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如李昭言免费阅读目录 筠如李昭言小说全文

筠如李昭言免费阅读目录 筠如李昭言小说全文

筠如李昭言是著名作者伏雨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筠如李昭言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古言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那么筠如李昭言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筠如本是周府嫡女,贵妃一朝赐婚她嫁给了京城新贵李昭言,入府后,她凭借着精明干练将杂乱的内府之事打理的井井有条,慢慢的她才发现,她那个外表温润寡言少语的夫君,原来还是个憨憨……朝堂之事波云诡谲,且看夫妻二人如何齐心协力,见招拆招……

《御赐夫君不太冷》 第1章 免费试读

筠如坐在位子上,身旁的长姐正与傅家二嫂轻声说着什么,她百无聊赖,朝面前的杯盏里斟满了桂花露,端起来一饮而尽。

今日是庆贺湘王回朝举行的家宴,她父亲不过是京城一名不见转的六品小官,按理说她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可是今日午后,长姐慌忙回到府中,传贵妃娘娘旨意,让她参加今晚的宫中夜宴。

如此反常之举,她想不明白贵妃娘娘到底要做什么,可是有一点她很清楚,她对贵妃娘娘来说,必定有利用价值。

宴席正值***,酒到酣处,歌姬舞女载歌载舞,皇亲贵胄推杯换盏,一片热闹景象。

正当筠如沉浸在桂花里露带来的香甜中时,周围嘈杂的声音渐渐静了下来,她放下了酒杯,随着众人的目光向上看去。

上首的皇帝已然微醺,面色涨红,正侧着身子和傅贵妃说着什么。

随即他转过头来,看着下首湘王所在的位置,微笑不语。

这时,傅贵妃开口了,她的声音像她的人般清丽婉约,只见她轻摇着团扇,开口道,“一直听闻周家姑娘才貌双绝,今日特意让我这侄媳妇带来,快上前来,让我瞧瞧。”

她微笑着轻声细语,却听的筠如心中猛地一跳,一瞬间,她的手心出了许多汗,随着傅贵妃的语落,众人都转头看向她,今日在座的只有两位周家姑娘。

在这么多目光的注视下,筠如感到如芒在背,可是也不得不起身,缓缓向着大殿正中央走去。

行礼过后,筠如在下首站着,傅贵妃细细看了一会,点头称赞道,“嗯,不错,果真是个美人胚子,陛下,您看臣妾说的怎么样?”贵妃又转头问身侧的皇帝。

皇帝显然醉的不轻,听到身旁人的问话,他眯缝着眼睛,不住的点头。

见皇帝这样子,傅贵妃掩口轻笑,遮着团扇,不知与皇帝又说了什么。

过了一会,筠如觉得关于自己的论话已经结束了,可是傅贵妃突然说道,“既如此,那本宫今天就做这个主,将周家姑娘许配给湘王身边的昭言公子。”

筠如楞住了,在大殿中央呆呆站了许久,才听明白贵妃娘娘的话。

是要将自己许配给湘王身边的人。

一念至此,筠如利落的跪地叩头谢恩。

她,周筠如,包括她的父亲,她的长姐,谁都没有能力拒绝贵妃的赐婚,如果她敢露出半点犹豫为难,她不敢想,会给她的家族带来怎样的灾祸。

她伏在地上,冰冷的地面硌着她的掌心,仿佛也在无声的提醒她,在天家权贵面前,她不过是个可以被人任意支配的牵线木偶。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她身旁伏下,遮住了她面前仅有的光,半响,温润的声音响起,“臣,李昭言,谢贵妃娘娘赐婚。”

李昭言。李昭言,筠如在心中记下这个名字,她想,这便是她的未婚夫婿了,可笑的是,他们之间,连一面都未曾见过。

已经很晚了,掌事太监扶着皇帝下去歇息了,贵妃娘娘仿佛也困倦袭来,扶着宫女的手退席。

皇亲大臣们见此,也带着家眷陆续离席。

长姐握了握筠如的手,提醒她可以走了。

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凉意,远处暗夜无边,一个小宫女在前执一盏灯笼照明,筠如顺着这仅有的光线,慢慢向前走着。

出了宫,长姐要回相府,筠如只好独自回去。

在经过一颗松树时,不知从哪突然闪出来一个小厮,将她吓了一跳,因为临时仓促进宫,她连贴身丫鬟都没带。

小厮见着她,问一声是否是周家姑娘,得到肯定回应后才恭敬的向她行礼,“这么晚唐突姑娘,实在不该,只是我家主人在此候着,只为同姑娘说句话,请姑娘随我来。”说着在前方引路。

筠如无法,只得跟他走这一趟。

左转右转,来到一跳小径上,四周都有灯笼,极为明亮,只是看这地方,不像是有人来的,选这地方说话,实在是有心了。

小厮说一声到了,便不知道闪到哪里去了。

筠如顺着青石板路向前走,抬头看去,若不是此处灯光明亮,他一身玄色衣衫都快要隐到黑暗中去了。

他背着手,长身玉立的站在那儿,并没有想要转身的意思的。

筠如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他邀自己前来,不应该在此处等着吗,怎么看他那样子,若是自己上前,反倒搅了他赏景的雅兴。

此处蚊虫极多,在耳边飞来飞去,扰的她心烦意乱,筠如不想再同她耗下去,便快走了几步到他身后,也不朝他行礼,便直直的说道,“公子唤我前来,到底是为何事。”

他听到声音,终于转过身来,筠如高昂着头,目光正好与他相对,此时她才算真正看清他的面容。

借着远处的光,她能看到他高高束起的发髻,眼眸里似有光亮,他温润的面庞,玄色斗篷的衣角高过下颚,他沉静着面无表情,在这寂静的夜里,却叫她觉得仿若春风拂面。

不知为何,筠如觉得自己的心乱了起来。

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时候。

他看见了她,并不上前,站在原地,开口道,“叨扰姑娘了,”他微一低头,表达着歉意,筠如第一次听他开口说话,只觉得他的声音如他的人一般温润。

不知是否是风吹动的缘故,远处的光线忽明忽暗,他高大的身影遮挡下,她面前连一丝光也没有了。

他站着不动,继续说道,“这么晚唤姑娘前来,实在是有要事相商,刚才大殿上人多口杂,不便开口。”

他与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见她没有出声,继续说道,“在下初到京城,便给姑娘惹来如此麻烦,实在是我的不是。”

说完躬身,给她赔了个礼。

他好像是急于说完,还没待她开口,便又说道,“姑娘如此品貌,日后定可择一良婿,若因为我耽误了姑娘,我心中也过意不去,所以……”

他微转了头,看着她,“若是姑娘不愿,明日我就去求王爷,请贵妃娘娘收回旨意。”

又是一阵风过,水上泛起了涟漪。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