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摄政王又在哄媳妇(钟毓清裴翎珩)小说精彩章节手机内免费试读

完整版摄政王又在哄媳妇(钟毓清裴翎珩)小说精彩章节手机内免费试读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主人公叫钟毓清裴翎珩,由萌佳人倾情著作的一部古言小说,已上架快看。惊爆!京城第一肥女钟毓清竟然开始暗搓搓逆袭了?软包子一朝崛起,居然杖打庶姐三千鞭!饭袋子一朝翻身,居然踹掉主母掌管店铺又掌家!肥胖子一朝脱胎,居然飒爆全京城!“王爷不好了,钟大小姐又将隔壁将军府的公子打了一顿!”“王爷不好了,钟大小姐又将御膳房的厨子撵出去了!”“王爷不好看,钟大小姐又别人围堵提亲了!”家丁看着裴翎珩转身就往外奔去,忙问:“王爷,您干嘛去?”男人眉头一皱:“再不去哄媳妇就要跟人跑了,赶紧,带上聘礼,跟我上门提亲!”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 第1章 免费试读

“噗,咳咳咳,咳咳!”

钟毓清的意识才将清醒一些,喉头便涌起一口腥臭的污水。

“大小姐没,没死!大小姐活了!”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惊慌失措的吼叫声,和着凌乱的脚步,钟毓清下意识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入目竟是一群穿着古代仆从的衣衫的人正四散奔逃。

怎么回事?她的车不是掉到了长江大桥下吗?眼下是被人打捞了起来?但这些人为什么要逃?

她刚想张嘴叫住那些人,一口污水又再次涌了上来,她直到咳得脸颊发烫,才将鼻腔中那些污水吐了出来,待她刚想撑着身子站起来,却被自己的手吓了一跳。

那是一双带满了各色宝石戒指的肥腻小手,指头虽不算短,却因为太过粗笨,看上去活像是一只***嫩的猪蹄。

而那截被翡翠镯子箍得死死的手臂看上去也颇为喜感,像是两头肥大,中间被勒的细窄的莲藕。

这是……

钟毓清下意识挪到旁边那一汪有点浑浊的水池边,入目便是一张面若银盆的大圆脸。

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突然从脑海中传出来,钟毓清捂着胀痛的头呆了半晌,再看向水中那倒影时,终于不得不接受自己穿越了这件事。

原主是这大梁朝平南侯府的嫡女,却因为被家中娇惯得太过,养出一副跋扈性子,自己又贪吃,正是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身材却生得太过肥胖,被这京中的贵族少女们日日嘲笑,久而久之,相府的人也对她心灰意冷。

今日原主被她那庶妹推下水,那些被她整天欺压的仆人竟听了她那庶妹的话,只冷眼看着,直到她沉入水底没了气,才将她从水里给捞起来,生生害得原主被淹死了。

钟毓清的嘴角微微抽了抽,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裳走向房间,却看见一众人急匆匆的从院子外走了进来。

“我的清儿啊!”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一见她,便大哭着抱了上来,全然不顾她周身那些污泥和浑水。

钟毓清鼻子一酸,知道她便是原主的祖母,莫名便想起了自己的奶奶,拭了一把眼角的泪才反手搂住老太太:“奶奶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嘛,清儿不孝,让奶奶担心了。”

老太太愣了一愣,本以为她受了这般的委屈,少不得要跟她发一通脾气,却没想到她反倒安抚起了自己来。

“母亲,您身子不好,既然她无事,您便回屋里歇着去吧。”

跟在老太太身后那面色严肃的中年男人表情颇为淡漠,眼底却有一丝丝隐隐的担忧:“你都这么大了,怎得还毛手毛脚的跑到那水池边失足落下去呢?若不是你妹妹来报信,你小命都要没了!”

钟毓清微微眯了眯眼,看着那站在中年男人身后的娇弱女子,便知道她是自己那位样样都压了她一头的庶妹钟婉灵了。

钟婉灵的目光有些挑衅的看着她,弱弱的拉住钟振山的衣襟:“爹爹,也是女儿不好,女儿不该过去突然出声唤姐姐的,谁知道便把姐姐惊了下去……”

“同你没关系,她这么大的人了,还一惊一乍,怎能怪得了你。”

钟振山哼了一声,钟婉灵眸底立时间闪过一丝得逞的精光,看着钟毓清故作愧疚的开口:“姐姐可否原谅妹妹……”

“你我本是姐妹,哪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呢?”

钟毓清却并没有像她所以为的那样勃然大怒,向父亲和祖母告状,说是她将自己推下了水,反而是做出一副宽宏的样子:“只是妹妹又何必舍近求远跑去唤祖母和爹爹呢?那池子旁围着那么多仆人,随便让他们动动手,便也将我救起来了。”

钟婉灵的表情顿时有些僵硬。

老夫人自从嫁进钟家,便是见惯了这等内宅争斗的,心中哪能不知道钟婉灵心中那些小九九,冷哼一声道:“既然有仆人在,为何不让仆人救下你姐姐才来通报?”

钟振山微微皱起了眉看向钟婉灵,钟婉灵噎了一噎才讪讪道:“女儿是着急了,本以为那些仆人会救姐姐,谁知道他们竟没有动作呢……”

钟毓清见她一副委屈模样,不由得勾了勾唇,语气依旧温和:“无妨的,妹妹年纪尚小,一时被这般事情吓着了也正常,爹爹,祖母……咳咳咳,此事也莫要责罚那些仆人,都是女儿一时失足罢了。”

钟振山看她脸色惨白的模样,心里也是一疼,再看那些仆人瑟缩的模样,一股怒意顿时冒了上来:“方才在院子里的那些人,通通打二十大板叉出去!真是愈发没了规矩,主子落水了,也不晓得救吗!”

仆人们立时间愣在那里,方才让他们不救钟毓清的可是二小姐,怎么现在二小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反倒是她们受罚?

“侯爷,老夫人!我们冤枉啊!是二小姐不让我们救人的!”

那二十大板打下去,可是非死即残,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可不能平白无故背这等黑锅!

钟婉灵的脸色顿时又红又白,眼看着那一众仆人跪了下来,强自挤出一副委屈模样开口道:“爹爹,您可不能听信这些恶奴的话……”

“是啊爹爹,妹妹若是不想救我,怎会大老远从这东苑跑去北苑唤您来呢,一路上可是奔波得紧。”

钟毓清适时补了一刀,饶是钟振山一看便是个不懂弯弯绕绕的钢铁直男,此刻也明白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从小教你们姐妹,要相亲相爱,你便是这样对你姐姐的?我真是纵坏了你!”

钟振山冷冷看了钟婉灵一眼,表情不复先前的柔和:“去祠堂跪着!将女诫抄写一百遍,没有抄完,不许出来!”

钟毓清好整以暇的看着钟婉灵那张苍白的脸,嘴角不由得勾起一阵戏谑的笑意,一阵冷风吹来,她突然觉得脑子一沉,径直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