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林笙念天明免费阅读第3章

(抖音小说)林笙念天明免费阅读第3章

林笙念天明是作者三度春秋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被逼着和纸人成亲,为了逃婚,我娶了邻家的美女小姐姐。可成亲当天,一连串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阴阳诡婿》 第3章 免费试读

“念道公,这是你女儿?之前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啊?”

不仅是我,爷爷也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颇为吃惊。

念天明笑了笑,“她叫念冰,是我以前在老家生的女儿,正好这几天她有空,所以专程过来看望我。”

原来,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念冰。

我不由自主的又朝她偷看了几眼,却是越看越发迷人。

“女儿,我和这两位客人有点事情要谈,你去帮我们准备点吃的吧。”

这时,念天明朝念冰说道。

念冰应诺了一声,给我们沏了壶茶后,便返身去了厨房。

我痴痴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念天明重重咳嗽了一声,才依依不舍收回了目光。

关于念天明之前的家室,爷爷没多少心思过问,进屋坐下没多久,他就朝念天明问道,“念道公,你把我们叫过来,是不是想到什么破纸婚的法子了?”

对此,念天明摇摇头,“我之前就说过了,这纸媒人如果成心要续婚,不是我能阻止的。”

“不过,林笙毕竟还没有和纸新娘拜堂,眼下唯一能补救的办法,就是马上给他谈成一门亲事。这样一来,林笙就成了有妇之夫,事后纸媒人再想用纸婚来害他,就名不正言不顺了。”

念天明说得倒是轻巧,可真要做起来哪有这么容易?

我自幼爸妈就不在身边,爷爷又是个普通的庄稼汉,家里穷得叮当响,压根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

现在的女孩子都不是傻白甜,以我家这条件,谁愿意下嫁上门跟着我吃苦受穷?

爷爷也是一声苦笑,“念道公,我家的情况你也清楚,这亲事也不是说谈就谈得成的,更何况是眼下这个时候?”

对此,念天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他,“林老爷子,你觉得我家念冰怎么样?”

“生得落落大方,有礼有节,是个难得的好姑娘。”

念天明点点头,又看向了我,“林笙,你觉得呢?”

我瞅着厨房的方向神往不已,不假思索地应了声,“很漂亮,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孩子。”

听了这话,念天明的脸上露出一丝释然,随后却是对我说道,“既然你们都对我女儿这么看好,那现在我就把她嫁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

我愣住了,念天明……竟然打算把念冰嫁给我?

我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他在故意拿我打趣。可念天明的表情非常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却是让我越发心虚起来。

我虽然年龄尚小,但多少也懂得门当户对的道理。

念天明是当地有名的道士,附近但凡有工地施工动土,或者有谁家要兴建别墅,都会请他来看风水做法事,一次少说也能赚上三两万,家底别提有多厚实了。

我虽然不知道念冰老家是什么样的,但从她的谈吐她的打扮她的气质看,家境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像她这样的女孩,就应该生活在大城市里,和一个同样家境优渥的青年才俊结婚生子,生活幸福美满。

而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将来要么扎根农村,要么去工厂流水线上做工,等到年纪合适了,再娶一个同样普通的农村大姑娘,平平庸庸过一辈子。

可娶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当媳妇,是我连做梦都不敢去想的事情。

对此,爷爷也是直摆手,“这可使不得!念道公你家什么条件,我家什么条件?你想帮林笙我很感激,但也不能把自己女儿这辈子给耽搁了!”

“哪有耽搁不耽搁的,就看他们愿不愿意。”

念天明对爷爷的顾虑毫不在意,就在这个时候,念冰端着三碗面从厨房走了出来。

面上了桌,而念天明看向了她,“女儿,这个小伙叫林笙,今天我想做个主把你嫁给他,你同不同意?”

念天明的这番话没有丝毫征兆,让念冰一下子呆住了,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

我不自觉看向她,发现她也在看着我,眸子里带着讶异,也掺杂着其他我看不懂的情愫。

她是那么的漂亮,以至于让土包子一个的我无地自容。

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出于自卑,我的脸上一片火辣辣的,下意识避开了她的眼神。

我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种可能,心想她会不会对我不闻不问,抑或扭头就走,或者干脆笑我痴心妄想……

“你今年多大了?”

