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蜜爱:总裁智商超感人小说最新章节 许情深韩天翊结局是什么

豪门蜜爱:总裁智商超感人小说最新章节 许情深韩天翊结局是什么

豪门蜜爱:总裁智商超感人小说主角名为许情深韩天翊,是流苏烟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连载中。被妹妹设计,她竟然在新婚前夜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了。当记者们赶到,妹妹挽着未婚夫的手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许情深知道,这一次,是她‘输’了。好巧不巧。那个陌生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阎家大少爷,东城人尽皆知的‘傻子’!她狠狠心咬咬牙,面对绿白莲花妹妹以及青梅竹马却挽着妹妹手的未婚夫,忽而笑了。“跟你们宣布一下,这位阎大少,是我要嫁的男人。以后请多指教。”但,这婚后的蜜宠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智商只有五岁吗?

《豪门蜜爱:总裁智商超感人》 第3章 免费试读

门板关上,闹剧收场。许情深在门板关上的一瞬间,立刻将被子重新的掀开,接着,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没把你这个小傻子给闷坏吧。”

“姐姐!~”阎奕铭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眸是藏不住的欢喜。就仿佛是小孩子看见了糖果一样,整个人都贴了过来。“姐姐不会不要我的对不对?”

“啊?”许情深美眸复杂不已的看着面前这个只有五岁智商,但是却有着神仙颜值的阎奕铭。“你……”

“亲亲睡睡就要负责。”阎奕铭缓慢的挪动着,一双大手,有些胆怯的握住了她的手。“姐姐昨天晚上对我亲亲也睡睡了,会不要我吗?”

“你这是什么鬼逻辑。”许情深无动于衷的看着他握着自己手的举动,却觉得掌心有些热热的,仿佛被什么东西灼烧了一般。“没有谁规定谁一定要负责谁。”

“姐姐我听不懂。”阎奕铭天真的笑容逐渐的开始崩塌,一双眼,委屈至极的看着她,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哭出来一般。

“可别。”许情深立刻伸出一只手指指着他的脑门威胁道;“我最讨厌猛男落泪,你可别跟我玩这种把戏。”

“猛男?”阎奕铭整个人微愣了好半天,才硬生生的将眼泪给逼退回去。“那不哭,姐姐是不是就喜欢我呢。”

“嗯,喜欢。”许情深的回答相当的敷衍,毕竟,和一个智商只有五岁的人争执太多没有用。“我先帮你把项圈摘掉,你,你先别乱动啊。”

她说着两只手开始去试图解开后面的锁扣,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急的原因,越是想要解开,就越是难解。搞到最后她一个生气用力的朝着上面拍了过去,拍的她手生疼生疼的,还不小心被上面的铆钉给扎坏。

“流血了。”阎奕铭在看见她葱葱的手指上沁着血渍时,连想都没想的直接抓过来,含在了嘴里。

“你……”许情深的心,在他这一系列的举动后,格外的难受,因为,曾经韩天翊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你跟谁学的?”

“保姆阿姨。”阎奕铭见姐姐好像有些不太高兴,立刻将她的手指又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上面的口水,就跟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

“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许情深重重叹气,接着,伸出手朝着他的小脑袋瓜上拍了拍,假装自己是在安慰他。“只不过你脖子上的项圈太难解了。”

“我会!~”阎奕铭虽然看起来人傻傻的,但是解项圈这种事情倒是手拿把掐的,很快就给解开了。

许情深美眸流转,深深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不确定的问道:“这个项圈,是我给你戴上去的吗?”

“是我自己带的啊。”阎奕铭就像是邀功一样的看着她,等待夸奖。“姐姐不喜欢吗?姐姐明明昨天很喜欢的。”

“明明喜欢跟我有什么关系。”许情深真的是服了自己了,对于昨天晚上的记忆一点都没有,可眼前这个家伙又像是在验证自己昨天晚上的确做过很过分的行为一样。“赶紧穿衣服,穿好衣服以后我送你回家。”

“回家?”阎奕铭一听说要回家,立刻整个人害怕的直接抱住她不松手。“姐姐不要送我回家,我听话,我听话好不好吗?”

“你这是干什么?”许情深发现,饶是他智商只有五岁,但是好歹也是个成年男子,力气可真不是自己可以坳的过的。“松手,快松手。哪有人不回家的。”

“我不要回家,我要在姐姐身边。”阎奕铭不管许情深怎么说,就是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姐姐不要不要我。我很听话的。”

“你在跟我说绕口令吗?”许情深真的是对于这种死缠烂打一点办法都没有。尤其是他还顶着这么一张俊逸非凡的颜值跟自己撒娇。“你先松开我,不管回家不回家的难不成你不穿衣服了吗?”

“穿衣服姐姐就会带我走吗?”

“嗯,带你走。”许情深现在也只有暂时稳住这个小傻子,不然的话,搞不好都走不出去这个屋。

阎奕铭一听说姐姐要带自己走,立刻高兴的松开手,听话的在那边自顾自的穿衣服。

许情深狐疑的看了那边好几眼,这才抓起自己的衣服慢条斯理的穿了起来,又顺便在这空隙中给闺蜜打了个电话。

“情深?情深我刚刚看新闻了!”电话一接通就是季婉如急迫的声音。“你,你居然把阎奕铭给睡了?就是那个二傻子?”

正在穿衣服的阎奕铭清澈的眼眸稍纵即逝的暗光,但他很快给掩饰下去了,接着,犹如小孩子要糖果一样的指了指自己。“我穿好了。”

“傻子就傻子吧,为什么一定要多加一个二。”许情深不爱听了,有些敷衍的抬手摸了摸他手感很不错的脸庞。“难不成昨天晚上给我准备单身派对的不是你?嗯?”

“是我啊。”季婉如最纳闷的也就是这一点。“但是昨天晚上我们一开始的预定明明就是在KTV看完猛男跳舞之后,就会直接在楼上的总统套房休息的。可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人面兽心的跑错了房间?”

“你确定是我跑错了房间还是我房间本来就有人。”许情深瞧着那边已经穿好了衣服,干脆直接按开免提,防止等一下没有手接电话。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我给你安排的?”

“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季婉如的声音直接激动起来。“我敢对天发誓!如果是我安排的我天打五雷轰!我怎么可能这样对待你?你应该是知道的!”

“嗯,我知道。”许情深慢条斯理的扣好最后一颗衬衣纽扣后,忽而笑了。“这一切都是许优优安排的。她喜欢韩天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没想到她这一次居然玩的这么精明,倒是从前小看她了。”

“你是在……笑吗?”季婉如有些不可置信的听着那边的笑声,以为是自己耳朵聋了。“韩天翊跟许优优都要举办婚礼了。你这个整个东城都认为出轨的女人,竟然还笑的出来。”

“难不成我要哭吗?”许情深美眸微沉,笑容却越发的肆意。“但是为了那种几句话就会被人挑拨的男人哭也不太值得吧。”

“那可是你的青梅竹马啊。”

“也是许优优的青梅竹马。”许情深知道,这是自己输了,输的一败涂地,输的清誉都没了。“我成全她对韩天翊的真情深爱,但,如果我真的让她这么舒舒服服的嫁进韩家的话,我就不是许情深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