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APP内阅读 洛清筱萧慕怀全文大结局

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APP内阅读 洛清筱萧慕怀全文大结局

《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小说主角名为洛清筱萧慕怀,是作者云吱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她看到那把血光凌凌的绣春刀,就只觉脖颈上泛起丝丝寒凉。这世上大概只有没见识过活阎王凶残的怀春少女,才会对着一张英俊桀骜的皮囊,心生摇曳。“你不认识我?”“认得,属下怎会不认得指挥使大人呢!虽未曾同您有何交集,却是悄悄见过您的风采的!”“既如此,那为何惧我?”她心跳如雷,却面不改色,“不惧,您看,我还敢抓你衣角,揭你官帽,解你束带……”许久之后,北镇抚司都还传言,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萧阎王一夜变身消烟王……

《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 第2章 免费试读

洛清筱心下咯噔一声,下意识捏了捏藏在袖中的拳头。

哥哥现下十六岁,便是兄妹,也要讲究个男女大防的,他衣衫不整的跑来妹妹房中,倒怎么说都不合礼数……

洛清筱的脑子一阵急转,很快又挤出一副若无其事的笑容来。

“说来惭愧,明日属下便要去南镇府司报道,正想试试这衣裳合不合适,却有些系不好这腰带,才想让舍妹帮忙。”

他从善如流的开口:“只是舍妹方才说出去买胭脂水粉,算时候也当回来了,不知是不是路上耽搁了。”

这是什么四体不勤的纨绔?连个腰带也系不好?

萧慕怀有些嫌弃的扫他一眼,不置可否,而后似是无意开口:“洛校尉缘何会认得本司?”

这男人……疑心还真大,变着法想给她挖坑找出破绽?

洛清筱磨了磨牙,眼中露出些许激动神色,低咳一声正色开口:“属下怎会不认得指挥使大人呢!虽未曾同您有何交集,却是悄悄见过您的风采的!”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她脸上的笑几乎要怼上褶子,看着萧慕怀的目光热情之际,像是青涩少年见了心上人一般——

“您是锦衣卫南北镇府司的中流砥柱,属下一直都景仰您的风姿,因而才想加入锦衣卫,将您视作典范,为朝廷效犬马之劳,光耀门楣,建功立业!”

“光耀门楣,建功立业?”

萧慕怀微微撩了撩眼皮,瞧着他身上那套南司的校尉服,语气意味莫名的开口:“在南司那种地方?”

洛清筱一噎。

京中何人不知,北镇府司是萧慕怀这尊大魔王手下最利的刀,底下尽是精兵强将,而南司,大多都是京中的纨绔废柴——

在南司建功立业,确实是有些贻笑大方。

“咳,南司虽不如北司,但属下相信,只要属下时时刻刻以指挥使大人作为榜样,恪尽职守,好生努力!迟早有一天,会成为大人这般的好男儿!”

洛清筱盯着男人腰间那绣春刀,拍马屁愈发得心应手,力求把萧慕怀的毛顺舒服了,好早些将这尊杀神送走。

“原来洛校尉如此景仰本司,倒教本司受宠若惊。”

萧慕怀凉凉开口,语气却听不出什么鬼的受宠若惊:“只可惜身在南司了。”

“虽属下不能日日得见大人,但属下对大人的景仰,依旧如滔滔之萧水连绵不绝……”

洛清筱还在绞尽脑汁的拍着马屁,男人口中却突然冒出一句:“既然如此,本司便给你个日日得见的机会——明日,你来北司报道吧。”

那如滔滔之萧水连绵不绝的马屁,顿时像是被扼住了命运的咽喉,戛然而止——

“怎么不说话了?”

眼看着那张秀气的脸表情僵硬,萧慕怀复又挑了挑眉,眼神幽冷道:“洛校尉难不成——只是口是心非?”

洛清筱抬头,对上那双三分猜疑,三分威胁,还有几分嫌弃和警告意味的眸,强逼着自己挤出一副万分惊喜的表情。

“属下这是激动得无以复加、实在不知如何感激大人的提、拔、了!”

洛清筱几乎是一字一顿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属下定然不会辜负大人的苦心栽培!”