胡思乱想间,一个天籁之音在耳旁响起。我左顾右盼,才发现到是念冰对我说的。

我结结巴巴好一会,这才告诉她十八岁。

念冰秀指微掐,微微颔首,“林笙,我比你大了两岁,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意嫁给你。”

她的这句话,直白又让人倍感虚幻。

我满脸诧异地看着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知道,我和她从认识到现在也就不到半小时,说的话加起来也没超过三句。

可她既不了解我性格,也没过问我的家世,更不了解我的为人,就答应要嫁给我,让我觉得像是在做梦一般。

“我女儿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是不是该表个态了?”

念天明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也许是出于私心,也许是对念冰一见钟情,我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

对此,念天明满脸欣慰,“好,好!你俩相互中意,我就放心了!林老爷子,我们该替他俩筹备婚事了!”

我不知道念冰到底看中了我哪一点,可三言两语间,我的终身大事就已经被定了下来。

爷爷的脸上既高兴又有担忧,但终究默认了这门婚事。

因为担心夜长梦多,长辈们把婚事定在了明天,念天明知道我家的情况,也没有提及彩礼嫁妆的事儿,只说备几桌简席有主婚人就行。

商议结束,爷爷便带我回了家,开始请人帮忙筹备婚事。

当第二天我再去念家接亲时,念冰穿上了一身好看的红嫁衣,遮上了红盖头。

按照家乡的规矩,女方的长辈是不能送亲的,从出娘家到进婆家的这段路途,新娘的脚也不能沾地。

可我雇不起婚车,也没请到花轿,只好在鞭炮声里背着念冰回了家。

一路上,念冰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依偎在我的肩膀。

静谧的晨风从身边吹过,念冰的长发飘在了我的脸上,有着一抹好闻的味道,让我不禁一阵恍惚。

昨天之前,我还以为自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可转眼就有了自己的家室。

想着以后就要和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相濡以沫,一起养家养孩子供养老人,我的心里既万分憧憬又莫名的陷入迷茫。

念冰的身体很轻,我的脚步很快。没多久,我就背着她回到了家里。

此时,家里张灯结彩,很多村民都闻讯赶来提喜道贺,而爷爷也是满面红光,热情招待着前来的人们。

和大部分山村一样,我们这的青壮年都早早离开村子外出拼搏,留下来的多是花甲老人以及留守儿童。

当我们到家时,老人小孩们纷纷聚了上来,议论着我娶的是谁家的姑娘,新娘会是啥个模样,现场好不热闹。

“良辰吉时已到,新郎新娘且入堂!”

吉时到了,爷爷高兴地坐上了高堂,主婚的老人为我和念冰牵上红花结,旋即主持婚礼。

“一拜天地!”

在主婚人的吩咐下,我和念冰跪在蒲团上,朝屋外的山田拜了一下。

“二拜高堂!”

我们转身朝向了爷爷,也朝他磕了个头,更是让爷爷乐得合不拢嘴。

“夫妻对拜!”

话音刚落,一阵阴风却忽然袭进了屋子。

挂在门口的彩灯以及屋内高桌上的红烛没有征兆地突然熄灭了,而念冰的红盖头也随即被吹落,掉在了地上。

婚礼没结束前,盖头落地是不吉利的,我连忙起身把它捡了起来。

可就在我打算把盖头重新为念冰遮上时,原本热闹喧嚣的屋子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我下意识回过了头,发现所有的村民都在以一种惊愕的目光看着我,或者说是看着我身后的念冰。

盖头落了,念冰惊为天人的容貌显现在大伙面前。可是,这些人并非惊叹于念冰的模样,因为在他们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种惊恐抑或害怕的东西。

“那个……老林啊,我临时有点事,就不喝你家的喜酒了啊!”

“我突然想起儿子今天要回来,我……我也得回家一趟。”

“遭了,家里现在还煮着粥呢……”

一时间,这些参加婚礼的村民,却是一个个都以各种理由慌张离开了我家,就连主婚的老人也以身体不好为由,当场退了红包逃出了门,任凭爷爷如何挽留都无济于事。

不一会,整个屋子就只剩下我和念冰以及爷爷三人。

这……这究竟是怎么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