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余长生张道子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完整版)余长生张道子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余长生张道子是作者月照残烛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月照残烛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下面看精彩试读!从小跟随张道子在乡野长大的余长生,凭借一本《黄庭经》驱鬼捉妖,修炼自己的驭龙之术。然而与富家千金的姻缘让他步入都市,明白了什么叫作人心叵测与都市繁华。风水定财、占卜命相,阴阳回返、五方驱鬼,且看麻衣诡相如何搅动风云……

《麻衣诡相》 第4章 免费试读

鸡鸣时分,一缕阳光从窗外斜斜洒了进来。

躺在床上的余长生伸了个懒腰,一起身才发现柳烟烟正趴在床边睡得正香。

柳烟烟这妞五官长得好看,皮肤也白皙,看长相倒是有几分混血美女的感觉。

想到这样的美女是自己的未来老婆,余长生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要帮她把额前的长发给拨开。

谁知道余长生的手刚一靠近,睡梦中的柳烟烟就若有所感地睁开眼睛,和防贼一样盯着他。

余长生收回手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说道,“你就在这儿趴了一晚?我躺的这床宽敞,你想睡觉就上来和我一起睡嘛,我又不介意。”

“不要脸。”柳烟烟低声骂了一句,站起身用橡皮筋扎了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王虎,昨晚没什么事吧?”

站在门口抱着一根木棍的王虎摇了摇头,双眼满是红血丝的他声音沙哑地说道,“除了昨晚有两个想翻窗户进来的被我打跑了,其他就没什么了。”

昨晚还真有人想对他们动手!

“不行,这里不能再待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柳烟烟皱着眉头说道。

这穷乡僻壤的,要真出了什么事连警察都不一定能及时赶到。

柳烟烟觉得自己的命金贵着,犯不着因为一点小事儿就丢在这种地方。

柳烟烟和王虎如临大敌,余长生却是把床上的被子折叠好后,淡淡地说道,“着什么急啊,我还得出去逛逛,才知道这事情解决了没有。”

柳烟烟真不知道这余长生是傻还是彪,村里人现在明摆着要杀他灭口,他竟然还想要出去逛逛?

没等柳烟烟拦住他,只见余长生抬起木门阀双手猛地往前一推,房间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在余长生屋前的小院里,两个面色铁青的汉子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死活不知。

而在这两个汉子的后面,是以村长牛望山为首的全村村民。

他们脸上现在哪里还有昨天的嚣张和狠厉,一个个就像被吓坏的鹌鹑一样,跪在地上低着头瑟瑟发抖。

见余长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已经跪了一夜快虚脱的牛望山赶紧行五体投地的大礼,声嘶力竭地喊道,“余师傅我们错了!求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现在知道错了?不护犊子了?”余长生淡淡一笑,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

“不护了不护了,这些瘪犊子本来就做了错事,去投案自首那是应该的。是我牛望山一时鬼迷心窍,悔不该没有听余师傅您的话。”

趴在地上的牛望山痛哭流涕,不知道的还以为余长生把他怎么了一样。

柳烟烟对于牛望山和这些村民们的态度转变一脸茫然,她在后面用手戳了戳余长生,小声地问道,“他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一晚上的功夫态度就变得这么好了?”

余长生轻轻抬了抬下巴,颇为得意地对柳烟烟说道,“你看他们跪的地上有什么?”

柳烟烟顺着余长生示意的方向看去,发现不管是牛望山还是那些村民,全都跪在一个黄色的大圆圈里。

这大圆圈是昨晚余长生做法事时布下的,所以一开始柳烟烟也没有注意到。

现在被余长生这么一点,她这才反应过来,这些村民昨晚肯定是又撞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只有在这黄色的大圆圈里待着才不会出事。

而躺在地上的这两个汉子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肯定是撞到脏东西后没有第一时间进圆圈,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行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都起来吧。”

余长生拿出两张黄符,分别贴在躺在地上那两人的嘴上。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那两人的脸色逐渐恢复了红润,而黄符则慢慢变黑。

“把他们两个抬回去,再睡两个小时就会醒了。”余长生顺手将变黑的黄符烧掉,然后一脸认真地对牛望山说道,“牛村长,既然你已经想明白了,那晚点就带着那些欺负过魏秀的人去自首吧。我这黄圈保得了你们一时,保不了你们一世,好自为之。”

“是是是,我马上就带他们去自首。”担惊受怕了一晚上的牛望山这次学乖了,他拿出一个厚厚的黄皮信封递给余长生,小声地说道,“余师傅,这些钱是我们全村人的一点心意,请您务必收下。”

余长生两根手指一夹,脸上笑开了花。

这厚度,怎么的也得一万起步。

这牛望山还给自己打马虎眼,说自己连三千块都得去县城里取,现在这一万多还不是轻轻松松就拿出来了?

“行了,你们村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我走了。”

余长生把信封收进布袋,给柳烟烟一个可以走了的眼神。

一直到坐上军绿色的牧马人,见牛望山他们没有追过来,柳烟烟和白忠胜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柳烟烟看来,昨晚那些村民对他们可是真动了杀心的,结果余长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一晚上的功夫就让那些村民乖乖听话了。

一想到爷爷犯病时的吓人模样,柳烟烟心里对余长生也有那么几分期待了。

“余长生,你真知道我爷爷得的什么病?”

缩在座位上正摆弄罗盘的余长生头也不抬地回道,“你爷爷是不是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发一次疯,发起疯来六亲不认,看见谁就会攻击谁?”

“对!”柳烟烟眼前一亮,“那你真能治好我爷爷吗?”

“你爷爷这病说不好治,我也只有三成的把握。”

“三成……”柳烟烟轻咬红唇道,“如果你能治好我爷爷的病,随便你提什么条件我们柳家都能答应你。”

“真的?我要你也行?”余长生似笑非笑道。

柳烟烟深吸一口气,艰难地点了点头,“我说了,只要你能治好我爷爷,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余长生吹了声口哨,“那行,我现在有六成把握了。”

柳烟烟一愣,被余长生这话气得牙痒痒。

刚才还说三成,一转眼就六成了?这余长生到底靠不靠谱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