,不过,老夫还断出二小姐受了惊吓,啊,也有可能是老夫判断错了。”

承恩侯与夫人面面相觑,他们捧在手心里的娇娇何时受了惊吓?可王老大夫医术高明,应当是不会诊错才对。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大夫开药子了。”还是承恩侯先反应过来,压低声音说道。

王大夫立即去写药方了,并嘱咐道:“先给二小姐用冷水敷下额头,等会儿再喝一剂药。”

“小溪,快,再去换一盆冷水。”侯夫人洪氏连忙吩咐道,一边坐到床边,看着床上的女儿红了眼睛。

王大夫开了药方便离开了,承恩侯立即命人去抓药熬药,回头见夫人低头抹泪,他连忙上前宽慰道:“夫人,别担心了,咱们的阿姝从小就是个有福气的,不会有事的。”他这话何偿不是安慰自己,容姝是他唯一的嫡女,他一直视若掌上明珠,眼下见她受苦,他心里的担心不亚于夫人。

洪氏听了他的话,无力地靠在他怀里,低声说道:“待阿姝病好了,我想带她去北山寺小住几天。”

承恩侯突然想起女儿白天说的梦境一事,再联想到大夫诊断受了惊吓,去上上香也好,便点头答应了。

天微微亮时,容姝才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便看见娘亲洪氏拿着帕子给她擦脸。见她醒了,洪氏终于松了口气,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你可算是醒了!”

“娘,我没事。”容姝盯着她,扯了扯嘴角。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今天遇到燕淮被吓着了,刚入睡的时候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哪知道竟然病了?

洪氏不放心她,又派守在一旁的小溪去请大夫过来瞧瞧。

承恩侯是随着大夫一起来的,他刚刚去给夫人取披风去了。听到女儿醒了,可高兴坏了。他三两步走到床前,不忘将披风系在夫人肩上,一边催促大夫:“快瞧瞧,可退烧了?”

老大夫认真地检查了一下,终于笑道:“二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已经退烧了,等会儿喝副安神的药,睡一觉,应该就无碍了。”

“那就好,那就好。”承恩侯夫妇俩不由欢喜道。

容姝躺床上看着她娘,也跟着笑了起来。她爹这么疼她和娘,只要她不上燕淮的当,他们一家人一定会幸福的生活下去。既然老天爷给了她预警,那么她一定要避开梦里的悲剧。

洪氏不知女儿心里所想,见她小脸上露出了笑意,抬手摸了摸她的脸,温柔道:“这段时间就不许再乱跑了。娘从前不拘着你,由着你胡闹,不过是想着以后嫁人了就得限于后院之中,你在家这些年就让你自由些。仔细想想,是娘想岔了,你呀,好好在府里呆着,跟你大姐学学。”女儿隔三差五地生病,她不得不重视起来。

“娘——”容姝还想争取一下,哪知道她娘半点不容反驳的样子。她又看向承恩侯,一声爹还没喊出来,便听他爹摇头道:“阿姝啊,你娘决定的事情我哪敢反对。”要不他不喜欢女儿穿男装,可一直都没管下来,还不是因为夫人护着女儿。

容姝彻底焉了,她当真是可怜,病了一场就算了,还把自己的自由病没了。

知道女儿的性子脱跳,洪氏又开口道:“等过两天你身体好了,娘再带你去北山寺小住几天,听说那边风景很不错。”

寺庙里都是念经的和尚,有什么好看的。容姝听了也不感兴趣。不过比起玩,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盯着秦姨娘母女,别让她们有机会害她娘。

陪着爹娘说了会儿话,又喝了一碗安神药,不一会儿她就觉得眼皮越来越重了,然后又睡了过去。

洪氏帮她掖好被子,又仔细探了探她的额头,确定不烫,才准备起身。只时坐了一晚上,猛然站起来觉得脑袋一晕,身体不由往前倾,所幸被承恩侯扶住了。

“素娘,你怎么了?”承恩侯紧张地问道。

洪氏摆了摆手,示意他小声一点,别吵到女儿睡觉,才低声回道:“没事,只是坐久了而已,我回房休息一下就好了。”

承恩侯搀扶着她,又唤来小溪,叮嘱她仔细照顾小姐,有任何问题立即来报。

女儿病了,夫人身体也不适,他实在不放心,索性告了假没去早朝。

听闻承恩侯府二小姐病了,六米立即去校场给将军禀报了。燕淮听他说完,放下手中的弓箭,蹙眉看着他。

六米虎躯一震,解释道:“将军,不是您说让我留意一下承恩侯府吗!”承恩侯府二小姐病了,是该禀报吧?

容姝病了?昨儿见她还好好。燕淮想了想,开口道:“严重不?”

“应该挺严重的吧?您想想,不严重那承恩侯也不会不上朝啊!”六米推断道。

燕淮却想起了上辈子容进为妻女自尽在他跟前的一幕。这个容进,倒是个重情重义的。

“将军,您在边关的时候不是说回京要拜访承恩侯吗?属下觉得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刚刚好!”六米突然想起来这茬,开口道。

燕淮神色一凛,当日在边关他确实说过这话。说起来,承恩侯于众将士还有一份恩情在。当时边关粮草告急,京城迟迟未有粮草运去,听闻是北边镇北大将军也断粮,户部先紧着他那里了。情况危机之下,承恩侯自愿捐出了十万石粮食。

想到这里,他吩咐六米去库房拿两株百年人参,再备一些礼,他要亲自去一趟承恩侯府。他燕淮素来有恩报恩,容进欠他晏家的,他会要一个交代。至于旁的,他也不想再像上辈子那样,伤及无辜。毕竟真正害死他宴家的仇人并非容进。

而此时承恩侯正陪着夫人给女儿喂药,听闻大将军来访,他一怔,问道:“哪个大将军?”

“是燕淮燕大将军——”回禀的小厮话音未落,便见喝药的容姝突然呛到咳嗽。

洪氏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关切道:“怎么呛到了?要不要紧?”

容姝呛得小脸通红,一边摆手,缓了一会儿才道:“没事,是我太不小心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分明是被燕淮给吓的。

承恩侯见女儿没事了,才对小厮说道:“快带燕将军去正厅,我这就来。”

“爹,你什么什么跟他认识了?”容姝记得她爹性子淡泊,不喜欢与朝中大臣来往,与燕淮更是不熟,他怎么好端端的来了?

承恩侯这会儿也想起了之前捐的粮草一事,不过他并未多言,只是说道:“爹先去见见,夫人,你陪着阿姝。”说完便去了前厅。

容姝心里担忧,她已经坚信燕淮对她容家不怀好意,肯定会像梦里那般害他们。所以,她才不想爹同燕淮来往。

“来,把剩下的药喝了,不然凉了。”洪氏满心满眼里只有生病的女儿,丝毫没有看出她的忧色。

容姝听话地张嘴喝了一口,咽下去之后忍不住说道:“娘,阿姝以后想嫁个文臣,您可得跟爹说清楚呀。”那场噩梦里,燕淮假意求娶便是她和娘亲悲剧的开始。不管是不是会发生,她都要未雨绸缪。

洪氏听了她的话,不由轻笑出声:“你这小脑袋想什么呢?你放心吧,你爹定会为你选一门让你满意的亲事。”

听了娘亲的话,容姝总算松了口气。她喝完药,推着母亲去休息,说自己要睡一会儿。

眼见洪氏离开了,她才掀开被子,将小溪喊了过来,吩咐道:“你去正厅里偷听一下,看看燕淮跟我爹说什么。”

“小姐——”小溪不解。

容姝正色道:“好哇,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奴婢这就去!”小溪立即应声去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