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成了反派未婚妻秦淮凌苏羽(APP内全文阅读)完结版

穿书成了反派未婚妻秦淮凌苏羽(APP内全文阅读)完结版

火爆新书《穿书成了反派未婚妻》是来自作者彩色云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秦淮凌苏羽,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一朝穿书,苏羽居然穿成和自己同名的炮灰女配,而且还是反派的未婚妻!为了让自己不再成为剧情的垫脚石,苏羽打算先下手为强!本来打算提前勾搭原男主,却误打误撞碰到了未婚夫。苏羽:误会误会,此林先生非彼凌先生!秦淮凌:哦?你还有几个凌先生。苏羽:呜呜呜,谁让你们戴错面具,而且名字里都还有个林啊!

《穿书成了反派未婚妻》 第5章 免费试读

“妹妹,你……”

苏柔强自镇定下来,正打算说话,苏羽却咬着蛋糕笑眯眯的开了口。

“姐姐,刚刚我去了一趟那个案发现场呢,毕竟你的案子还在,我实在是担心得不得了。”

她看着苏柔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僵了僵,嘴角微微一勾道:“我特意找了一位很厉害的律师,希望可以帮姐姐洗脱嫌疑吧,毕竟要是有了案底,就算现在爸妈把姐姐保释出来,今后姐姐的名声,可就不好听了。”

厉害的律师?

苏柔心里不由得一紧。

律师如果真的找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那她……

“谢,谢谢羽羽帮我.操心了。”

苏柔的语气顿时有些紧张,苏羽微微眯了眯眼,心中不由得开始冷笑。一旁的秦淮凌微一挑眉,看着怀中那小女人的模样,不禁眯了眯眼。

她究竟想做什么?

苏羽并没有察觉到男人的目光,看着苏柔那副仓皇的模样,眼底精.光乍现。

急了?急了就好。

虽然没找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是这样的说辞,很显然也足够让苏柔手忙脚乱了。

“我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和秦总约会了。”

苏柔急急的就想走,苏羽微微一挑眉,抬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姐姐不舒服,我怎么还有心思约会呢,我陪你一起回去。”

谁知道苏柔跑回去,是不是要和那个X联络,如果放过了这样的好机会,那她岂不是白来这一趟了。

“这……不妥吧,你,你还是陪伴秦总比较好……”

苏柔的脸色又是一白,秦淮凌看着姐妹二人这出好戏,不由得又勾了勾唇:“没事,苏小姐的身体要紧,羽羽和我,今后日子还长。”

苏羽却没听出男人的语气意味深长,和秦淮凌打过招呼,就一副表面姐妹花的模样回到了家。

一路上,苏柔都抱着手机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苏羽好几次想要窥屏,却都被苏柔避了过去。

是在跟那个X联系?

她眼底不由得闪过一道冷光,正在考虑该怎么做,手机铃声却蓦然响起,屏幕上的电话却实在陌生。

“苏羽小姐吗?有位叫刑斯铭的先生在我院入住,他的身上只有您的名片所以我们就通知您了,麻烦您来一下。”

她犹豫着接起电话,就听见那一头传来急促的声音。

医院?刑斯铭出事了?

“知道了。”

苏羽眉头微蹙轻声应了一句,一旁的苏柔似乎是有些担忧的看她一眼:“羽羽,你有事?那就先去吧,我这边没关系的。”

“行,那就先到仁爱医院吧。”

苏羽意味深长的看了苏柔一眼,心里倒也不急。

既然苏柔有可能联络了X,那对方就一定会有所动作,到时候,她不愁抓不出他!

车子很快停在医院楼下,苏羽急匆匆的上了楼找到医生告知的病房,就看见一根身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守在病床前,显然是在等她。

“苏小姐对吧?患者是被人在河边发现的,后脑勺遭遇重创,淤血压迫到了大脑神经,会短暂地失忆。至于失忆多久,可能几天可能几年,看运气。”

医生神色凝重,说完才再度交代了吃药之类的事宜才离开。

“谢谢医生。”

苏羽看着病床上双眼紧闭的男人,心中已经有了猜想。

好巧不巧是在河边遇害——

那就极有可能是邢律师找到了什么关键证据,才被人弄成现在这样。

而始作俑者,必定只有想脱罪的苏柔……和她背后那个X!

床头柜上摆着刑斯铭的个人物品,只有一个泡了水彻底死机的手机,还有钱包和零散的钱和卡身份证之类。

这个手机……

苏羽陷入了沉思,如果不是拿到了关键证据,必定不至于杀人灭口,那么……说不定这个手机里有什么东西让人害怕。

现在,她得将刑斯铭保护好了!

她想了想,将那部已经死机的手机小心地收进了包里,顺手一个电话打给了家里的管家。

“房叔,过来帮我个忙……”

老管家开了车过来,把刑斯铭搬上车送去了苏羽的私人公寓。几张照片又及时送到了苏柔的手里,秦淮凌准时接收到了来自苏柔的短信。

【苏柔:羽羽似乎和那位律师同居了】

还附上了几张照片。

原本安心处理文件的秦淮凌堪堪停下了笔,手中的签字笔脆弱的笔管被捏得“咔咔”响,最终那支笔不堪重负直接被拦腰折断。

“去海澜公寓。”

助理咬着牙不敢吭声,猜测总裁动气多半还是苏羽小姐的锅,也不知道这位苏小姐是怎么想的,一面和总裁亲近,一面又背着总裁做些不该做的事。

豪门的婚姻,就是这样“朴实无华”吗?

房管家刚走不久,苏羽插.着腰看着躺在客房的男人,总算是得以松了口气。再怎么样,也不能当着跑到她家里害刑斯铭了吧?

“叮咚——”

苏羽眉头微蹙关上房门走出来,谁会在这时候来她的私人公寓?

门一打开就是秦淮凌面无表情的脸,苏羽条件反射地就想关门,“啊啊秦总你怎么来了?让我收拾一下换个衣服再招待。”

“不必。”

谁知一只脚踩进门框,苏羽没办法只能由着秦淮凌进来。

秦淮凌一进门就四下观望起来,高大的身形几乎挡住了苏羽的整片视野。苏羽脸上带着假笑一步步挪着步子,拦在秦淮凌面前。

索性几个房间的门都是关着的。

“秦总,秦总今天怎么突然来我家里啊?”

苏羽挡在紧闭的房门前扯开了话题,要是被秦淮凌看到刑斯铭躺在自己家,那她怕不是要触到这个大魔王的眉头!

不对,什么大魔王,根本就是醋精!

“找你。”

两个字言简意赅,秦淮凌一手揽住苏羽的胳膊,一手越过眼前的女人去抓门把手。

他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金屋藏娇”!这女人昨天还在叫他凌哥哥,今天又变成秦总了。怕不是因为哪个男人。

“啊?我、我就在这儿啊,秦总要吃什么喝什么?我给你拿。”

苏羽勉强维持着脸上的笑容抓着秦淮凌的胳膊,但是男人的力道不容置喙,干脆利落地拧开门把手。

“不必。”

“不不不是!”

漆黑的卧室里一片寂静,只有床铺上似乎有一坨隆起的东西。

苏羽只觉得心脏跳到了嗓子眼,猛地一下子搂.住秦淮凌的脖颈跳到他身上,修长的手臂将男人紧紧搂.住,秦淮凌显然没有料到,一个重心不稳狠狠地撞在刚刚打开的门上。

“嘭!”

黑暗之中两双眼睛四目相对,男人的吐息紧贴在苏羽的颈侧。她脸颊忽地一红,但是片刻之后才忍不住咽下一口口水。

“那个……秦总,门好像锁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