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笙念天明小说叫什么名字 林笙念天明全文免费阅读

林笙念天明小说叫什么名字 林笙念天明全文免费阅读

林笙念天明是著名作者三度春秋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内容主要讲述我被逼着和纸人成亲,为了逃婚,我娶了邻家的美女小姐姐。可成亲当天,一连串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阴阳诡婿》 第4章 免费试读

“爷爷……这些叔伯婶婶是怎么回事?”

突来的变故让我没有丝毫准备,看着那些仓惶离去的村民,我的心里倍感莫名。

而原本还喜上眉梢的爷爷,脸上的皱纹也一下子僵住了,他看着桌上熄灭的红烛,手止不住地哆嗦了起来。

念冰也注意到了刚才村民们的目光所及,她小心翼翼地问我,“林笙,他们为什么这么怕我,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了?”

对此,我也倍感莫名,可爷爷不曾说话,他默默地抽着一支烟,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念冰,让人头皮发麻。

过了好一会,他终于开口了,朝念冰说道,“姑娘,可以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吗?”

念冰的脸上浮现一抹疑惑,可还是告诉了他生辰八字。

而爷爷掐了掐手指,却是一声长叹,“哦,怪不得,怪不得!”

他的这番感叹让我迷惑不解,随即问他怎么了。

可爷爷没有搭理我,却是冲念冰说道,“姑娘,你肯下嫁到我家帮林笙了纸婚,这番好意我心领了。但你俩的八字不合,这辈子是不可能凑一对的。”

我虽然不懂八字命柱,可多少听懂了爷爷的话外之音。

以他的意思……莫不成是打算退婚!?

“林叔公,您……是嫌弃我,怕我做不好您的孙媳妇吗?”

念冰的眸子闪烁,鼻翼一张一合,好像随时就要哭出来,让人倍感心疼。

“不是嫌弃你,是不想耽误你,而且我家林笙本来也配不上你。”

说这些话的时候,爷爷脸色铁青,“现在你们还没拜完堂,所以这场婚事就做不得数。这样吧,我先送你回家,正好我也有点事要和你爸再商量商量。”

说着,爷爷也不管念冰是否同意,拽着她的手就往屋外撵。

“爷爷,您这是干什么?念冰过了门,就已经是我媳妇了啊!”

看到这一幕,我连忙上前想要制止。

“她不是你媳妇!这个女人也不是你能娶的!”

哪想爷爷突然朝我一声怒吼,他额头上青筋直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不管你是被她迷住了还是怕遭纸婚,但今天这婚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你要再敢说半个不字,就跟当年你爹妈一样给我滚出家去!”

我被爷爷的这副模样吓住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大动肝火,一时间竟是不敢吱声。

而念冰低着头无声啜泣着,似乎她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我看着她,心里满是酸楚。

我不清楚她为什么愿意嫁给我,可既然答应了,那就是我一辈子要照顾的人,但爷爷的威严,是一座我迈不过的大山。

就这样,爷爷带着念冰就往清水村走,而我跟在他的后头,五味陈杂。

今天我娶亲的事,早已满村皆知。

一路走来,我看到附近有很多村民冲着我们指指点点,都在小声地议论着什么。可当我看向他们时,这些人却一个个都噤了声。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里,我们来到了清水村。

可隔着老远,我就看到念天明的家前聚满了人,他们围在门前的一棵柳树旁,一个个议论纷纷。

“林老爷子,你们爷孙俩怎么来了?你知不知道,刚才念天明***了,可邪门了!”

这时候,一个当地的村民朝我们走了过来,脸上满是恐惧。

什么?念天明***了?

可今早我来接亲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啊,怎么会突然想不开了呢?

带着这个疑惑,我朝着前方人群看去,登时瞳孔紧缩。

人头攒动间,我看到念天明就站在门前的一棵柳树下。他双眼紧闭,脑袋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斜歪着,一根根细长的柳枝紧紧缠着他的脖子,使他的身体不曾倒下。

念天明的手并没有被缚住,按理说他只要稍微抬抬手,就可以免于非难。

可村民们告诉我,念天明早在一个钟头前就已经死了。因为死得太过邪乎,大伙儿都没敢挪他的尸。

爷爷的脸难看得就像一块老腊肉,他盯着念天明站着的尸体好一会,朝旁边的村民问道,“老乡,念天明死之前,是不是有过什么奇怪的人上门?”

“哦,我记起来了,好像还真有一个!”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告诉爷爷,今天上午他来找念天明,想请他帮忙看下新宅风水。可念天明却推脱了,他收拾着行李,只说有急事要出一趟远门。

可他拿着东西刚准备离开,就被一个老瞎子堵住了门。

老瞎子撑着把黑纸伞打着个纸灯笼,看上去颇为怪异。

进屋后,老瞎子便要念天明赏他一口吃食。

念天明没二话给了他一碗米,但老瞎子说他要的是糯米,念天明耐着性子给他换了糯米,结果老瞎子又说他要的其实是血食。

无奈之下,念天明只好宰了一只鸡,把鸡血拌进了糯米里。

直到这时,老瞎子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可刚出门,却又把血食撒在了门前的柳树下。

瞎子走了,可念天明却突然性情大变,把自己关进了屋里闭门不出。等这中年人再上门时,他已经在门前柳树下上了吊。

“哎,这件事我越想越觉得后怕,只怕是念天明在外边得罪了什么人,有人逼着他***了啊!”

最后,这个中年人如是感叹道,却是让我莫名一个哆嗦。

撑纸伞打灯笼的老瞎子,这不就是昨天给我牵纸婚的纸媒人吗?

莫不成是因为念天明帮我说亲破纸婚,让那纸媒人记恨在心,所以反手就把他给害了?

可念天明好歹是一方道士,那纸媒人到底是使了什么法子,能逼得他站在柳树下上吊?更何况还是以这种诡异的方式。

带着这些疑惑,我看向爷爷,可爷爷面无表情。仿佛死掉的并不是自己的挚交,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

“孙娃,念冰已经送过来了,她家的事已经和我们无关,跟我回家吧。”

爷爷朝我说道,声音无波无澜。

我惊讶地看着爷爷,一时间有些认不出他了。

念天明因为我而出事,可爷爷既不曾有丝毫悲痛抑或愧疚,也没有打算料理他的后事,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可是,念叔是因为我才被纸媒人害了啊!”

我的心里万分不解,不明白他的这番变故是出于念冰,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他的死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这都是他自己的造化!”

爷爷的表情冷漠依旧,“你记住了,今天我们没来过这里,你也没娶过亲,而念天明更没有帮你破什么纸婚!”

说着,爷爷拉着我就要往回走,可我愣在原地,一种莫名的不安感涌上了心头。

我记得我们来时,念冰就站在爷爷身边的。可此时人头攒动,我朝四周张望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念冰的身影。

念冰人呢,怎么突然消失不见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