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又在哄媳妇钟毓清裴翎珩未删节全本免费阅读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钟毓清裴翎珩未删节全本免费阅读

高质量小说《摄政王又在哄媳妇》由著名作者萌佳人最新创作的古言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钟毓清裴翎珩,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惊爆!京城第一肥女钟毓清竟然开始暗搓搓逆袭了?软包子一朝崛起,居然杖打庶姐三千鞭!饭袋子一朝翻身,居然踹掉主母掌管店铺又掌家!肥胖子一朝脱胎,居然飒爆全京城!“王爷不好了,钟大小姐又将隔壁将军府的公子打了一顿!”“王爷不好了,钟大小姐又将御膳房的厨子撵出去了!”“王爷不好看,钟大小姐又别人围堵提亲了!”家丁看着裴翎珩转身就往外奔去,忙问:“王爷,您干嘛去?”男人眉头一皱:“再不去哄媳妇就要跟人跑了,赶紧,带上聘礼,跟我上门提亲!”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 第4章 免费试读

“……”

钟毓清咬了咬牙,心中不禁暗骂这摄政王应该是脑子不太清醒。

她在京中是个什么名头,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摄政王竟然敢娶?

钟振山愣了一愣,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快请进来,算了,本相亲自去迎。”

“侯爷不必多礼。”

不等他走出门,一个身着红衣的颀长身影便已经大踏步走进厅中,脸上带着笑意,眸子里却没什么温度:“本王贸然上门打扰,实在是惭愧了,只是听说陛下下了懿旨,要本王迎娶贵府大小姐,便想着还是先将聘礼送上为好。”

钟毓清的唇角微微一抽,看着面前那个笑意和煦,面容俊朗的男人,不禁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男人忽然转头看向她,勾起唇冲她微微一笑:“这位便是大小姐吧?当真是生得颇有福相。”

颇有……福相……

这和在现代夸“这姑娘长得真喜庆”有什么本质区别?

“清儿,快来跟王爷见礼。”

钟振山低咳一声,将钟毓清拉到裴翎珩近前:“王爷,小女平时骄纵惯了,有些不知礼数,还望王爷见谅。”

“本王却觉得极好。”

裴翎珩脸上的笑意不由得更深,昨夜灯光昏暗,他并未将这女孩看个仔细,今日一瞧,才觉得她实在是生得好看,像是那年画娃娃一般精致可爱。

“……”

到底是她疯了,还是这位摄政王疯了?

钟毓清半晌没能说出话来,一旁的陆氏却已经狠狠握紧了拳,指甲深深陷进肉里。

她本以为摄政王见了钟毓清定会嫌弃,却不想看着态度,竟然像是对这蠢笨如猪,长相也和肥猪没什么两样的钟毓清颇有好感?

“王爷,小女蒲柳之姿,怎能配得上您呢。”

钟毓清低咳了一声,还是强迫自己挡住了美色的诱惑,古代的男人本就三妻四妾,与其嫁进豪门受委屈,还不如做老本行,说不定能成为富甲一方的女老板呢。

“您要不要还是考虑一下……”

“本王心意已决,还望小姐不要妄自菲薄。”

裴翎珩径直打断了她的话,从腰间解下一枚白玉系到她手腕上:“钟小姐,此物便当做本王送小姐的定情信物,下月十五便是良辰吉日,便将婚期定在那日吧。”

钟振山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枚裴翎珩的母妃留下的白玉,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

裴翎珩轻笑一声,冲着钟振山拱了拱手,便大踏步走出了前厅,王府的管家很快走了进来:“侯爷,这是聘礼单子,您看看可还有什么要补的,小人回去禀告王爷。”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钟振山看着那张拉起来足有他人那么高的聘礼单子陷入了沉思,钟毓清紧紧皱了皱眉,低声开口:“父亲,女儿先下去了。”

钟振山僵硬的点了点头,钟毓清揉着太阳穴回到房中,心里只觉得万分困扰。

这男人是瞎了不成!

今天已经是十九,离下月十五不过一月,她要是不想办法解决此事,就得莫名其妙嫁给这个裴翎珩!

“王爷,您为何如此急着迎娶钟小姐?”

暗卫的表情颇有些不解,裴翎珩轻笑一声,将一份密信递到他面前:“本王自然是,要给陛下做个样子。”

那暗卫愣愣的拆开那信,待看清了信上的内容,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震惊:“陛下竟敢……”

“本王倒不是怕了他,只是他想控制本王,本王便陪他玩玩就是。”

裴翎珩英挺的眉微微一挑,脑海中再次浮现起那张娇弱的脸,勾唇一笑:“何况那钟家小姐,也是个颇和本王心意的妙人儿。”

此时此刻,陆氏的房中气氛却格外严肃。

钟婉灵被仆人搀扶着坐到椅子上,两只膝盖已经跪得红肿,手更是不住颤抖着:“母亲,那死肥猪真要嫁给摄政王殿下?”

“也不知道那摄政王是瞎了什么眼!”

陆氏咬牙切齿的将手中的茶杯掷到地上,钟婉灵蹙了蹙眉,过来片刻才开口:“母亲……女儿先前听郑家小姐说,陛下猜忌摄政王,因而想让他和咱们侯府联姻,毕竟咱们虽是勋贵,却没什么实权,会不会是因为陛下强迫了摄政王,所以他才对那死肥婆做出那般情态?”

“这般说……似乎也不无道理?”

陆氏皱了皱眉,微微颔首:“灵儿,你的意思是……”

钟婉灵眸子里流露出一丝冷光,低声开口:“若只是这样,他娶我和娶那死肥婆,便也没什么差别,只要对那死肥婆使些手段让她不能出嫁,摄政王便只能娶我!”

夜色渐深。

房间里回荡着沉重的喘息声,裴翎珩刚走到窗前,便看见女孩满脸是汗,双手正拽着一根绳子的两头原地跳动。

“999.1,1000!”

钟毓清咬牙切齿的跳完了1000个绳,只觉得浑身似乎已经酸软得没了力气,刚放下绳子打算去倒杯茶喝,脚下却突然一软,直直朝着那桌角栽去。

遭!

她吓得闭上了眼,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这么一撞,恐怕小命难保。

意料之中的疼痛却并未袭来,一道清浅的香味突然在她鼻尖弥散开来,他便扎进了一个温热的胸膛之中。

“呃……”

钟毓清抬起头,便看见那张熟悉的银色面具正对着她,男人的眼神带着些许不解,过了片刻,那清冷低沉的声音才诧异的响起:“小姐这是在做什么?”

“噫,壮士又来了。”

钟毓清耳根一红,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被他抱着,下意识抬手一撑,入手却是男人轮廓分明的坚实胸膛。

她慌忙低咳一声站稳,朝后面退了几步才开口:“多谢壮士救我,我在跳绳减肥呢,这身肥肉实在是难看,对身体也不好。”

裴翎珩皱了皱眉,抬眸细细打量她片刻,这才发现这丫头不过几日未见,竟然清瘦了许多。

好端端的,减什么肥?

他刚要开口,房门外却突然传来一声娇喝:“姐姐睡下了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