萧慕怀意味莫名的看他一眼,喉间挤出一声嗤笑,领着一众面如寒霜的锦衣卫走出了洛家。

“大人。”

待一众人走出来,先前派去打听消息的心腹张远才匆匆迎上来:“方才弟兄们悄悄搜了洛家,并没有找到郡主,但从邻里证词看,这洛蕴许久未曾露面,实在可疑!”

“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萧慕怀抬眸看了一眼洛家小院淡淡开口:“他来北司之后,你好好看住他,一有消息,即刻回报。”

“是!”

张远抱拳行礼,一行人这才上马离去。

而房中的洛清筱,早已腿脚发软的坐在椅子上,后背早被冷汗浸透。

“我的儿,你怎可去那北司……”

许氏一脸心疼的迎上来,慌不迭的掏出巾子抹了抹她额前的汗:“你若是出了什么事,岂不是要了娘的命吗!你哥哥已经……”

“阿娘,我不能不去。”

洛清筱垂眸,看着母亲这几日鬓边生出的许多白发,心中更是酸楚,却擦了擦眼角轻声开口:“萧指挥使现下钦点我去北司,若我不去,他定会怀疑,到时候再查出哥哥和郡主同一天失踪,洛家定会遭难。”

许氏急得眼泪都冒了出来,抱着她又是一阵痛哭:“我的儿……咱们家这是遭了什么孽……”

“娘亲莫哭了,现下既然是北司负责这案子,兴许我过去了,还能查出些哥哥的事情来。”

洛清筱安抚着母亲,心下却茫然无措,但眼下除了这般,也再没了别的法子。

萧慕怀是圣上面前的红人,无人敢忤逆他,为了保全洛家,只能如此!

翌日一早,她便趁着母亲还未起床,打了包袱走进了北镇抚司的大门。

萧慕怀正站在操场一旁,冷冷盯着属下们晨练,见她到了,撩了撩眼皮淡淡开口:“跟上他们,跑十圈。”

十……圈?!

洛清筱刚挤出来的笑容顿时碎裂。

北司的众人眼下正步履整齐的在萧慕怀的凝视下跑着步,丝毫不敢怠慢。

洛清筱的嘴角抽了抽,看着萧慕怀那冷凝的脸,认命的打算放下包袱开始跑,耳边却再次传来男人微冷的声音。

“包袱背着跑。”

?!

洛清筱对上那双清隽漠然的眸,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你这是想让我死。”

萧慕怀毫不动容,满脸嘲弄的开口:“不是说,要以我为榜样,建功立业,光耀门楣么?”

洛清筱满脸悲愤,终究还是背着那硕大的包袱,小跑进北司那一众精壮汉子的队列。

日头渐渐高挂——

她个子小腿也不长,头先还能勉强跟上队伍,再后来,便是别人已经跑下来一圈,她才龟爬一般挪出去一段。

直到众人十圈跑完在一旁开始打拳,她才跑到了第三圈。

“这娘们似得的小白脸,跑不了还来咱北司丢什么人呐?”

一个黑脸大个看着他慢吞吞从自己身边跑过,没忍住嘲讽一句,后背却顿时升起一股冷意。

萧慕怀冷冷睨着他,眼中的警告意味昭然若揭,顿时让那些原本和黑脸汉子想法一般的人再不敢多嘴,专心开始操练。

张远倒是知道这洛蕴来北司的缘由,也未曾多说什么,只盘算着有机会去套套话。

但待午时日上三竿,北司众人都已散去到食堂用饭,那道瘦弱矮小的身影,却已经顶着烈日,艰难的挪着步子。

先前发话那黑脸大个不由得嘀咕一声:“看不出来,这小白脸生得像个娘们,倒还是个性子坚韧的。”

“怎么,想起自个儿当年空着手没跑下来,老子给你扶着回去的事儿了?”

一旁的同僚笑嘻嘻的臊他一句:“当时咱们老大不肯留你,你搁老大门口跪了一天抹着眼泪,才留在了咱们北……”

“闭嘴!吃你的饭去!”

那黑大个脸色更黑了些,轻轻一拳擂向同僚胸口,一众人这才散去。

张远眼看萧慕怀站在树下垂眸不语,眼神晦暗莫名,没忍住提醒一句:“大人,午膳时候到了。”

萧慕怀意味莫名的看一眼洛清筱,许久才道:“命厨房留一份饭菜给她。”

张远一愣,瞧着萧慕怀抬脚离开,挠了挠头应了声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