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园似锦:恶毒后娘要翻身唐溪子桑灝未删节在线阅读

农园似锦:恶毒后娘要翻身唐溪子桑灝未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是唐溪子桑灝的名称叫《农园似锦:恶毒后娘要翻身》,这本书是作者小甜甜所编写的古言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医科大研究生唐溪沉迷玛丽苏修罗场小说不可自拔,熬夜看完才发现竟是烂尾大作,破口大骂之际两眼一黑穿了书,既没成书中女主,也不是恶毒女配,反而穿成了最大反派的后娘……穿书第一日,距离书中情节正式展开还有足足二十年,对此唐溪表示:“来吧,让我们展开马克思主义伟大教育,坚决领导反派走向正途!”

《农园似锦:恶毒后娘要翻身》 第5章 免费试读

言罢,她转身离去。

子桑墨一把将灏儿抱起来,带着唐溪一块进了院子,又将院门落了锁。

“还是要尽快修建厨房,”唐溪看了一眼子桑墨怀中的孩子,有些心疼开口说道,“灏儿还在长身体,我准备进山去给他采些蘑菇和药材,好好补一补身子。”

前世,她学的就是中医药膳,即便这个世界的药材和前世或许有些差别,她也能轻而易举的分辨出来。

况且也不光是子桑灝身子略虚……

“还有你,”她坐在院子的石桌边上,瞧了一眼子桑墨,“我观你面相似乎体内有淤寒积伤之症,最好也一并治了。”

子桑墨微微一怔,皱眉问道:“你通医术?”

“略懂。”唐溪点头。

唐溪不敢托大,可子桑墨娶她之前却并未听说她还会医术,唐家人信誓旦旦自家姑娘打小干活,老实本分,若她真是个懂医的,那些个见钱眼开的怎么可能不说出来再涨上一笔?

子桑墨有些不信,他将灏儿送回了里屋后又折回来,狐疑道:

“你是不是还惦着往外跑?”

闻言唐溪一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知晓你不愿嫁,”子桑墨神色冷淡,“可事已成定局,你家收了银子,灏儿也认了你这个娘亲,你怎么就不能安守本分好好在家呆着?”

这番话唐溪听懂了。

子桑墨这是怀疑她用进山采药做借口好偷偷跑路。

虽知她们两人并无感情,但听见他说的这话,唐溪心中还是一阵阵发堵。

她清了清嗓子,不徐不缓的解释道:“其一,唐家确实收了银子,不过那银子是给我那小叔娶媳妇用的,我一分都没有见着,其二,她们拿着我的卖身钱逍遥快活,我已然是心中不痛快,你又何苦再说这些话来伤我?”

说着,唐溪微微哽咽,乍然穿书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她吸了吸气继续道:

“其三,我懂医术,唐家人并不知情,若叫他们知道怕是等不到我嫁给你,就将我包装一番卖个更好的去处,今日我言尽于此,往后也不想再提,信不信随你。”

她这边第一第二第三连番扔了出来,子桑墨眉头先是锁紧后又松动,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直到唐溪没忍住红了眼眶,落下泪了,那双红彤彤的眼睛望过来,里面尽是冤屈伤心,他才真的有些慌了。

子桑墨的语气也柔和了几分:“我又没有训斥于你,哭什么?”

唐溪更加委屈了:“你……你还想训斥我?”

唐溪的声音本就偏于软糯,此时染上哭腔更加勾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子桑墨沉默上前,粗糙的大手拂过她的眼角,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莫哭了,是我说错了话,我跟你赔个不是。”

委屈这种感觉惯是如此,若无人搭理还好,但凡有个人在身边好言好语哄着,就会如同决堤一般不可收拾。

本来还是小声抽泣的唐溪,一把拽住子桑墨的衣角,哭了个惊天动地,鼻涕眼泪蹭了他一身。

“你……呜呜……你以后……不要再凶我了……”

“我也很委屈……我很想家的……”

子桑墨听着她前言不搭后语,心中蓦然升起些愧疚。

他轻叹一声:“好了,别哭了。我不会再凶你,我保证。”

说着,他慢吞吞将手放在了她的发顶,跟拍西瓜似的拍了两下。

唐溪被他这举动逗得破涕为笑。

子桑墨摸了摸她的秀发:“不生气了?”

“我不是生气,不对,不是生你的气,”唐溪抿了抿唇角,解释道,“我就是气那银子白白便宜了我家好吃懒做的小叔!”

子桑墨一想倒也是这么个理,思索一番道:

“你若心中实在憋闷,我们就去将银子要回来。”

“要回来?”

唐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怎么要回来?她们能给?”

“银子落进他们的口袋,再吐出来是不可能了……”

但总会是还有旁的法子。

唐溪读懂了他的未尽之意,心思也活络起来。

“先进山吧,这件事以后再说,别饿着灏儿。”唐溪提议道。

毕竟是未来反派,唐溪整日提心吊胆就怕他一个不开心就玩黑化。

“好,”子桑墨想了想犹豫道,“我跟你一同前去,不是怕你偷跑,林中危险,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唐溪点头:“等回来便快些将厨房修整好,最好能多打几个架子,我好添置些东西。”

子桑墨眸底微不可见的划过一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点头道:“都听你的。”

子桑墨同灏儿嘱咐了几句,后将院门上了锁,这才带着唐溪,直奔山林。

刚一进外围,唐溪便觉身上阴森森的,遮天的大树相连,林中一片昏暗,几乎看不见阳光。

唐溪四处看了看,没想到古代的山林这么里东西还挺多。

子桑墨怕她害怕,刚想牵住她的手,就见她兔子似的窜到一颗树底下,一边刨一边兴奋的冲他招手:

“快来,有好东西!”

子桑墨一脸黑线的走过去,不解问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还有白霜?”

粗壮的树根下,歪歪扭扭长了几株小伞状的菌类,深深的褐色快要和树干融为一体,顶上还沾了点白霜。

“这可不是白霜,”唐溪笑着解释道,“这是好东西,那白色的这是它的孢子,咱们连根挖,将它移植到厨房倒塌的破木头上,就会源源不断的长出新的,往后就不用进山挖了。”

子桑墨语气带着几分担心:“这东西能吃吗?会不会有毒?”

“不会,这是褐头菇,可以做菜也能入药,性温热,是补身体的好东西,等回去了用它给灏儿炖汤喝。”唐溪面带笑容说道。

没想到刚到山林,就找到了这么好的东西,真是收获不少。

“好。”子桑墨点头同意。

有了先前爆哭那一遭,眼下唐溪说什么子桑墨都说好。

她说要这什么菇,他便一言不发地连挖七八株扔进了背篓里。

赞 (0)