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令顾子烨江雅清大结局小说全本阅读

无极令顾子烨江雅清大结局小说全本阅读

无极令小说主角名为顾子烨江雅清,由青海长云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已上架快看。失踪三年的顾子烨出现在婚礼上,仇人搂着他最爱的女人冷笑连连,亲朋好友对他冷嘲热讽。然而一市之首,却战战兢兢,浑身冒汗的快步跑到他面前跪下:“不知令主驾到,罪该万死!”

《无极令》 第3章 免费试读

看到冯开元来了,刘青山心中虽然惊愕,却还是飞快的迎上前去,堆起谄笑:“冯先生,好久不见,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你算什么东西,给我滚开!”冯开元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打在刘青山脸上。

刘青山被打的有点懵圈,捂着脸不知所措。

没有人敢阻挡冯开元,哪怕那些刚才叫嚣着要教训顾子烨的达官贵人,此刻也恭敬的微微弯下身子,向冯开元致敬。

看到冯开元到来,江雅清心里更慌。

刘家什么时候和这位大人物有牵扯了?从来没听人说过。

她惊慌失措,本能的推了顾子烨一把,急声道:“你快跑!带上瑰儿,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

已经走到两人跟前的冯开元,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单膝跪地,深深的垂下头颅。

充满敬畏的话语,从他口中吐出:“榕城冯开元,参见令主!”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管刘青山,还是江雅清,又或者来参加宴席的人们。

他们像见鬼一样看着眼前这一幕,不少人下意识揉了揉眼睛,狠狠掐几下大腿。

这是在做梦吗?

整个榕城无人敢招惹的冯开元先生,竟然向一个死而复生的年轻人下跪?

令主又是什么意思?

刘青山浑身颤抖着,近乎抽搐,额头像变戏法似的不断冒出豆大的汗珠。

看着神情淡定的顾子烨,刘青山的瞳孔中,只有无尽的恐惧。

一个能让冯开元如此恭敬的人,到底有多么恐怖的来头!

江雅清回过头,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丈夫。

她实在难以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顾子烨淡淡一笑,道:“我说过了,区区刘家,灭掉易如反掌。冯先生起来吧,不用这么客套。”

有了他这句话,冯开元才敢起身。

三分钟前,顾子烨说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当他是鼓里安风扇,吹牛皮!

三年里渺无音讯,公司被瓜分干净的废物,也敢说灭了刘家?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这不是吹牛,而是事实!

一个身影突然冲过来,跪倒在顾子烨面前,正是刘青山。

此刻的刘青山,已经没了之前的嚣张气焰,只有无尽的惊惧。

他用力磕着头,带着恐惧的颤抖嗓音:“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令主驾到。刘家愿意奉上五千万现金作为补偿,还请令主……”

刘青山话没说完,就被冯开元一脚踹在脸上。

“蝼蚁一样的东西,也敢对令主不敬!给你三个小时的时间,刘家自己宣布破产,否则的话,我亲自将你们刘家赶尽杀绝!”

刘青山脸色一片灰败,冯开元亲自发话,谁人能挡?

可刘家如果真的就此覆灭,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他只能抱着侥幸的心理,向冯开元求饶道:“冯先生,我们刘家与唐氏的唐天弘有些交情,还请看在唐氏的份上,给我们一条活路。”

冯开元听的微微一怔,不等他说话,顾子烨清冷的声音传入耳中:“我已传令森罗殿,百战殿入境。唐天弘当年犯下的错,必将百倍偿还!”

听到这句话,冯开元的身子不由一抖。

无极陵的直属势力,共有十个,其中森罗殿和百战殿,就是其中之二,也是战斗力最强的。

这两股力量入境,不用想也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哪怕同为无极陵所属,冯开元都不禁感到浑身发冷。

他没有再犹豫,直接对旁边的手下吩咐道:“以我的名义,三个小时内,将刘家所有的产业连根拔起!”

刘青山在一旁听的浑身大汗淋漓,彻底瘫软在地。

完了……

一切都完了!

连唐氏都挡不住冯开元,还有谁能救他们?

冯开元走到顾子烨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后,问:“不知令主还有何吩咐,要不要现在就去灭了唐氏?”

一堆宾客听的表情十分精彩,作为榕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唐氏,资产超过百亿,势力何其庞大。

冯开元竟然用这么轻松的语气,好像灭了唐氏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顾子烨微微摇头,他揽住江雅清的腰肢,道:“今天第一天回来,不想见太多血。如果唐天弘自己把脑袋送过来,我可以给唐氏一个留香火的机会。这里的事情你处理一下,不用送我了。”

“是,我这就传话给他们!”

顾子烨没有再多说,揽着江雅清朝外面走去。

所过之处,所有人避让三舍,不敢直视。

他们心中有着无尽的敬畏,疑惑,但没有任何人敢问。

刘家的下场告诉他们,榕城,要变天了!

当两人走出酒店的时候,于兰梅追了上来。

她满脸的谄笑,拉着顾子烨的胳膊:“女婿啊,你看你,怎么走的这么急。都是一家人,这么长时间没见,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几分钟前,她还指着顾子烨的鼻子叫骂,现在却刻意巴结。

如此惺惺作态,让江雅清都觉得十分丢人,道:“妈,我们要回家,没时间一起吃饭。”

“回家好啊,我正好跟你们一块回去,好几天没见瑰儿,真是想的很。”

顾子烨哪里看不出这个丈母娘的想法,无非看到冯开元对自己如此恭敬,所以才想找个新的靠山。

“你可能误会了什么,其实我和冯先生不是很熟,全靠之前四处流浪时,一位老先生送的信物,才能托冯先生演出一场好戏。”顾子烨道。

于兰梅听的一怔:“演戏?”

“当然是演戏,不然的话,你以为我流浪三年,怎么能让大名鼎鼎的冯开元这么敬畏?”顾子烨冷笑着道:“而且也不怕告诉你,其实这场戏的主要目的,就是冯先生要收了刘家的财产,我只是配合他而以。”

于兰梅愣了几秒,然后脸色逐渐难看起来。

没错,一个三年前被人打断四肢,扔进江里的废物,怎么可能让冯开元敬畏呢。

三年时间,他能把手脚养好都算谢天谢地了!

自己还真是蠢,以为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原来都是冯开元自导自演,要拿刘家开刀?

想到这,于兰梅忍不住指着顾子烨,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我还真以为你有出息了,原来都是假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