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又在哄媳妇》最新章节by萌佳人无弹窗在线阅读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最新章节by萌佳人无弹窗在线阅读

独家新书《摄政王又在哄媳妇》由著名作者萌佳人最新创作的古言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钟毓清裴翎珩,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惊爆!京城第一肥女钟毓清竟然开始暗搓搓逆袭了?软包子一朝崛起,居然杖打庶姐三千鞭!饭袋子一朝翻身,居然踹掉主母掌管店铺又掌家!肥胖子一朝脱胎,居然飒爆全京城!“王爷不好了,钟大小姐又将隔壁将军府的公子打了一顿!”“王爷不好了,钟大小姐又将御膳房的厨子撵出去了!”“王爷不好看,钟大小姐又别人围堵提亲了!”家丁看着裴翎珩转身就往外奔去,忙问:“王爷,您干嘛去?”男人眉头一皱:“再不去哄媳妇就要跟人跑了,赶紧,带上聘礼,跟我上门提亲!”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 第5章 免费试读

钟毓清吃了一惊,裴翎珩微微一拧眉,径直跳到房梁之上,刚稳住身形,便看见一个身着粉衣的女子笑意浅浅的拿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姐姐身子可好些了吗?”

钟婉灵将食盒放到桌上,脸上带了些故作愧疚模样:“先前是妹妹不懂事冒犯了姐姐,因此特意来给姐姐送些吃食,还望姐姐莫要记妹妹的不是,今后嫁进王府,也提携妹妹一些。”

钟毓清看着那食盒,极其敏锐的捕捉到了对方眼底那一丝微不可查的冷意。

她心念一转,故意学着原主的模样做出一副飞扬跋扈的架势:“哼,现在知道来讨好我,早干什么去了?”

钟婉灵见她这副拿腔作调的姿态,心中反倒松了一口气。

这几日钟毓清的表现实在有些怪,不但祖母和爹爹觉得她醒了事,连仆人们对她也改观了许多,现在想来,恐怕只是惺惺作态罢了。

“姐姐,妹妹已经知道错了,请姐姐大人有大量,饶了妹妹吧。”

她故意做出一副瑟缩模样,惹得钟毓清又是一阵暗笑,才摆了摆手冷笑一声:“算了,我可是要做王妃的人,懒得与你计较,看在这些吃食的份上,便算了吧。”

她打开食盒,做出一副馋相,低咳一声才看向钟婉灵:“你出去,我吃饭不喜欢旁人看着。”

钟婉灵倒是知道这嫡姐的吃相极差,向来怕人看见,此刻也没有生疑,但看着钟毓清那看上去竟清瘦了些的脸,却不禁皱了皱眉。

比起几天前,钟毓清实在像是变了个人一般,那精致的五官已经初现轮廓,脸上那一点点发腮反倒衬得她有些娇憨可爱,但是明明母亲每日都吩咐了人在她吃食中下药……

“姐姐这几日可是食欲不振?怎得瘦了些?”

她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生怕被钟毓清看出些什么,钟毓清抬眸瞟她一眼才幽幽开口:“这几日还害着病,有些没胃口。”

钟婉灵微微蹙了蹙眉,想到那放在吃食中会令人浑身流脓的药,倒是将这些小事丢到了一遍,又假模假样的嘱咐了她几句,才恭敬的退了出去。

裴翎珩拧了拧眉,听着脚步声已经远去,刚想跳下来,就看见一个小丫鬟慌不迭的推开门:“大小姐!不要吃!里面有毒!”

钟毓清抬起头,认出她是前些日子那个给她侍弄汤药的丫头。

“大小姐,夫人想让二小姐替您嫁给摄政王,在里面下了毒,吃了会生毒疮!”

那丫头跑得连气都喘不上来,钟毓清为她倒了杯茶,从摸出一锭银子递给她:“辛苦你来报信,吃杯茶歇口气,回去莫要被人发现了,另外……”

那丫鬟见了那银子,脸上的表情立时间更为恭敬,听完钟毓清的嘱咐,才点点头走出门去。

裴翎珩不禁有些失笑,看她仿佛变了个人一般的态度,越发觉得她有趣。

“小姐难道是因为要出嫁了,才想着减肥的?”

他从房梁上跳下来,看着女孩那张娇弱可爱的脸,心中不禁有些欢喜,却没想到钟毓清长长叹了一口气才开口道:“我不愿嫁给那人,只想着锻炼好身体逃婚算了。”

“……”

不想嫁他?

裴翎珩紧紧拧了拧眉才开口道:“小姐为何不愿嫁呢?”

“我听闻那人已经有了许多房妻妾,而且性子暴戾,应当也不是良配吧。”

钟毓清下意识摸了摸手腕上那枚白玉,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张清隽的脸,裴翎珩的眉头不由得蹙得更紧,语气也阴沉了些:“小姐,旁人的传言,也当不得真吧。”

“倒不全是因为流言,只是我志不在此。”

钟毓清有些不解的看向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低沉的男人,眨了眨眼道:“我想自己创下事业,便是要同什么人成婚相守,也需要些感情基础,若只是凭一纸赐婚,今后也不会幸福。”

裴翎珩听他这么说,心里倒是舒服了些,却有些好奇她对自己的看法:“小姐想来已经见过那位未婚夫了,不知小姐觉得他是怎样的人?”

钟毓清有些诧异的看他一眼,只觉得这男人似乎格外关心她的婚事,思索片刻才开口道:“长得挺好看的,是个美男子。”

裴翎珩一向不喜欢别人说他生得漂亮,但被这女人一说,却觉得心里有些开心,钟毓清重重的打了个哈欠,揉着怔松的睡眼开口:“壮士,我有些乏了,你若要找我聊天,便下次吧。”

“那便不多叨扰了。”

男人冲她轻笑一声掠出窗外。

钟毓清目光沉沉的看向那食盒,过了片刻才冷笑一声:“幼稚!”

翌日一大早,钟毓清直睡到日上三竿,才听见院子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房门被重重推开,大夫人大踏步走进房间,脸上的表情有些焦急:“清儿,你怎么还不起身,莫不是哪里不舒服?”

钟毓清打了个哈欠,从床上慢慢坐起,睡眼朦胧的看向大夫人,嘴角弯起一丝微不可查的冷笑,语气却有些茫然:“大夫人有什么事?”

大夫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看着钟毓清那张光洁的脸,不可置信的抬起手指向她:“你,你怎么会……”

“我怎么了?大夫人怎么一副我应该出事的模样?”

钟毓清勾起唇微微一笑,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一个小丫鬟慌不迭的冲进来:“夫人,不好了,二小姐的脸上生了许多毒疮,您快去看看吧!”

陆氏的眼神立时间变得惊怒,钟毓清眯起眼,故意做出一副担忧模样从床上爬起来:“妹妹出了什么事?好端端的怎么会生疮呢?快领我去看看。”

她拿起自己的外衫慢悠悠的披上,陆氏终于回过神来,疾步走出了房间,钟毓清老神在在的将自己收拾妥当才跟上去,便看见几个仆人将钟婉灵制住,不让她去挠自己脸。

钟婉灵脸上尽是鲜红流脓的疮,一看见她便状若疯狂的嘶吼道:“钟毓清,你这***……是你害我!是你故意下毒害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